加入幻想乡 登录
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返回首页

你好F8的个人空间 https://www.thbattle.net/?1122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御徒町辉夜姬骑士团

已有 100 次阅读2020-11-8 10:57 |个人分类:文本

    ●

    踩了五分钟左右的脚踏车,我们抵达我就读的国中正门口。

    我把脚踏车停在关闭的栏杆状铁门前,抓住栏杆往旁边推,铁门轻易地打开了。这对于学校而言是异常事态,对于我而言却在计划之中。

    「走吧。」

    「要进去?」

    「嗯。」

    我打开一道足以让人通过的缝隙,和少女一起钻过门。我们没走正门的楼梯,而是绕了校舍一圈,前往其他出入口。

    我们踮着脚尖摸黑前进,不久后,来到教职员用的便门前。门上了电子锁,没有钥匙无法从外侧开启,不过从内侧就另当别论。

    我用手背敲了敲门,门随即开启,孙和加藤从学校里现身了。孙瞥了躲在我身后的少女一眼,一脸满意地笑了。

    「成功抢到人了?」

    「是啊。你们呢?」

    「完成了,锁全都开了。」

    「谢谢。之后就照计划进行吧。」

    我和少女踏入校舍,孙和加藤则是走出校舍外。孙用中文说了声「加油」,关上便门。我用手机充当照明,在乌漆抹黑的黑暗中前进,少女紧紧抱住我的手臂,不安地喃喃说道:

    「没问题吗?应该有防盗感应器之类的吧?」

    「有是有,不过都是在楼梯口、窗户和教室入口之类的地方。放心吧,我已经确认过了。」

    「确认过了?」

    「刚才的四眼田鸡透过网路骇进老师的电脑,入侵学校的伺服器,调查过感应器的位置和我们走的那扇便门的构造。」

    少女倒抽一口气。抵达楼梯了,我们小心翼翼地往上爬,以免一脚踩空。

    「他能做那种像魔法一样的事?」

    「能。实际上,那根本是魔法。问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就说伪装IP什么的,活像咒语一样,根本听不懂。登入密码倒是用很原始的方法弄到手,就是『从后面偷看手指的动作』。」

    爬了一会儿楼梯,终于抵达目的地。我转动因为手机光线而发出模糊光芒的门把,轻轻地推门。门动了,孙说得没错,锁已经打开。

    我猛然打开通往顶楼的门。

    在月光照耀下散发朦胧光芒的学校顶楼看起来宛若音乐剧的舞台,现实与幻想交错的场所。经由这里,应该可以在两边之间通行无阻。

    「好棒!是顶楼耶!」

    少女在舞台中央转一圈,一屁股坐向混凝土地板,摊开双手躺了下来。我瞥了手机一眼,打算关掉灯光,发现不知几时间传来一封讯息。

    『准备完毕。』

    我把手机塞进口袋,在躺在地上的少女身旁坐下来。少女望着满月,将清澈的声音释放到夜空中。

    「这里的锁是谁开的?」

    「四眼田鸡旁边的那个矮子。」

    「我就知道,他看起来就是一副手很巧的样子。」

    少女的嘴角露出笑意。她谈论我的朋友,让我有些难为情。

    「我在医院看到他们的时候,就觉得你们这群人很有趣。」

    「为什么?」

    「因为完全看不出共通点,不知道这群人为什么会变成好朋友。」

    因为我们都喜欢耍帅——我并未把这个浮现于脑海中的答案说出口。少女朝着夜空伸出手臂、张开手掌,仿佛想抓住满月。

    「你也让我加入了,因为约会的时候我说过很羡慕你们。谢谢。」

    这也是一个理由,不过最大的目的可就不同。我微微吸一口气,挤出声音。

    「欸。」

    「唔?」

    「我有一个提议。」

    「什么?」

    「别回月亮好不好?」

    少女的双眸无声地摇曳着。

    伸长的手臂犹如平交道栅栏一般啪哒落下。她的视线依然朝着空中,焦点却不在任何地方。我知道,我触及她心底的痛处。

    「……公主不回去,下一任女王就没着落了。」

    别撒谎了,正好相反吧?你不是因为身为月亮公主才要回月亮,而是因为不得不回月亮,才变成月亮公主。

    「如果你不回去,就和你无关了,何必烦恼那些?」

    「哪能这么任性?月亮使者不会接受的。」

    「我会把他们赶回去。」

    「你做不到的。」

    少女坐起身子,站了起来,仰望夜空。虚幻的侧脸在月光的照耀下酝酿出一股童话插画般的氛围。

    「『纵然将我关在轿子里严阵以待,也敌不过月国人。月国人刀枪不入、箭矢不透,即使重门深锁,亦会迎面而开。一旦开战,一见月国人,再骁勇的将士也会士气全失。』」

    少女转向我,随着晚风翻飞的黑发盖住鹅蛋形轮廓。

    「这是《竹取物语》的一节。不是假的,月亮使者真的很厉害。游戏里不是会有那种绝对赢不了的敌人吗?就是那种感觉。」

    少女伸了个懒腰,仿佛想用天真无邪的举动掩饰沉重的话语。

    「就是这样,所以你最好别动歪脑筋,那样只会把事情弄得更复杂。再说——」

    少女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只有嘴角是笑着的。

    「我并不排斥回月亮。」

    啪!

    在我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断裂了。头脑虽然冷静,心却在沸腾。大家都没有错,一切都没有错,可是我不能就这么默默地放弃。

    这个女孩目空一切,所以才能毫不迟疑地踏入别人心房,就像享受小说与漫画一样享受别人的人生。她为了自己和我交往,为了自己把我耍得团团转,根本不在乎我高不高兴。如果我高兴,算她好运;如果我不高兴,她就再去找其他人碰运气,直到找到一个高兴的为止。

    换句话说——

    对象不是我也无妨。

    「……那现在立刻回去好了?」

    少女「咦?」一声。我站起来,抓住少女的手臂。

    「既然你不排斥回去,代表你什么时候回去都没问题吧?那就现在立刻回去。」

    我拉着少女的手臂,来到环绕顶楼的护栏边。靠操场的那一侧,挂着红色倒三角形危险标志的栅门。锁头——是打开的。

    「现在的话,我可以陪你一起去。」

    我打开栅门。

    晚风咻一声穿过我们之间。少女想远离我,可是为时已晚。我一把拉过她的身体,用双手用力抱住她。

    我对于活着一直有种愧疚感。

    最爱我的人是妈妈,可是如果没有生下我,妈妈一定过得更幸福——这样的矛盾快把我压垮了。我没有想做的事,没有任何目标,但是也不想死。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一直在追寻足以告诉我「你可以继续活下去」的事物。

    这时候,你出现了。

    你说过不是任何男人都行,而是在几十亿人之中选上我。你很期待和我约会,收到我送的礼物很开心,甚至愿意委身于我,只是我拒绝了,因为我想好好珍惜你,不愿意这段关系轻易地发生,又轻易地瓦解。我讨厌这样的关系。

    可是,你却这样。

    别闹了。

    装腔作势那么久,等我真的认真起来,才说自己没有那个意思,这招可行不通。

    「飞吧!」

    我瞪着月亮,双脚蓄力。

    「到月亮上去。」

    蹬地而起的声音,听起来宛如是从远方传来。

    ●

    我以为我飞起来了。

    飞进无重力的世界,轻飘飘地浮在空中,就这么在夜空中游泳,即使要游到月亮上也不成问题。当然,这只是错觉,世界立刻找回重力,我抱着少女掉进无底的深渊。

    少女在我的怀中尖叫。我抿紧嘴唇,一面坠落一面仰望夜空。满月在没有星星的夜空里散发灿烂光芒。好美,美到快让我落泪了。

    ——拜托。

    她只是个国中女生,今后有很多快乐的事等着她。她还要认识许多人,和他们交流,互相了解、互相伤害,继续活下去。

    所以,拜托。

    别带走她。

    坠落地点摆着孙和加藤撬开体育仓库搬来的安全垫。我扭转身体,让自己处于少女下方,并从左肩着垫。伴随着疼痛的麻痹感窜过全身,我扭动身子,分散冲击,挥去这股麻痹感。

    我放开怀中的少女,少女在垫子上滚了一会儿以后停下来。仰天躺着的我,双手双脚摊成大字形,大大吸一口气。细胞开始活络,从身体内侧发出危险信号。

    好痛。

    好痛,好痛,好痛。头、脖子、背、肚子、手臂、脚、屁股和胸口深处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都痛得快让我哭出来了。妈的,妈的……

    窥探我的少女脸庞占据了整个视野。

    「我还以为会死掉。」

    少女的头上没有头发。她为了对抗「返月性症候群」而失去毛发,外出时都是戴着假发——「月之旅人」的会报上有写。

    「你还活着。」

    我坐起身子,露出贼笑。少女重新戴上掉在旁边的假发,对我回以傻眼的笑容。

    「真不敢相信。要是出了什么事,你打算怎么办?」

    「我和朋友预演过了,我还事先写下遗书。」

    「我可没写,根本还没做好觉悟。」

    「是吗?也对。抱歉。」

    「……真是的。」

    少女大大叹一口气,垂下肩膀,低下头——

    双眼扑簌簌地落下大颗泪珠。

    「我不想回去。」

    我知道。

    我知道,全都明白。我看得出来,其实你不想回月亮,却不能对任何人说,暗自痛苦。所以今天我才会跳下来,为了打破你的壳,触碰赤裸裸的内心。

    「我不想回去。」

    我抱住抽泣的少女的头,由上至下抚摸颤抖的背部。该怎么唤她?我略微思考过后,选择了自己想得到的最帅词汇。

    「别担心,公主。」

    我用上所有的温柔和坚定,毫不迟疑地断然说道:

    「我会保护你。」

    少女——公主止住眼泪,把脸抵在我的胸口上,轻声说道:

    「真的?」

    「真的。」

    「绝对?」

    「绝对。」

    「我会喜欢上你的。」

    ——正合我意。喜欢上我最好,别因为自己迟早会走,就不敢对别人动真感情。

    其实,你应该也在追寻对你说这些话的人吧,所以明明害怕无可取代的人出现,却又矛盾地向我搭讪。

    我会接纳这种矛盾。

    证明你的眼光是正确的。

    「没关系。」

    我用力抱住公主。娇小、无助,却是实实在在的生命。过一会儿,公主也用手环住我的背部,我们就这样在满月底下感受彼此,久久不能自已。

    ●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21-6-19 15:08 , Processed in 0.064569 second(s), 10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