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743|回复: 2

Raishinmen Uyaciou——北地战歌

[复制链接]

存在感: 1502 天

[LV.Master]神厨

魂魄のシャナ
幸福:26120℃
发表于 2022-6-12 16: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蚀影の司马 于 2022-6-21 10:28 编辑

这次考虑到依然有可能会分为很多个视角,所以写一个笼统点的标题。本来想写北地湮歌(嗯,阉割版),但想想还是算了。目前只想出了序章,并且还分为三个段落。后续走向和进程还远没想好(´゚Д゚`)

来访者

斯坦尼斯帝国,此时刚刚经历了一场叛乱——一场被批准与放纵,目的是为了连根拔起毒瘤的叛乱。但战争终究是伴随着伤亡,虽然情况在可控范围内,但仍然有战士和无辜的人伤亡。
庞大的帝国只是经历了短暂的伤痛,现在正是死灰复燃。帝国中心城恩格鲁斯还在重建,周边受到波及的大小村镇也在修复当中。而在帝都——薛西斯行政区、达比勒镇酒馆。一个浑身黑色调的女孩意外的重逢了那个自己相见的人——一个在一个多月前有过交集与委托的人。
“你怎么在这?阿尔托斯·拉德克里夫?”少女出于本能,叫出了男人的名字
“你是.....”
“你忘了...啊对,现在你的确认不出我是谁了,我就是那位在里格兰尼斯贵族晚宴上,收您邀请并且和您聊上几句的医生【阿卡夏】。”
经过了短暂的惊叹与思索之后,阿卡夏终于在女仆离开房间并且关闭房门后开始说明自己的情况。“此次我倒这里来,是希望借助占星师的力量,来寻找阿尔托斯先生您,虽然我已经物理意义上失去了里格兰尼斯人的的身份,但我们直接的约定还是成立。所以我回到故土来寻找复活古代龙的资料,很遗憾,我的故居中并没有相关资料。只有一些杂谈,甚至关于龙族的记录都很少。”
“辛苦了。”阿尔托斯笑着说,同时抚摸着身旁女孩的头“这对于现在的我已经不需要了。我曾经沉浸在失去友人的痛苦中,但现在我已经收获了新的家庭,如今已经释怀了。”
“是吗?我明白了。”
接着,阿卡夏道出自己到这里的契机——救了阿卡夏一命的人让她到这里来寻找斯坦尼斯五天柱之一的【预知魔女 奥克丽娜】,而奥克丽娜就是阿卡夏所有寻找的占星师。这番话倒是让名为【伊娜】的女青年很感兴趣。
“你找奥克丽娜只是希望她帮你占卜阿尔托斯的下落?”伊娜问道
“是的,不过既然已经找到了阿尔托斯先生,那我也不需要占卜了,但还是希望与传闻中的预知魔女见一面,毕竟是【那位大人安排的】,所以我至少要道个谢。”
“可以,但可能需要时间,你也知道,帝国最近刚刚经历一场动乱,虽然已经完全镇压,但奥克丽娜终究是作为帝国的官员。因此你需要道一下安排你来这里的【那位大人】的姓名,不然奥克丽娜可能不会第一时间来见你。”阿尔贝德补充道。
“啊....好的,是艾斯莉娅将军。”
听到艾斯莉娅这么名字,不禁让阿尔托斯也为之震惊。同样震惊的还有阿尔托斯身边,犹如女儿一般存在的女孩。而阿尔贝德和伊娜虽然没有明确反应,但依然有一丝微妙的情感变动。
“是将军阁下的引荐呀,那么将军大人还说了什么别的吗?”贝尔贝德追问道
“格涅乌斯的红发白头巾。”
“唔,那就好说了。”贝尔贝德若有所思的说着。
接着阿卡夏和阿尔托斯聊了一下之后的旅程。阿尔托斯处理完事务就会回里格兰尼斯,而阿卡夏则是回到斯坦尼斯帝国的新家——是的,她已经被收养了。同时表示自己和阿尔托斯可能不会再见面了。
“最后要说的就是一些杂谈,故乡里关于龙的资料,只提到几百年前存在一个【龙之国】,但这个国度在几百年前就已经灭亡,随着灭亡之后,龙族陷入了内忧外患的情况,一定程度上导致当今世界上龙族极度极少。不过这些只是杂谈,并没有任何依据。还有一个杂谈是龙之国有把人传送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魔法装置,甚至可能传送到【异星】也有可能。”
“这还真是有趣的杂谈,如果是真的的话可以直接回到里格兰尼斯了,一下子就省去了一个多月的海路行程啊。”
听到阿尔托斯这番话,几乎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而表情很少的伊娜也偷偷笑着。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呀。”笑了一会,阿尔托斯这样说着
“我想也是”阿卡夏也表示赞同“毕竟这只是杂谈而已,而且还是几百年前。我故乡的历史甚至不到百年。所以这些杂谈的真实性根本无处验证。”
听到这里贝尔贝德说话了“这还真是有趣的杂谈,那么阿卡夏姑娘,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今天就先住下吧,很快奥克丽娜就会传递给你信息。”
“好的,贝尔贝德会长。”
接着,一个名为博娜的女仆带着阿卡夏离开了,屋里只留下另外四个人,他们似乎在谈论自己的工作,这不是阿卡夏应该知道的事情。

.................................
.............................
.....................

存在感: 1502 天

[LV.Master]神厨

魂魄のシャナ
幸福:26120℃
 楼主| 发表于 2022-6-12 16: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蚀影の司马 于 2022-6-21 10:35 编辑

番问

当晚,阿卡夏看着窗外的景色,虽然不是满月但依然是明月。月光洒在大地上,照耀着达比勒镇。
“唔......”少女看着月光,仿佛在思考着什么。(Moonlight shines upon the guilty and the innocent alike)这句话闪过了阿卡夏的脑海。这句话是精灵族的语言,意思是(月光照耀在有罪者和无罪者的身上)。这句话用来形容现在的自己还是非常合适的。自从以新的身体重生之后,便意外的钟爱黑夜的美景,难道这也是露西娅所爱的景色吗?还有这句话也是露西娅告诉自己的,难道也是露西娅的缩影吗?
但不管怎么说,月光确实很漂亮。不过也到了应该休息的时候了,人类的身体确实会疲惫,自己必须记住这一点——现在的自己已经不再是亡灵了!
但就在此时,自己的房门被敲响了。这让少女眉头一皱,这么晚了会是谁那?如果是女仆或佣人的话,这么晚会有什么事?不过阿卡夏坚信不是坏人或危险的人,因为这里是贝尔贝德的酒馆。
“您好,请问您是?”阿卡夏像门外的人询问道。
“预知魔女。听闻猎魔将军的引荐而前来为名为阿卡夏的女孩占卜,请开门吧。”门外的人这样说着,听声音是个年轻女性,并且特意提及了猎魔将军,这是艾斯莉娅的五柱称号,看来是她没错了。
随后,阿卡夏打开房门。来者是一位眼神深邃的中年妇人,身着黑色礼袍,并且带着朦胧的面纱,身上透露着神秘与典雅的气质,无疑是一位丽人。
“晚上好,可爱的少女。是你在寻求预言吗?”
“唔,是的,非常感谢您的到来,先请坐吧,我去倒水。”阿卡夏把奥克丽娜请进屋内,当奥克丽娜坐在桌前的椅子上之后,阿卡夏倒了一杯水放到她的面前。
“居然不是泡茶,不过这么晚了喝茶确实对睡眠没有帮助,所以无妨了。”奥克丽娜依然不忘吐槽一句,然后喝了一口杯中水之后,直接询问“那么,可爱的少女。请问你打算占卜什么呢?我记得将军阁下说有说过你和你的双亲失散了,是要占卜这件事吗?”
“呃,不。我的双亲找到了,在来这里之前我回过自己的村镇。他们都没事,之后我就到这里来了,我想询问的是名为【阿尔托斯·拉德克里夫】的男人,不过今天已经见到他了。所以我没有特别的请求,只想和您见一面,向您道谢。”阿卡夏这样回复着
“是么,仅此而已呀。”奥克丽娜显得意外镇静,随后语气发生巨大的转变。“但是,你不觉得奇怪吗,少女?”【“根据汇报,既然你已经不需要占卜了,那么奥克丽娜自然不需要特意来见你,如果将军问起来我有无数个理由可以回复她。但既然如此,奥克丽娜还是来见你了,这是为什么呐?”】
“?!”阿卡夏听到这句话,感受到一阵恶寒,她离开环视四周,发现这间屋子似乎被施加了术式从而形成了一个【结界】,而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住了,无法站起身来。“你....想问什么?”
“很简单,你到底是谁?和艾斯莉娅将军是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
“想必你不知道【格涅乌斯的红发白头巾】这是什么意思吧?她只告诉你这是暗号,可以提供方便暗号。但是她没告诉你这个暗号代表的是什么,更没告诉你这个暗号的重要程度?”
“什么?”阿卡夏很吃惊,因为在她的理解中,艾斯莉娅告诉她的暗号只是方便见到奥克丽娜,而并没有告诉她这个暗号代表的是什么,固然也没想这么多。
“我可以告诉你这个暗号的重要程度,是属于【紧急加密级】,是特别重要的级层。艾斯莉娅将军虽然有点桀鹭不训或者说是放荡不羁,但非常靠谱并且有着极度恐怖的大局观念和意识。她不可能随随便便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你一定和她有非常深厚的牵绊或特殊的关系,【所以你到底是谁?】”
“......艾芙尔,艾芙尔·克里夫汉斯。曾用阿卡夏·塞勒斯特这个名字在铁拳部队服役。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关系。”少女说出了自己原本的名字和曾用名,奥克丽娜听后开始脑内思考。
(阿卡夏这个名字没有什么特别的印象,铁拳部队的每个人名自己也不完全清楚,这不是因为记不住而是没有去刻意的记,所以她说没有什么特殊的这一点没什么问题。而【艾芙尔·克里夫汉斯】这个名字....)突然间,奥克丽娜意识到了什么,没有表情的面孔也闪过一丝震惊。
“艾芙尔·克里夫汉斯。艾斯莉娅·克里夫汉斯的妹妹!那个她找快四十多年的亲生妹妹?”想到这里,奥克丽娜本能的沉默了一下“原来如此,这样的身份确实可以解释为什么艾斯莉娅将军会告诉你这么高级的暗号,至于她是怎么确认你身份的,我不得而知。但我现在想知道,你为什么【还活着?】,如果真的还活着的话,躲到哪里去了?艾斯莉娅几乎把所有的恩赐与奖励全都都用来收集你的线索。当然她肯定也找我占卜过,但四十多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你的消息,因为你早就已经死了,无论怎么占卜都是这个结果!”
“我确实死过一会,确切来说死过很多次。”艾芙尔刻意的避开一些话题,只说了自己死过很多次。
“死过....很多次?”奥克丽娜对这句话起了兴趣,紧接着,奥克丽娜开启自己的【识别眼】,来仔细确认眼前这个少女。识别眼可以看透生灵的本质与内在,可以轻松辨别出一个人到底是人是兽,是死是活,亦或者是半死者或是半兽人之类的存在。但奥克丽娜本质上排斥这项能力,因为看到人本质与内在,无异于窥视一个人的【全部秘密】,所以奥克丽娜很少使用这项能力。
但是眼前的少女是完全鲜活的,没有任何亡灵或异族的痕迹。硬要与普通人的区别,就是她的体内具有很强的魔力,是的,斯坦尼斯人普遍没有魔力,这也是为什么魔法在帝国中不普及的原因之一。除此之外,这个女孩的身体中还有很多的.....碎片?这些碎片是什么?奥克丽娜伸手拿了一块碎片,当拿到手里的时候,碎片碎裂成了尘埃,但下一秒,不属于自己的记忆进入了奥克丽娜的身体中。
记忆中,年幼的女孩在照顾着年长一点的女孩,看样子是妹妹在照顾姐姐。妹妹的面孔自己从未见过,而姐姐的面孔和艾斯莉娅非常想象。但记忆到这里就中断了,奥克丽娜回了回神。看着自己的手中——什么也没有。
“......灵魂碎屑!”奥克丽娜颤抖的说出了这些碎片的学名,并且意识到自己好像做了不该做的事情。紧接着看了看艾芙尔的情况,不过她没有发生什么,没有痛苦的挣扎与尖叫。此时奥克丽娜陷入了两难的境界。窥视灵魂与记忆一向是自己给自己的禁令,这也是自己的黑历史之一。虽然现在所做的确实是无意之间——无意间知道了艾斯莉娅与艾芙尔的过去。但这个女孩的秘密实在太多,并且具有威胁帝国安全的能力。如果这个女孩被制作什么大破坏性的魔法是完全行得通的,所以奥克丽娜必须搞清楚【这个女孩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她简直就是被突然变出来的一样,没有任何预兆。】只不过奥克丽娜不知道,艾芙尔确实是被【突然变出来的】。

“唔,果然还是要继续看了吗?”奥克丽娜这样想着,要不然无法知道这个女孩是谁弄出来的,如果询问的话...她会说吗?因为我已经表出现敌对趋势了。要拷问的话....不行吧?对这样一个小女孩动刑罚,就算她身体吃得消,但她也说艾斯莉娅将军一直寻找的妹妹。要是浑身是伤的还给艾斯莉娅将军,可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人家可是信得过自己,才把自己看的比生命重要的妹妹托付自己办事。结果自己觉得她妹妹太危险,就动刑拷问了。不行!肯定不行!但话又说回来,如果继续窥视她的秘密,又要自己惩罚自己了,弄不好又是几个月甚至是几年不吃甜食(甚至甜味都不吃),那可真是太折磨了!奥克丽娜用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早知这样不起这个好奇心了,她是艾斯莉娅将军介绍来的,那么出事了将军大人肯定有承担的觉悟。自己明明已经知道这个女孩不需要占卜了,找个理由推了也可以呀!都怪她在白天碰面的时候说了很多让人在意的话!【灵魂转移、龙之国、异星】这些东西从一个小女孩口里说出来,想当作听不见也不可能啊!)
正当奥克丽娜有些苦恼的时候,艾芙尔开口说话了:“我记得你可是说过,再窥视别人的内在就罚自己一个月不吃甜食。【奥克丽娜·洛斯卡·斯坦菲娅】。”
艾芙尔的话让奥克丽娜一下子眉头紧锁“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奥克丽娜·洛斯卡·斯坦菲娅。龙裔魔女、死之魔女、逃亡者的领袖。啊,我没记错的话,现在应该叫【预知魔女】了,没错吧?”艾芙尔继续说着,但很明显说话的并不是艾芙尔本人。奥克丽娜看着少女身上的灵魂碎屑有了自主意识,紧接着,这些碎屑开始凝聚融合。最后变成了另一个少女的模样。

这个女孩穿着一个紫色的露背连衣裙,穿着普通的袜子和玛丽珍鞋。有着一头靓丽的金发并带着非常鲜艳的红色蝴蝶结。如果只是从外表来看的话,恐怕只有十几岁吧?
虽然是个漂亮有艳丽的美少女,但是,这个女孩奥克丽娜是认识的。并且出于本能的叫出了这个女孩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502 天

[LV.Master]神厨

魂魄のシャナ
幸福:26120℃
 楼主| 发表于 2022-6-12 16: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蚀影の司马 于 2022-6-21 14:47 编辑

黑暗信徒   

【露西娅·冯·费德烈男爵】,奥克丽娜的语气非常平稳,但不难发现其中透露着很多情感。镇静、冷漠、畏惧、惊讶、不理解等数不清的情感。即便她的语气和反应表现的季度平静。
“黑暗信徒、灵魂盗贼、裸奔的巫师、血族领主。露西娅·冯·费德烈”奥克丽娜又重复了一边露西娅的全名,并且还说出了露西娅的称号。
“纠正一下,不是血族领主而是血族亲王。虽然我不是吸血鬼但弗拉德总督还是给了我亲王的称号。还有裸奔是那里传来的小道消息?那是我的衣服被【阿莉雅】炸的连破布都不剩,又是在战场上所以没有时间换衣服。话说你为什么这种事情记得这么清楚???”
“我又不知道那种战争中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因为我只是个逃亡者的领袖而已。”奥克丽娜的语气变得幽默了许多,让紧张的气氛得到了些许缓解。
“那倒也是,不过既然是老朋友久违的重逢,只说这些可不太好吧?”露西娅的语气也变得戏谑了很多。
“【我可不记得,我是你的朋友。】”奥克丽娜语气突变,非常严肃并冷漠的说出了这句话。
“我想也是”露西娅的语气没有特别变化,但下一秒也发生了巨大转变“因为你的【不辞而别】。对我们【四个人】之间的平衡产生了巨大的动摇,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们四个都在心底里拿你当朋友,并且都有寻找你的踪迹,但可惜谁也没找到。【你就这样从世界上消失了】不是吗?如果不是【潘德尔】发现了你的蛛丝马迹并和你对视了几分钟,我们所有人都不会知道你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没错吧?”

露西娅的话勾起了奥克丽娜陈远的回忆。早在一百多年前,北方大陆上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这场战争被后人称之为【巫师战争】,这个名字有双重含意,第一层含义是发动战争的根源就是一个巫师。另一层含义则是标志着巫师统治时代的结束,一个混乱与疯狂年代的终结。同时也导致了北方大陆的分裂,从而形成了北方大陆现在的格局——东西两块大陆。
奥克丽娜和露西娅都是那个时代巫师,只不过在巫师大战一触即发的时候,奥克丽娜因为救了一条龙——【塔罗科斯】。又因为塔罗科斯特殊的身份,从而得到了龙族的智慧与思想。也正因为救了塔罗科斯的缘故,直接导致了奥克丽娜【信仰的变更】。同时知晓了一个可以保护自己族人避开战争的方法。这个方法的基础就建立在龙族智慧的基础上,利用世界上存在的天然负极能量点,来开启负极世界的大门,而这个负极能量点就是自己现在说到的故乡【阴山】。
奥克丽娜动员所有支持自己的族人和巫师,其中就包括了自己的亲妹妹【莉卡萨】,她在这次动员中保护自己的族人,同时击退着来犯的疯子、强盗和赏金猎人。但战争终究被随着流血与牺牲,莉卡萨终究也在一场恶战中牺牲。好在她的尸体没有严重损坏。之后奥克丽娜在塔罗科斯的帮助下打开了负极世界的大门,带领自己的族人进入了一个可以称之为【平行世界】的负极领域。随后奥克丽娜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魔力来关闭负极世界的入口,每一天、每一周、每个月、甚至每一年。她都会不间断的施法和查看入口情况,这使得她忘却了时间与过去的记忆。而她的精力也不局限于【关闭大门】,奥克丽娜还在塔罗科斯的帮助下创造了【灵魂链】——一个融合了龙之力与死灵法术的魔法。从而是莉卡萨得以完好无损的复生。
终于有一天,负极时间的入口被关闭,但就在这一天,一个青年来到了负极世界的大门处,并且和奥克丽娜打了个照面。按理来讲,奥克丽娜看得见青年,而青年看不见奥克丽娜。但从青年吃惊的表情不难看出,他看得见负极世界中的奥克丽娜。随后青年伸出自己的手,准备抓住奥克丽娜,而奥克丽娜也顺势躲闪。青年没有抓住奥克丽娜,而是摸到了什么类似墙壁之类的巨大固体,手无法继续向前伸。而奥克丽娜则好奇的伸出自己的手,然后自己的手如同影子一样穿过了青年的手腕。青年见状则收回手腕,他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若有似无的奥克丽娜,青年笑了,露出了一种危险又可怕的笑容。随后青年拿出一个不知是人骨还是兽骨的头骨面具,戴在自己的脸上之后,青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在这之后奥克丽娜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青年,即便是百年之后的今天也没有再见面。

回忆结束之后,奥克丽娜看着露西娅说到“没错,潘德尔发现了我的秘密,难道他把这些都告诉你们了?。”
“没错,战争结束之后,潘德尔找了我们每个人。他只是告诉我们奥克丽娜还活的好好的,但躲到了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去了,似乎是异世界。这打消了我们所有人的担心,因为大家的心底里还是拿你当朋友....”
“朋友吗?”奥克丽娜很刻意的说出了这几个字“那时候确实是一阵快乐的时光,无论是研究魔法,还是开发新的甜点。都是值得回忆的事情,但人不可能一直活在过去。并且能力越大,责任也越大!”
“或许吧,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而且这也是事实了。在继续追究下去没有任何意义,我要说的是,既然是旧友重逢,你不想说点别的事情吗?比如说【属于你自己的国家】”
“这一点我没什么可说的,我曾经确实希望拥有属于自己的国家。但我看到你的末路之后,就确定我只要在一个国家中有一席之地就足够了,而现在我已经做到了。所以没有必要去追随毫无意义的野心!”
“我的末路?”露西娅疑惑了一下,但马上就明白了“哦,是那件事呀?确实是这样,我花费了百年而努力实现的梦想,到最后只是一纸空谈!真正对我好的人就在我身边,而我却没有发现。没想到这件事会对你产生影响,这真是不可思议。”

“那我还是真是要谢谢你,露西娅。我最后还有两个问题。”
“ 是什么?”
“那场战争(巫师战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那场战争吗?好问题,不过我要先弄清楚,你对那场战争了解多少?”露西娅先反问了奥克丽娜
“我?很遗憾,我对那种战争的末期几乎一无所知。因为我那时候在阴山之中,我只知道巫师被打败了,还有一说是巫师的魔法失控了,毁掉了自己,最后正义战胜了邪恶。一个不具备说服力但却是事实的故事结局。”

听了正义战胜邪恶,露西娅摇了摇头“很遗憾,正义没有战胜邪恶。正义在第二关就被邪恶打败。最后打败邪恶的是更加邪恶的【真正邪恶】。”随着真正邪恶这个词说出口,露西娅开始讲述自己的回忆:“那场战争确实应该正义打败邪恶的剧本。因为阿莉雅和卢卡是最先联合的部族,他们确实拯救了无数生命。从当时的角度来讲,他们确实应该是正义的一方才对。只可惜他们的做法危害了我和潘德尔的利益,这也是为什么我就与他们两个的联军进行战斗的原因,最后我接受了卢卡的提议,像骑士那样一对一决斗。不过阿莉雅代替了卢卡和我决斗,最后我打败了她,并没有夺走她的生命。而是让卢卡表演了一次【英雄救美】。所以阿莉雅和卢卡的联军退出了这场战争,得以善终。”“之后,潘德尔告诉我巫师的目是扭曲自然界的平衡,以寻求更加强大的力量。同时大地开始分裂,暴雨、飓风、海啸、冰雹等灾害撕裂者巫师的城堡。这种世界——至少是这片土地终究会因他而毁灭。也是同样道理,巫师的做法会影响我和潘德尔的利益与梦想。所以最后我们破坏了他的魔法阵,让他和他的狂徒们彻底消亡。只可惜大自然留下来伤口无法恢复,这就是现在北方大陆会是这个形状的原因之一。”“没想到吧,故事其实是这样的,所以我们不是什么拯救世界的英雄,我们只是被利益所趋势的邪恶巫师而已。”“之后,我们找到了阿莉雅和卢卡申科。以朋友身份见面——虽然是秘密见面。我们两个把真相告诉了阿莉雅和卢卡,并承诺对外宣称是他们正义的联合军打败了巫师,而他们需要名望来制止小规模战争,同时在战后重建也起到作用。所以他们答应,正如我还拿他们当朋友对待一样,我们只是利益目的不同而已。”“所以今天的历史就是这样,已经没有人去考证它的真实性了。我最终如愿获得了一个【大家庭】,也亲手将它送进地狱。现在的我和你一样,只要每天喝着果汁,呼吸新鲜空气,这就足够了。至于潘德尔告诉我们你的动向之后,也不知所踪。阿莉雅和卢卡在战后重建家园,至于二人是否结为伴侣,我便不得而知了。”

奥克丽娜听后只是点了点头,正如那句话所说。无论是真是假,都已经成为过去。没有人会去在乎它的真实性。
“那么第二件事是什么?”露西娅问道
“我想和你确认一件事,【你不会威胁这个国家把?】”
“狭义上那个威胁吗?不会的,我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和必要。如果你信不过我的话,可以和我签订【契约】。”
“契约就免了吧,如果让我的国王陛下知道了,又是一件麻烦事。不过口头协议还是可以的,如果你危害这个国家,我会认定你敌人。到时候我会亲手消灭你,让你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天天为我做甜点!”
“那我也和你达成口头协议好了,如果没有任何理由来干扰我的生活,我会毁掉你的国家,然后把你的灵魂送回虚无,让你再也吃不到甜点!”

在经过一阵尴尬的沉默之后,奥克丽娜先开口了“对了,给你个提醒。这两天有【迷失的小鸟】跑进了我的家里,想必东边又出事了!”
“是是,我从艾芙尔这里知道东边出事了。而且还有【迷路的小鸟】跑到你家去了,那肯定是什么重大事件。我可以大胆的预测可怜的【莉莉丝】又又又又又遭遇灾难了。”
“那倒也是,多灾多难的【莉莉丝】。既然连【迷路的小鸟】都找上门了,你那边最好也多加注意。好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也要睡觉了,熬夜对皮肤可不好。”
“啧啧啧,你居然还会在意皮肤。我就可以整宿整宿不睡觉,绝对不会耽误第二天的行程。我要说的是,你可以把我的朋友完好无损的送回去对吧?她可是艾斯莉娅将军的妹妹,你懂的。”露西娅说完之后,她的影像就消失了,重新便会一些碎屑附着在艾芙尔的身上。接着奥克丽娜把艾芙尔抱到床上,然后盖好被子。接着便走出了房间。

走廊上,奥克丽娜看着窗外的明月,似乎想到了什么,之后便离开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22-6-27 02:12 , Processed in 0.051369 second(s), 1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