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353|回复: 4

Raishinmen Uyaciou——克洛安·斯塔雷克

[复制链接]

存在感: 228 天

[LV.7]触手III

推土型云妹
幸福:297℃
发表于 2020-3-8 00:5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老朽一度甚至怀疑自己的角色能不能融入这些人后期的神仙打架,现在老朽能做的大概也就是用来衡量战斗力吧,像是冯月就有12个秀吉的战斗力(雾)

存在感: 228 天

[LV.7]触手III

推土型云妹
幸福:297℃
 楼主| 发表于 2020-3-8 01: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守矢秀吉 于 2020-3-11 20:35 编辑

1.物以类聚
斯坦尼斯帝国的奥古斯都门,坐落于索芬与加尔两省之间。
同时也是两省唯一一条主要陆路通道。
但是加尔人口密集较少,每天穿过奥古斯都门的人不多,所以这里并不怎么热闹。
这里的守军统领,是一位不怎么被看好的年轻少将——西兰·萨维福,全斯坦尼斯最著名的权二代之一。
由于其父葛兰·萨维福将军在斯坦尼斯的地位之高,导致西兰不管自身实力多强,最后都会落得个“走后门”。
正是因为这种不管怎么努力都得不到别人认可的经历,导致西兰对另一位拥有类似经历的人格外上心。
就是奥古斯都门的一位守军士兵——克洛安·斯塔雷克,一位梦想成为魔法师却没有任何魔法天赋的人。
一次机缘巧合下,他看到了正在晨练的克洛安。
在拥有魔法与枪械的这个时代,还在用剑做晨练的克洛安勾起了他的兴趣。
他要求克洛安和他切磋,结局是惨败。
就这样,两人结识了彼此,努力也得不到认可的人,和努力也没有用的人,用剑术互相鼓舞,报团取暖。
今天,两人相约在了卡西斯河边的空地上,准备进行例行的剑术比试。
西兰拔剑:“上次比剑是一年前了吧,我可是每天都在锻炼哦。”
克洛安的剑没有鞘,所以他只是很普通的拿在手上:“是,属下也未曾怠慢过。”
两人的决斗引来了士兵们的围观,他们很多都是刚刚换了岗,饭都没吃、觉都不睡就跑过来看的。
“我来了我来了,怎么样?开始了吗?”
“刚刚好,时隔一年的决斗开始啦,你猜猜这次少将能赢吗?”
“我看悬。”
一个新来的士兵问到:“少将为什么不用魔法?那样不是分分钟就能赢吗?”
“人家是在比剑术,用什么魔法啊。”
“啊,分出胜负了。”
最终,这场决斗还是以克洛安的胜出而告终。
西兰大意被克洛安绊倒,想起身却发现对方的剑已经对准了自己的眉心。
克洛安把剑拿开,然后伸手拉西兰起身:“少将您没事吧?”
西兰一边拍着身上的土,一边收剑回鞘:“没事,你总是停的刚刚好。好了,都散了吧。”
士兵们在西兰的驱赶下渐渐离开,只剩克洛安一脸心事:“少将请留步,属下有事情想和您说。”
西兰皱了一下眉头:“上次你这个表情是向我请假,看来你妹妹的事情,你还没有放弃。”
“是,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即使是要我到世界尽头去,我也在所不惜。”
“枯歧症在我国也算得上是不治之症,若你真的找到了什么救治的方法,那可是件大好事,这次你需要什么帮助?”
克洛安的妹妹得了一种名为枯歧的病,那是一种加尔才会有的怪病,虽然不会传播,但是病人被感染的原因始终无法查明。
得了这种病后,病人的体重会直线下降,不管吃多少东西,吃什么东西都不会再长肉。
最后会变得骨瘦如柴,即使前一秒还在大吃大喝,下一秒就可能死于饥饿。
“属下听说南部的诺塞利有一位医学专家可以治疗这个病。”
“你从哪里听说的?”
“是我的父亲,从一个中部商船的船工那里听说的。”
“这样,那个专家叫什么名字?我派人去请他来。”
“时间不够,属下要亲自过去。”
西兰思考了一会儿:“我知道了,我会通知莫加港帮你准备船的。等你妹妹好了,记得把那位专家接来这边。”
克洛安感激不已:“谢谢少将,那属下就回家准备了。”
目送克洛安离开后,西兰立马就去帮他联系船只:“上天保佑,这几天一定要风平浪静啊。”
2b6e646f484d4f85.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228 天

[LV.7]触手III

推土型云妹
幸福:297℃
 楼主| 发表于 2020-3-8 01: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守矢秀吉 于 2020-3-11 20:37 编辑

2.无风起浪
克洛安的家里并不富裕,父亲在莫加港工作,是一名搬运工,负责在船靠岸时装卸货物。
母亲在两年前因枯歧症而死。
克洛安曾经想要报考帝都的维克瓦罗魔法学校,想着等毕业后去皇家禁卫军那里服役,但是现实给了他一技耳光。
没有魔法才能的克洛安落榜了,校方甚至觉得他即使是后天栽培都无法习得魔法。
无奈之下,克洛安只能从最底层的士兵开始。
然而造化弄人,克洛安的妹妹——塞娜·斯塔雷克,却被维克瓦罗录取了。
家里的所有人都为塞娜而感到高兴,但也只到塞娜入学体检的报告发下来为止……塞娜被检测出了枯歧症。
为了不再重蹈覆辙,克洛安和父亲发誓一定要治好塞娜,为此他们跑遍了整个帝国,但即使他们想尽了各种办法。
但是换来的都是三个字:“治不了”。
就在一家人都失去希望之时,父亲从以前去过南部的工友那里听说了诺塞利公国的事情。
“听说诺塞利有一位能治百病的神医,说不定能救你女儿。”
不管这个传闻是不是真的,对于克洛安一家来说都是一根救命稻草。
他们着手开始做渡海的准备,多亏西兰联系到了常年与萨维福家有贸易来往的商船,开销被大幅减少。
就这样,克洛安一家开始了他们的南部之旅。

今天已是航行的第十天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五天就能抵达中部群岛了。
克洛安拿了一些食物回到了分配给他们的上等客舱。
“哥哥?”躺在床上的塞娜看到克洛安来了,试图慢慢起身。
克洛安制止了她:“不用起来,躺着就行。”
见父亲还在一旁的沙发上睡觉,克洛安找了个凳子坐在床边。
为了可以让塞娜全天都有人照看,克洛安和父亲这些天一直是两个人轮换着休息的。
看着克洛安,塞娜傻傻的笑了:“感觉就像小时候我发烧的时候一样。”
克洛安先是一愣,然后也跟着笑了:“的确,所以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说起来,哥哥那时还对我使用了魔法呢,「病魔快快离开,元气快快来~」这样。”
“是吗?我不记得了。而且那不是魔法吧,我已经被证明无法使用魔法了。”
“嗯,哥哥失落了好久呢……”
克洛安其实一直都梦想着成为一名魔法师,由于父母都没有魔法根底,他只好一个人默默学习着魔法的相关事宜。
他一边学习,一边向塞娜安利魔法的好处,久而久之,塞娜也开始对魔法感兴趣了。
那年,克洛安十六岁。
他满怀期待的跑到帝都,他相信即使是没有先天优势的他,在维克瓦罗的后天教育和自己的努力下,也是可以使用魔法的。
毕竟维克瓦罗出过不少这样的例子。
也就是那年,克洛安被现实打了一耳光……
维克瓦罗师的军团长——山城瑞秋,这天恰好想要找一个天资聪慧的新生当她的新(实)学(验)徒(品)。
而她,一眼就看到了克洛安和另一名新生——亚伦·伊斯特伍德。
瑞秋叫住了克洛安,这使克洛安激动万分,心想着自己的潜力被五柱之一的山城军团长看上了。
然而……
“你觉得你有魔法的才能吗?”瑞秋的问题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克洛安身上。
这是在考验克洛安吗?众人议论纷纷。
克洛安也认为瑞秋在考验他的决心:“我没有所谓的才能,但是我会用加倍的努力来追上他们。”
瑞秋听后笑了:“不错的决心,也有自知之明,但是你还是高估自己了。”
克洛安一脸懵逼,他不明白瑞秋“高估自己”的意思,只是感觉心里“咯噔”了一下。
瑞秋之后的话,也验证了这种感觉:“你是「无法使用魔法」的那一类人,不管你多努力都是没用的,回去吧孩子。”
克洛安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想反驳瑞秋,但却找不到话语,怎么反驳?对方是帝国五柱之一,这种事情不可能会看错的。
所以克洛安只能静静的看着瑞秋向亚伦发出邀请,然后两人渐行渐远,静静的听着周围其他新生所发出来的嘲笑,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像是世界只剩他一个人一样。
“你还好吗?”一位教师轻轻的拍了一下克洛安的肩膀,克洛安这才清醒过来:“啊,没事,抱歉……”
“我们才是,”教师显得有些愧疚:“一般情况下,我们都会单独告知这种事情的。”
“内容一样的话,怎样告诉我都是无所谓的……”
“校方会给你回家的路费,其实你也不用那么耿耿于怀,「无法使用魔法」的人不在少数,刚刚那些嘲笑你的人也不一定都能被录取。”
“没事的,我还是祝福他们可以通过考核,这种事情,有我一个人就够了……失去梦想的……只有我一个就够了。”
………………

“唔…”克洛安一脸苦闷的向塞娜抱怨:“不要总说这件事啊。”
“别拿你哥开玩笑了,”父亲似乎是被两人吵醒了,伸了个懒腰做到了两人旁边:“多亏了你哥没考上维克瓦罗,而是去西兰少将麾下工作,我们现在才能坐这种大船去给你看病,这也算的上是因祸得福吧。”
“我觉得老爸你说话比我伤人多了。”
“……”
无言的尴尬充实着这个舱室。
“反正我就是不会说话,克洛安你去休息一下吧。”说着,父亲指了指沙发。
看了看窗外,现在已经入夜,该换班了。
就在这时,一个人突然冲了进来:“你们是斯塔雷克一家吧!有人要杀你们!”

-5b86425605939cf0.jpg
[发帖际遇]:

守矢秀吉成功欺负M子,奖励10 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228 天

[LV.7]触手III

推土型云妹
幸福:29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0 13:35:16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守矢秀吉 于 2020-3-20 13:56 编辑

3.屋漏逢雨
“船长,我把斯塔雷克先生带来了。”
留下父亲和妹妹,克罗安跟着报信的人来到了船长室。
听到有人进来,船长回过头:“抱歉我的客人,虽然我想开瓶酒欢迎你的到来,但是我们现在遇到麻烦了。”
顺着船长所指的方向,克罗安看到了一个发着光的菱形晶石。
这东西克罗安有印象,叫通信水晶,从同一颗矿石上开采加工的水晶可以通过某种介质互相连接。如果你用魔法在一个通信水晶上面写字的话,就会反应到与其相连的其他通信水晶上。
而现在,面前这个水晶上显示的是——「将斯塔雷克一家扔入海中」。
克罗安倒吸一口凉气,连忙转向船长:“是谁发来的信息?”
船长则是不慌不忙的关掉水晶:“就是那个要求我们带你们去南部的西兰少将,他的本家,萨维福家发来的。”
克罗安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来,自己除了西兰没有接触过其他萨维福家的人,父亲和妹妹亦是如此。
“没有弄错吧?”
“除非是萨维福家的水晶被猴子偷走了,还要是会写字,会用魔法,想要弄死你的猴子。”
这种不切实际的比喻让克罗安更加摸不着头脑。
“听着斯塔雷克先生,我们还要和萨维福家做生意,如果可以我们不想忽视他们的「请求」,但是西兰少将也警告过我们,如果你们在船上出事,我们会被禁止在莫加港停靠。”
“你们想怎么样?”
“我和船员商量过,我们决定把你们交给里格兰尼斯上萨维福家的线人。等你们下了船后,不管你们是被杀掉,被遣返,还是偷偷搭上去南部的其他商船,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但是在那之前,我希望你们可以不要引起其他乘客的恐慌。”
克罗安无奈的垂下肩膀,考虑到海上根本无处可逃,现在只能先答应船长等到了里格兰尼斯再说。
回到客舱,克罗安将整件事告诉了父亲和妹妹,沉重的气氛在客舱中散开,所有人都低头不语。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克罗安一直在思考为什么萨维福家要针对他们,即使是向父亲确认了族谱,两家也没有任何交集。
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克罗安自己与西兰了。
自两年前西兰入驻奥古斯都门,直至一年前塞娜被查出有枯歧症,这一年的时间里,克罗安几乎每天都会和西兰进行剑术比试,并且输少赢多。
虽然西兰本人并不纠结胜负,但是每次他身后的女仆们脸色都很难看。
绕来绕去,问题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身上,这令克罗安备受煎熬。
现在,只能想办法避免最坏的情况发生,就算是要祭掉自己,也要保全家人的性命。
带着这样的觉悟,克罗安迎来了抵达里格兰尼斯的这一天。
……………………
“自恋也请适度克罗安·斯塔雷克先生,即使纵观萨维福家,想扬你骨灰的也只有我而已。”
刚见面,克罗安就被对方一顿毒舌,虽然已经做好了会被嘲弄的心里准备,但是来接应的人却是克罗安万万没有想到的。
“请问,亚米……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的,这个人就是本该在西兰身边,总是形影不离,甚至会被西兰抱怨说「担心会被夜袭」的贴身女仆,双胞胎之一的亚米·莫露卡。也可以说是萨维福家对克罗安最有成见的一位。
“你这是在刺探我的行程吗?既然如此,我把你视作敌对间谍,当场处决也不会有人有意见吧。”
“……要是你愿意放我妹妹去南部求医的话,我没意见。”
“我不是已经说了自恋要适度吗克罗安·猴子先生。”
“猴……?!”
“你的意见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你的脑袋还不如猴子的话就由我来告诉你吧,不管你们在斯坦尼斯哪里转悠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将枯歧症患者带出国,这一点,我们应该也告知了你们才对吧。”
亚米突然转向船长,船长则是满头大汗:“但、但是,西兰少将他……”
“啊,是少爷啊,啊~我懂,少爷拜托的事情总是那么的令人难以拒绝~我超懂。既然是少爷拜托你们的,我就不追究了,报告时我会写上是克罗安·斯塔雷克带着家人藏在木桶里偷渡上船的。”
“真是帮了大忙了,”松了一口气的船长,丢下一句“下次见面会给西兰少将带些他喜欢的南部工艺品”,然后就匆匆离去。
船长“逃走”之后,亚米示意身后的人将父亲与妹妹带走,然后开始盯着克罗安:“既然已经收到了「为防止传播,禁止枯歧症患者出国」的禁令,为什么还要冒险去南部?你知道这会让少爷承担多大的风险吗?”
克罗安移开了视线,他知道,一旦暴露西兰很有可能会被革职,甚至会有牢狱之灾。正是如此,克罗安一开始才没有拜托西兰,但在努力奔波了一年却徒劳无功后,克罗安还是决定去试着找西兰寻求帮助。
西兰答应了,甚至没有犹豫。
所以面对亚米的质问,克罗安无言以对。
“明明就是为了避免少爷出状况才瞒着他的,为什么反而偏偏就是少爷出状况了啊,”亚米扶额:“真是糟透了。”
亚米的话令克罗安有些在意,「瞒着西兰」?
其实,西兰和克罗安曾经也讨论过枯歧症的事情,为什么没有传染性的枯歧症会因为防止传播而被下禁令?为什么斯坦尼斯所有的医院、诊所甚至不看病人一眼就将其拒之门外?为什么过了这么长时间,上头都没有采取任何的措施或行动?而且,在枯歧症出现的当天,亚米就被从西兰的身边调走了。她的双胞胎姐姐卡莉也对西兰闭口不谈枯歧症的事情。
如果是萨维福家有意要瞒着西兰关于枯歧症的事情,原因又会是什么呢?
克罗安摇了摇头,现在想这些对自己没有一点帮助,比起这些,家人的安危更重要:“我爸和塞娜,你打算怎么办?”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克罗安·蝼蚁先生。”
“……………………”
“不管是再渺小的生物都有自己的用途,即使你是卡牌游戏里最没人要的超低星角色也有你可能完成的任务。那就是成为高星级角色的盾,为更有价值的人开辟道路。你已经在少爷那里欠下太多人情了,现在是偿还的时候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228 天

[LV.7]触手III

推土型云妹
幸福:297℃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15: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间章——工作日记
“听着亚米,在萨维福家,我们只是蝼蚁。”
面前的女仆,我的姐姐,正面无表情的说着我一直不想承认的事实。
“对于我们来说,本家的命令是绝对的。”
“但是,本家答应过少爷不会再向我们下命令了才对!”
我拼命的说着反驳的话语,而姐姐她只是无奈的摇摇头。
“这次的情况不一样,这次是五柱的莉斯塔大人向本家寻求帮助,本家为了防止情报泄露而做出的决定。你昨天应该也接到通知了才对。”
是的,昨天就知道了。枯歧症事件:
莉斯塔大人所进行的「魔法物质化」实验。一种可以将魔法状态固定,然后转换为物体或液体的实验。
以这种方法用治愈术制作出来的特效药,可以令不懂魔法的医生也可以瞬间治愈病人的伤口。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实验。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实验的项目突然从治疗药变成了减肥药。
由于其特殊性,实验一直处于瓶颈状态。就在那些研究员为此焦头烂额之时,一名实验体逃走了,还趁乱带走了一些半成品药物。
从莉斯塔大人发来的资料来看,这个实验体是个非常狡猾的死囚。带走半成品药物的目的很大可能是为了将药物的病症扩散出去,然后放出夸大病症严重性的谣言以引起恐慌,促使莉斯塔大人将解药发放下来,再混入群众中拿到解药。
幸运的是,因为是由单体魔法制成的药物,所以不用担心会传染。
因此,萨维福本家决定先将这件事隐瞒起来,并且禁止病患出国,然后各个通路设卡排查,逐渐缩小定位病原体的位置。
可是,这中间有个小问题,在首批出现类似病症的人员名单里,出现了斯塔雷克这个姓氏。那是少爷唯一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的姓氏,姐姐曾向本家报告过少爷的这位朋友,考虑到少爷的性格,本家决定将这次的事件瞒着少爷以防会出什么差错。
虽说要派人去里格兰尼斯以防有病患偷渡,但……
“为什么要派我去?”
面对我的问题,姐姐显得有些生气。
“当然是为了不让你给少爷通风报信,毕竟少爷不傻,迟早会感觉有猫腻,到那时一问你就会说出来吧。”
“唔……”
我无言以对,的确,若是少爷问我,我大概率会毫不犹豫的告诉他。这次是五柱的委托,如果在少爷这里除了问题,那事情就大了。
“可恶的克罗安·斯塔雷克!明明不管是陪在少爷身边也好,和少爷练习剑术也好,都是我先的,为什么他会变成少爷的至交啊?这次居然还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把我和少爷分开……”
不行!现在满脑子都是那家伙得意的表情!一边和少爷勾肩搭背,一边用嘲笑的口吻说着「看啊,在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我和西兰的羁绊已经超越你啦,哈哈哈哈哈哈」。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冷静一点,这次事件斯塔雷克家也是受害者,而且就克罗安·斯塔雷克的为人而言,是不会出现你想象中的情况的。”
“我知道啊!我知道,但是我就是不喜欢他,每次比剑都会让少爷出丑欸,明明只是个士兵而已!”
“那你为什么不去警告他呢?”
“因为……”
因为那是最好的,不管是姐姐还是我都不能全力以赴与少爷比剑,只有像克罗安·斯塔雷克这样「可以追上的目标」才是最好的陪练。每次双方都拿出了全部的实力,然后每次少爷都是在毫厘之间惜败,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少爷的剑术的确是在进步。
回过神来,姐姐刚刚似乎有一瞬间露出了笑意?是错觉吧…………
“看来你有在为少爷着想,我放心了。”
“我一直在为少爷着想啊。”
“那就不要太过露骨的对克罗安·斯塔雷克表示敌意,少爷也很难办呢。”
“……笑容……”
“什么?”
“我讨厌他的笑容。”
那种根本不是发自内心的笑容,而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担心而展露出来的笑容,看着就像是已经对命运妥协了一样,就像……
“就像姐姐以前被要求去服侍讨厌的客人时会露出来的笑容……我讨厌那种。”
“…………对于萨维福家来说,我们只是蝼蚁,是替代品要多少就有多少的工具,是卡牌游戏里一抽一大把的低星级角色。比起我们,上面的人更关心那些拥有高星级角色的其他玩家。为了不与那些玩家成为敌对关系,牺牲一些低星级角色也是必要的。以后,你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不过我想,若是为了少爷的话,即使没有人命令你,你也会奋不顾身吧。”
“……”
“放心吧,现在在少爷这里,已经不会在接到那样的任务了。好了亚米,明天一早你就要去里格兰尼斯了,快去收拾行李吧。”
“但是今天的工作还……”
“剩下的我来就可以了,不说别的,我的家政力可是你的两倍。”
“唔,那之后的工作就拜托你了前女仆长大人!”
就这样,我没有和姐姐道别,她那天一直忙到很晚,第二天难得的赖床了。我也没去见少爷,我怕我会更加不舍以至于违背本家的安排。
一个月的海程,然后紧接着就是在里格兰尼斯长达一年的蹲守。期间,多多少少也抓到过一些偷渡过来的病患,无一例外的,那些人全部都被处理掉了。
几天前,姐姐用通信水晶向我说明了近况,已经将出逃实验体的位置缩小到了加尔省,本想着再过一段时间就可以结束任务回斯坦尼斯去见少爷了,结果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本家的通信水晶亮起,上面写着又一个病患偷渡了,并且会在最近抵达里格兰尼斯。由于这次是和本家有生意来往的商船,所以会在靠岸后直接联系我们,这样我们就不用在港口通往医院和诊所的各个路口蹲点了。本来应该是一件轻松的交接工作,但看到人时我裂开了……
为什么这个人会在这里?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克罗安·斯塔雷克?!”
对方听到了我的声音,也认出了我。
我身边的同事们都在议论纷纷,问我这一家是不是我的熟人。怎么可能是!但如果说不是的话,他们家必死无疑,少爷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就算我讨厌他,现在也要保住他。
我告诉同事他们是我的熟人,我会替他们向本家求情所以先不要伤害他们,同事们也没说什么,只是盯着他们防止逃跑。
说实话我现在真想把克罗安·斯塔雷克的脑袋直接拧下来,你们知道他刚刚和我说了什么吗?「比剑的时候我没考虑到少将的身份地位是我不对,你们把我怎么样都行但是请放过我的父亲和妹妹」。你在说什么?不不不,你们一家在做什么啊啊啊啊啊?!?!?!
冷静,要冷静啊亚米,要像姐姐一样,扑克脸扑克脸……
“自恋也请适度克罗安·斯塔雷克先生!”
我还是忍不住抬高了几个分贝。
“即使纵观萨维福家,想扬你骨灰的也只有我而已。”
真是气死我了这个人,居然还在认为自己才是目标,他把萨维福家当什么了?要是真想做掉你早在你和少爷第一次比剑后你就没了。
“请问,亚米……桑,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这是在刺探我的行程吗?既然如此,我把你视作敌对间谍,当场处决也不会有人有意见吧。”
“……要是你愿意放我妹妹去南部求医的话,我没意见。”
就——是——因——为——你——妹——妹——啊啊啊!!!不行了,我要是不骂他两句我要被气死。
“我不是已经说了自恋要适度吗克罗安·猴子先生。”
“猴……?!”
对对,就是这种懵逼的表情,我就想看这个。
“你的意见根本不值一提,如果你的脑袋还不如猴子的话就由我来告诉你吧,不管你们在斯坦尼斯哪里转悠都可以,但是绝对不能将枯歧症患者带出国。”
说起来,为什么本家的商业合作伙伴会把人带到里格兰尼斯?按道理他们应该也得到了本家的通信,然后直接在远海把人处理掉才对啊。
“这一点,我们应该也告知了你们才对吧。”
我看向船长,逼问他原因,船长满头大汗。
“但、但是,西兰少将他……”
“啊,是少爷啊,啊~我懂,少爷拜托的事情总是那么的令人难以拒绝~我超懂。既然是少爷拜托你们的,我就不追究了,报告时我会写上是克罗安·斯塔雷克带着家人藏在木桶里偷渡上船的。”
“真是帮了大忙了。”
不行了,我都开始讨厌只要和少爷有关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自己了。
松了一口气的船长,丢下一句“下次见面会给西兰少将带些他喜欢的南部工艺品”,然后就匆匆离去。
在船长“逃走”之后,我拜托同事先将斯塔雷克一家安顿下来,但似乎这之间产生了什么误会,我好像听到有人说克罗安·斯塔雷克是我的相好?!就算是直径三千米的陨石砸中里格兰尼斯也不可能的!他们甚至还留下了克罗安·斯塔雷克和我「叙旧」,回去后我要好好和他们解释一下,不过在那之前……
“既然已经收到了「为防止传播,禁止枯歧症患者出国」的禁令,为什么还要冒险去南部?你知道这会让少爷承担多大的风险吗?”
我要问问这个人是怎么看待少爷的,如果他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我就打断他的双腿确保他不会跑掉。
面对我的质问,他扭头避开了我的视线,看来还是有良知的。从现在才来这一点来看,应该是做过思想斗争的。
虽然这个人对少爷心里有愧是好事,但是啊……
“明明就是为了避免少爷出状况才瞒着他的,为什么反而偏偏就是少爷出状况了啊,真是糟透了。”
为此我还被迫和少爷分开了一年,我不尽扶额。看到克罗安·斯塔雷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才发现我说错话了。
但克罗安·斯塔雷克并没有深究,只是摇了摇头。
“我爸和塞娜,你打算怎么办?”
我才想问呢,我该拿你们一家怎么办?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姐姐的身影,要是姐姐的话,会怎么说?怎么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不行,会死吧,我满脑子都是姐姐命人把斯塔雷克一家的尸体扔进海里的场景。但倘若被抓到的人是我…………有了!
“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克罗安·蝼蚁先生。”
“……………………”
这次没什么反应,啧,适应力真强。
“不管是再渺小的生物都有自己的用途,即使你是卡牌游戏里最没人要的超低星角色也有你可能完成的任务。那就是成为高星级角色的盾,为更有价值的人开辟道路。你已经在少爷那里欠下太多人情了,现在是偿还的时候了。”
利用同事们的误会,直接雇佣克罗安·斯塔雷克吧,让他们一家都住在本家经营的旅馆里,方便监视。同时我也可以对他呼来唤去的,让他好好明白自己的立场,不要妄图跳过我去和少爷搞好关系。
但若是没有医生照顾他妹妹的话,他还是会乱跑的吧,里格兰尼斯的魔法造诣没有斯坦尼斯那么高,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可以稳住枯歧症的医生,要是有能上门的医生就更好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20-4-5 20:06 , Processed in 0.055369 second(s), 22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