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528|回复: 8

Raishinmen Uyaciou——马克西米利安·希德

[复制链接]

存在感: 841 天

[LV.10]达人III

莱卡M3
幸福:20114℃
发表于 2020-3-7 20:2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嗯……虽然是响应组织的号召,其实并没有改多少。不过希望至少不会那么尬了。
地图之类的只能说On the way了。

——分界线——

这是发生在南方大陆的故事,
一个刚刚从军校毕业的实习生准备踏上合众国倾尽全力打造的舰艇前往无尽之海进行远洋测试。
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任何情况,海军给他们准备了充足的物资和预案,
但是在荒凉的大海上没有什么是可以预见的。
旅途的终点是位于世界正中央的群岛之国里格兰尼斯,
这支舰队除了例行的外交访问和贸易协商以外,
更多的目的是为了测试合众国是否拥有跨越无尽之海抵达另一片沃土的能力。

存在感: 841 天

[LV.10]达人III

莱卡M3
幸福:20114℃
 楼主| 发表于 2020-3-7 20:3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手办控嬴政 于 2020-3-23 18:30 编辑

【大陆屋脊】
——卡尔斯兰合众国科林州安萨列海军工程大学
清晨的阳光洒落在阳台的角落里,房间里只有一位黑发少年坐在床上,膝盖上放着一沓文件,打算翻阅的手放在封面,但是……眼睛却是闭着的,还在有节奏的钓鱼,没有什么可以打破这里的谧静,除了……
“喂?希德,马上就要答辩了,你准备好没啊?”门外传来一个沉稳的声音,“你不会还在睡觉吧?”说着传来了钥匙拧动的声响。
“没有没有……我正在复习,复习……”坐在床上的少年慢慢回答着,还不忘翻一翻页,手指似有似无的比划着,除了眼睛没睁开,其余都非常的专业。
“诶呀,希德姥爷,您还真是悠闲啊,”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位年龄相仿的金发少年,“马上就要到我们班了,班长已经正在点名了,你要是再不去,可能就没法毕业咯。”
“好,好,我这不起来了么。”名为希德的少年挠了挠蓬松的自然卷黑发,顺便伸了一个标准的懒腰,“所以,你怎么还不去呢,不是马上要开始了么。”
“嚯,你以为是谁让我来的,除了那个男人,可没有谁能使唤的动我了,”金发少年拍了拍希德的肩,“马上就要毕业了,不紧张吗?”
“蛤?这有什么紧张的,我又不像你们专业……恩德,天天蹲在轮机室里不见天日,我可是在……”
“行行行,舰桥的就是爷,”名为恩德的少年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别在舰上实习的时候睡着了喔。”随机传来大门关上的声音,之后整个房间又陷入了迷之宁静。
“那么,”希德整理了一下领口,“准备去会一会那些老家伙们吧。”
推开门,检查了一下兜里的钥匙,正如往常一样,转身关上门,朝着楼梯口走去……

——我是分界线哒哟——

卡尔斯兰合众国坐落于南部大陆的最北端,享有“大陆屋脊”之称,由于要在两个超级大国的夹缝中生存,卡尔斯兰奉行全民皆兵政策,所有年轻人必须服三年的兵役,以应对随时可能来犯的敌人。
“那么马克西米利安.K.希德同学,”一间普通的教室内,讲台下坐着一些身着军装的教师,正中间的便是安萨列海军工程大学的副校长,保罗·冯·布劳恩海军少将,正在拿着一只记号笔,抬头看着讲台上站着的希德,“请你,先简述一下我国海军现状。”
“是,”希德低头略加思索,“我国海军现役战列舰12艘,其中无畏舰五艘,巡洋舰35艘,水雷战舰及护航舰艇共计200余艘。”
“很好,看来你对我们国家的海军情况很了解嘛。”一旁的一位戴眼镜的女教师说道,“可否请你详细介绍一下大型舰只及相关部署呢?”
“诶……老师……这不会涉及……”
“没事没事,在座的人比你知道的多多了呢。”另一位男老师笑着,翻了翻手中的资料,“听其他同学说你对这些非常了解,特别还有其他国家的大型战舰,不如一齐都说了罢。”
“是,”额头上出现了一滴汗珠,“卡尔斯兰合众国海军无畏舰共计五条,分别是:母港位于首都南特港的海军旗舰巴伐利亚级巴伐利亚号,母港位于汉萨港的国王级国王号,以及三艘位于基尔港的拿骚级,分别为首舰拿骚号,二号舰莱茵兰号,三号舰波森号。”
“小伙子,如果你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那你可就真的很厉害了。”布劳恩少将推了推眼镜,“那么,还请将剩下的大型舰只也一并罗列出来吧。”
“还有七艘前无畏舰,分别为勃兰登堡级首舰勃兰登堡号,二号舰大帝候选号,三号舰威森堡号,以及四号舰乌尔斯号。这四艘都位于首都南特港,与巴伐利亚级混编为公海舰队。”
“请继续。”
“接下来是维切尔斯巴赫级首舰维切尔斯巴赫号,二号舰梅克伦堡号,三号舰威廉王储号,与国王号混编于汉萨州,作为东部舰队的主要力量守卫着合众国的东海岸。”
“那么,把我们的对手大型战舰也都顺便说一说吧,作战得要知己知彼。”布劳恩少将似乎并不打算停下来,即便不停的有旁边的教师小声告诉他该进入正题了,可他依然微笑着继续问着他的“问题”。
“唔……”希德轻轻挠了下头,仔细想了想说道,“位于我国南部的西贝利佩奇姆联合王国拥有全大陆数量最为庞大的海军,其中无畏舰5艘,前无畏舰13艘,无畏舰下属伊丽莎白女王级,铁公爵级以及无畏级。”
“是的呢,这个大家伙一直压着我们喘不过气来。”
“接下来是威斯伦斯特第二共和国,其下属无畏舰3艘,均为科尔贝级,前无畏舰12艘,还有最东端的大洋联邦,拥有无畏舰3艘,均为但丁级。”
少将似乎不打算停歇,继续追问道:“希德同学,你对于五年前大战中我国利用沉船封锁安瓦尔州航道的做法有何看法?”
“唔……”摸透了少将的套路后,希德沉稳了许多,“我虽然没法对当时的战况做出详细分析……不过我认为此举应当是为了保护安萨列近海免遭联合王国的海军袭扰。”
“那他们大可绕过安瓦尔州——这并不遥远。”
“嗯……”希德想了想,也确实是这样,难道自己掉进这个大叔的陷阱了吗?“呃……难道是为了保护……巴登号?”
“嗯?”布劳恩少将似乎有些意外,“那是如何保护的呢?”
“好像是因为巴登号没有来得及……”
“小伙子,作为一个军人不要模棱两可。”
“噢……好的,是因为驻扎在威廉港的巴登号没有来得及与其他舰队汇合,又为了防止在港内被联合王国炮击而拖拽至安瓦尔自治州航道内。”
“是的,那个时候巴登号还没有完工,动力系统不能运转,速度跟不上其他撤退的舰艇,就只能走近道,然后把近道堵死不让联合王国的追上来了。”布莱恩少将稍微抬了抬头,身子靠在椅子上,“那个时候我也在上面。”
身旁负责记录的老师再一次提醒布莱恩,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从短暂的回忆中回过神来后,再次看着眼前这个头发有些乱糟糟的孩子:
“很好,希德同学,看来你确实对这些事情非常了解,那么接下来我们进入正题吧。”布劳恩少将笑着,拿出了另一叠文件。
“原来这些不是答辩环节吗,白高兴了一场啊。”希德一边这么想着,一遍调整好状态准备应对真正的提问。
卡尔斯兰合众国.jpg
[发帖际遇]:

手办控嬴政玩火烧着了,损失4 点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841 天

[LV.10]达人III

莱卡M3
幸福:20114℃
 楼主| 发表于 2020-3-10 18: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归家异途】
——卡尔斯兰合众国科林州安萨列海军工程大学
一间教室外的走廊上,一名金发少年正依靠着栏杆发着呆,不一会,教室的门推开了,走出来一名蓬松黑发的少年。
“唷,希德姥爷终于出来了,战况如何呀?”
“别提了,恩德,那些老家伙们针对我,可算是活着出来了,你呀,差点就见不到你们和蔼可亲的宿舍长啦。”希德顺手关上了门。
恩德摇了摇头:“希德姥爷可真是厉害呢,能顶得住那群老魔头的饱和攻击,我们班除了我们之外可就没谁办得到咯。”
“你的脸皮还是一如既往的厚啊,不知道能需要多少口径才能击穿呢。”
恩德拍了拍希德的肩膀,笑着:“走啦走啦,别想那些事了,赶紧把剩下的事情办完,然后就可以开心的呆在家里等着实习通知啦。”
“是呢,四年也走完了呢,是时候去海上浪一浪了。”希德收拾好手中的文件,与恩德一齐走下楼梯,此时正值中午,烈日下两人的背影格外的细长。
“您姥爷想要在海上浪,可全得靠我们轮机班哟。”
“是是是,轮机长盖乌斯·恩德先生,巴伐利亚号的小短腿就交给你啦。”
——我是分界线哒哟——
希德回到宿舍后便着手开始整理行李,恩德则是拖着早就准备好了的箱子扬长而去,临走前不忘再耍点嘴皮子。
听着楼道里行李箱滚轮走动的声响,希德渐渐感觉到,是时候离开这个呆了四年的小窝了,马上就要实现自己的小目标——登上一艘真正的合众国舰艇,不过呢,在实现这个小目标之前,希德还不得不去见一见自己的许久不见的妹妹。
“如果老哥答辩完了,请立刻、麻溜的赶到我的学校来,小妹有事相邀——马克西米利安·艾芙琳。”
“诶……”希德一次又一次的翻看着这封行文极简的信,“没想到混迹江湖这么多年,结果还是没办法应付我家的小姑娘……”
自从希德决意离开巴伐利亚的老家以来,就鲜有与家里的亲戚有所来往,就连作为巴伐利亚州州长的父亲马克西米利安·路德维希也不曾有来信,希德最后一次与父亲的对话还依稀在脑海的一个角落里回响:“希德,你今年就成年了,虽然我们希望你继承家族传统加入陆军军官学校,但是我还是尊重你的选择,你走了,我不会送你,但是如果你来了,无论风里雨里,我一定会去接你……祝你好运,希德。”
希德坐在行李箱旁,叹气道:“真是个顽固的老头呢……”一边叨咕着一边合上行李箱,“可是呢,您老人家当初看不上的海军小伙,现在可要回来咯……”
拖着行李箱,走在熟悉的走廊上,希德看看身边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面孔,不禁感慨道:“说不定将来哪一天,还会在船上碰见诸位。”
不一会就出了校门,希德看了看表,计算了一下去车站的路线与用时,决定先到车站等一等——尽量减少安萨列交通拥堵所带来的问题。
挤上一辆公车后,希德把行李箱拖到自己跟前,四处看了看,举目之内都是自己学校的学生,看来大家都想着回家。
约摸半个钟头后,希德在拥挤的人群中挣扎着下了车,又看了看表:“嚯,果然我没猜错,今天的路况一如既往,得赶紧了。”说着快步朝检票口走去。
经过一系列繁琐而又必要的过程后,希德终于登上了开往巴伐利亚的列车,他将行李箱放在架子上,在自己的位子顺势坐下,准备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本书时,不小心碰到了邻座的胳膊。
“噢……不好意思。”
“嗯……不要紧。”
希德把书包整理了一下,把那本《大国的海洋之路》拿出来后,偷偷看了一眼邻座的女孩,看上去与自己年龄相仿,虽然也身着学校的制服,一举一动却有着与普通人不同的气质,希德把书打开,一页一页的翻着,脑海里一直在检索,总感觉自己在哪见过这样的制服……在哪呢?
突然希德把书猛地合上,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这一举动似乎引起了邻座女孩的注意:“怎么了,突然把书关上了?”
“诶呀……只是突然想起来,我好像也有一个和您一样的妹妹也在读大学呢。”
“噢,那请问令妹就读于哪所高校?”
“嗯,好像是叫巴伐利亚军官学院来着。”希德尴尬的笑着,毕竟连自己妹妹的学校都记不住,可不是个可靠的哥哥。
“是不是巴伐利亚州立陆军军官学院?如果是的话那可就真巧呀,我也是那所大学的。”邻座女孩微微一笑,看着希德略显失措的脸。
“啊……啊……那可真巧,”希德又那本《大国的海洋之路》打开了,叹了口气,“我那个妹妹,可真的是很头疼,活泼的令人头疼啊。”
“诶?这样吗,”邻座的女孩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小口水,“能有这样可爱的妹妹,阁下实在是幸运啊。”
“是啊……好像除了我,所有人都觉得我很幸运的样子……啊,抱歉,忘了自我介绍,我叫马克西米利安·希德,安萨列海军工程大学学生,今年毕业。”
“真是不好意思,我也忘了,”邻座的女孩放下水杯,“初次见面,我叫克里斯蒂安·玛西亚,来自巴伐利亚州立陆军军官学院,也是应届毕业生,阁下看上去不像是科林州的人。”
“哎呀,”希德略显惊讶的看着她,“诶,这是如何看出来的……不过,我确实不是科林州的,我来自那个内陆州巴伐利亚,准确来说……是弗雷德瑞市里。”
“啊,是这样么……哎呀呀,那令妹一定很希望您回家吧。”
“是啊,不瞒你说,这一次毕业后我回家的目的……不,尚且不能说是我的目的,是我那个活泼的妹妹‘请’我回去的呢。”
“尚且?”玛西亚一只手放下了水杯,另一只手放回了膝盖上,侧着头看着希德。
“唔……”希德看着她,越发感觉其气质不凡,“也可以这么说吧……说不定其实也是我想回去见见她……或许是这样吧。”
“是呢,毕竟阁下看上去不是那么绝情的人呢,如此求学异地也肯定是有自己的苦衷吧。”
“哈哈……嗯……看来都被你猜中了。”
“实在是太好猜了嘛,都写在脸上了呀。”
就这样,余下的旅途中,希德与这位来自巴伐利亚州的少女克里斯蒂安·玛西亚做了一次完完全全的人生相谈,在交流过程中,希德了解到,玛西亚来自巴伐利亚州的一个学术家族中,而其祖父便是巴伐利亚州立陆军军官学院的校长,不过……她所选择的专业并不是为了继承家业,而是为了自己的小小梦想:成为一名外交官,为此她特意来到安萨列市这个文化大熔炉来接触各式各样的人,学习各种各样的交流方式,同时也是作为其毕业课题的一部分,现在她完成了课题,准备返回学校进行报告的提交。
希德一边想着,一边整理着行李——很快就到站了,起身时玛西亚朝他淡淡一笑;“请问希德君现在也要去我们学校吗?”
“嗯,差不多吧,我的妹妹可没给时间让我回家放行李……”
“呵呵,看来我们还要呆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呢,还请您多多指教。”玛西亚浅浅的鞠了一躬。
“哪里哪里,能继续与您同行是我的荣幸,女士。”希德也毕恭毕敬的回答着。
“希德桑不要这么规规矩矩的了,大家都是熟人了嘛。”她的语气突然从一个贵族大小姐变成了普通的大学女生,希德感觉那种距离感已经不再那么明显了……不过即便如此,眼前这个与自己同龄的女孩子举止上依然透露着不一样的气息。
“啊哈哈,既然大小姐这么要求了,那在下就恭敬从命啦。”希德也不再拘谨,语气仿佛回到了与某个轮机长插科打诨时的状态。
就这样,两个人拖着行李,有说有笑的走出了火车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841 天

[LV.10]达人III

莱卡M3
幸福:20114℃
 楼主| 发表于 2020-3-19 15:3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约定重逢】
两人出了火车站后,一起搭乘公车前往巴伐利亚州立陆军军官学院。
“阁下的妹妹也是读的外交专业么?”玛西亚靠在座椅上,望着车顶问道,“那说不定我有幸认识她呢。”
“是啊,她这么做也是为了……某种意义上延续父亲的意志——毕竟我没有去遵循他的想法,跑到安萨列来【玩水】了”希德把包抱在胸前回答道。
两人沉默了一会,公车随着车流慢慢前进,车上的人不多,大家都在夕阳里昏昏欲睡。
“那……”玛西亚率先打破沉默,“请问令妹芳名?”
“马克西米利安·艾芙琳。”希德熟练的回答道——这个名字已经在他脑海里回荡了许久了,自从自己来到安萨列以来,唯一往来的亲人就只有艾芙琳了,虽然已经下定决心在校期间专心学业,可每次看到这个名字,往事总会涌上心头,“也许是我真的想回去见见她。”
“好像曾经在社团联合汇演上见过令妹,艾芙琳当时还是担任的报幕员……”
“那还真的很符合她的性格,如果说要是让她来演出,我可指不定会不会笑。”
“啊啦,希德还真的是很了解妹妹,”玛西亚见希德逐渐释怀,脸上也浮现出久违的笑容,“不过呢,她现在已经变成完全不一样的大~美~女~了喔。”
“哈哈,那我还是挺期待的。”
两人继续相谈着,从中希德了解到,玛西亚虽然与自己的妹妹并不同班,但是在社团里依然有些接触,也算是相处融洽的挚友。
不一会,公车慢慢停了下来,两人下车后步行在熙熙攘攘的学院大街上,希德看看周围的景色,一边感叹着几年来这所州立大学的变化,一边跟着玛西亚前往学生宿舍。
宿舍楼下站着一位黑发女孩,扎着高位马尾,上面系着两条红色发带,身旁立着行李箱,不时看看表,然后四处张望着。
“嘛,希德你看是不是啊,艾芙琳从二年级加入社团开始就已经变成这样了喔,”玛西亚用着母亲介绍女儿的语气调侃着,“已经没有你想象中的稚气和天真了喔。”
“我也没说她还只是个孩子嘛……”希德一边接过玛西亚的话头,一边远远的看着这个无数次催着自己回家的妹妹,虽然与四年前分别时有那么些许变化,但是那银色的瞳孔中依然闪烁着希德熟悉的光芒。
正当希德回味时,一旁的玛西亚已经快步走上前去,朝着艾芙琳挥挥手:“艾酱~你看看我把谁带来了哟。”
“诶?玛西亚,你已经回来了吗,”少女疑惑的望向这边,透过玛西亚乱舞的双手,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回过神来的希德,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朝着少女挥了挥手,脑海中急速构思着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对(尬)话(聊)。
“艾酱还是这么元气满满呢,”玛西亚注意到艾芙琳的焦点并没有在自己身上,“你的哥哥呀,可是一直想着见你喔~”
“哼,当然了,我可是他唯一一个妹妹,【唯一】一个!”艾芙琳一边摆着手,一边继续盯着远处的希德。
为了化解尴尬,希德慢慢迈出脚步,朝着二位走去:“哎呀呀,艾……艾……”谁知自己竟说不出口,明明是自己的妹妹呢……
“哎什么呀,希德桑,是不是惊讶的说不出话啦?”玛西亚也没有想到希德会这么的腼腆,于是赶忙帮助希德缓解一下气氛。
“是……是的,确实真的大不一样了……”
就这样,一位黑发少年与两位少女在宿舍楼前表演着默剧,虽然人来人往,却也没有人注意到这边,毕竟大家都在赶忙收拾赶路回家。
“哎什么啦,笨蛋老哥,怎么还是老样子,有好好交到朋友吗……”看着一副【哥哥真是没长进】表情的艾芙琳,希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的她还是他认识的那个妹妹。
“艾芙琳……我……我从安萨列回来了。”
“是啊是啊,自己跑到科林州去又自己跑回来,这种事还真的是只有你能做得出来了耶。”不知为何,别的不知道,至少这几年下来,艾芙琳的小嘴巴是越来越伶俐了,“嘛……回来就行了,不过,估计老哥也不会去见老爸了吧。”
希德心头一颤,是啊,已经很久没有去见一见那个心口不一的老爹了,可是当初已经决定,不成大器不回家,自己一定要让陆军出身的父亲看看,如今时代的机会已面向大洋,作为一名海军士官也可以为国效力,也可以和象征着巴伐利亚荣誉的陆军第一集团军一样谱写辉煌的战绩。
“喂,老哥?老哥?”艾芙琳看着发呆的希德,不由得上前摇了摇,“如果你不愿意去见老爸的话,就算了吧,其实我也……不是很想……”
“嗯?嗯?”缓过神来的希德看着近在咫尺的妹妹低着头嘟囔着,身子不由自主地跳开,“什……么?”
“我也不会去的啦,毕竟我也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如果说是老爸的话肯定又得让我留在大陆了……”艾芙琳慢慢说着自己的小心愿,却发现面前的希德已经跳开半米外,惊讶的看着自己,“干嘛啊,怎么躲那么远啊……难道你想去嘛?”
“不不不……只是觉得艾芙琳居然不想去看看老爹,觉得很惊讶……以前的你可是……最黏老爹了的。”希德匆忙应对到,话语中却充满了破绽。
“噢?是这样吗?”艾芙琳一边笑着一边慢慢靠近,“看你的表情就知道没有说~实~话!”
“哪……哪有,”希德慌忙掩饰,显然已经毫无作用,余光看见在一旁偷笑的玛西亚,以及她脸上一副【让我记录下这有趣的故事】般的表情,“只是……”
“只是?”艾芙琳已经贴上战栗的希德,由于身高稍微不足,她得抬起头来才能看见希德飘忽不定的眼神,“只是什么?”
平时无论应对什么突发状况,就算是自己学校的副校长的钳形攻势下也能应对自如的希德,如今面对一个比自己矮半个头的妹妹无计可施,甚至还有点慌乱。
“咳咳……碰……碰到……了”一边抬头躲避着艾芙琳的视线,一边小声嘀咕着。
“……?”正试图抓住希德视线的艾芙琳意识到了什么,也不由自主的跳开半米,“这……这是意外!”
“啊~~,不愧是兄妹呢,宛如镜像一般的操作。”在一边看戏的玛西亚就差鼓掌了,她偷偷溜到希德身旁小声说着,“是不是很软很香啊?”
“什……什么!?”希德被她问住了,当前战况下这似乎不是一个合适的问题。
“说什么啊!笨蛋玛西亚,不要跑!”满脸通红的艾芙琳追着去敲玛西亚,怎奈这位大小姐身手不凡,掉头就跑,两位刚毕业的少女一前一后的嬉戏着,留下满脸沧桑的希德在原地陪着艾芙琳那一箱行李在弗雷德瑞市的风中凌乱。
经过一番【激烈】的追逐后,两个活泼的女孩子在学校中央公园一角的长椅坐了下来,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拍到二人气喘吁吁的脸上,脸颊旁也有了一些颗粒大小的汗珠。
希德也拖着她们的行李紧跟而来,见状便卸下了自己的包,从中掏出了纸巾和水。
“哈……哈,你……你挺能跑的嘛,”艾芙琳坐在椅子中间,用手掌撑着膝盖,歪着头对身旁的玛西亚说道,顺手接过了希德的【补给品】,“啊~谢谢老哥。”
“诶,二位真是活力十足啊,”希德说着也递给了玛西亚一套,“可别热出汗,吹吹风可就容易感冒了。”
“没事没事,再说了,女孩子的体液不都是香香的嘛。”稍微喝了几口水,两人的气息均匀了不少,玛西亚还不忘时机调侃几句,“怎么,希德不喜欢吗?”
“怎……怎么会,艾芙琳,你也帮我说说话啊。”希德向一旁仰头喝水的艾芙琳投去求助的目光。
“咿呀哒,老哥这么能干,肯定能自己解决。”艾芙琳喝完水后拧紧瓶盖,并未理会希德的目光,嘴角却挂着一丝微笑。
“噢~不愧是吾之挚友,关键时刻我们还是统一战线上的。”玛西亚拍了拍艾芙琳的背,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
“咳咳,下手真重啊你!”刚刚喝了一点水,差一点被呛了出来,“你想害我呀!?”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玛西亚故作慌张,用手头的纸巾擦去艾芙琳嘴边的水迹。
“喂!这个是你用过的吧!”
“没关系嘛~”
“你!”
希德看着嬉戏的二人,刚刚还笼罩在心头的紧张已经烟消云散了,他在椅子靠近艾芙琳的一头坐下来,把两人的行李拖到身边,静静的看着她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66 天

[LV.6]触手II

手办控嬴政
幸福:20114℃
发表于 2020-3-23 18:43:47 | 显示全部楼层
爱酱wwwww
令妹应该是个包菜头(?)
[发帖际遇]:

莱卡M3帮助无人气姐妹卖番薯,获得3 点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841 天

[LV.10]达人III

莱卡M3
幸福:20114℃
 楼主| 发表于 2020-3-23 19: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莱卡M3 发表于 2020-3-23 18:43
爱酱wwwww
令妹应该是个包菜头(?)

哈哈……不过我想应该还是有区别的,毕竟想要保持那样的发型一般人还做不到啊。
而且头发也不是绿的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66 天

[LV.6]触手II

手办控嬴政
幸福:20114℃
发表于 2020-3-23 19:47:26 | 显示全部楼层
手办控嬴政 发表于 2020-3-23 19:45
哈哈……不过我想应该还是有区别的,毕竟想要保持那样的发型一般人还做不到啊。
而且头发也不是绿的嘛。{ ...

始皇的妹妹应该发色与始皇不一样  这样才能结婚(奇怪的重点)
[发帖际遇]:

莱卡M3把小loli弄哭了,丢失4 点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841 天

[LV.10]达人III

莱卡M3
幸福:20114℃
 楼主| 发表于 2020-3-24 15: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4-【启航前夕】
嬉笑过后,三人坐在公园树荫下的长椅上,聊起了他们各自在大学生活中遇到的人和事,谈论到毕业课题时,艾芙琳所说的话让希德出乎意料,原来她实习的项目是出海前往中部群岛——里格兰尼斯——作为实习外交官进驻卡尔斯兰的大使馆,这个项目目前只有她一人,而且预计可能不会有其他同学加入,毕竟很少有人会愿意坐上几个月的船,到一个举目无亲的异国去工作,不过最让希德惊讶的是,她计划搭乘的船只正是准备进行远洋试航的巴伐利亚号;而克里斯蒂安·玛西亚的报告已经完成了,现在她打算在毕业后前往威斯伦斯特第二共和国进行实习工作,也是去感受地缘政治大国外交环境的一个绝佳机会。
时间渐进黄昏,与玛西亚告别后,希德拖着两人的行李,与艾芙琳一同踏上回家的公车——当然了,并不是位于州政府的那个家,而是艾芙琳自己的小屋,自从希德离开后,她也搬了出来,在学校周边租了房子,“为了独立与自强”——这样类似的理由。
在艾芙琳家中呆了一天后,玛西亚收到了来自学校的通知,通知上除了例行的时间地点与所需证件外,特别提醒了一下——由于艾芙琳不属于巴伐利亚号编制人员,需要提前数小时到威廉港进行登记,因此万万不可迟到了。
此时距离巴伐利亚号出港的日子没有几天了,希德开始计划着回程的车票和时间安排。
“艾芙琳,我们明天早上的火车没问题吧?”希德朝房间里喊到。
“不会睡懒觉的啦,”屋内传出了略不情愿的回答,“不过下午才出发,一个上午肯定够那群工作人员办好登记手续的了,为什么要去那么早呢。”
“哎呀,这不是担心安萨列的交通又塞车,耽误了就糟了。”毕竟在那座城市呆了这么些年,希德对于安萨列早上上班时间的高峰车流量还是很有信心的。
“唔~”虽然很不情愿,不过对于交通堵塞的问题,艾芙琳肯定不会置之不理,“那就一切都听老哥的安排好啦。”
当天晚上整理了一下行李后,二人很早就睡了……当然了,希德睡的是沙发。
第二天,赶着弗雷德瑞市的第一班列车,两位马克西米利安家的年轻人踏上了前往未知未来的道路。
下了车,辗转几次公车,感受了安萨列的早高峰后,希德与艾芙琳拖着行李箱来到了威廉港的码头,停在这里的便是曾经合众国核心的技术成果——巴伐利亚号战列舰,造价5760万马克,经过远洋改装后的航程可达16000km,巡航速度12节,最大战速22节,满载排水量32200吨,配备有南部大陆最尖端的380mm/L45联装炮台,可以碾压目前联合王国海军绝大多数无畏舰的火力,同时配备有350mm穹甲,妥善保护了从1号炮塔至4号炮塔的全部侧弦。在正在研制与建造的下一代主力舰艇马肯森级下水前,他已经担任了数年的合众国海军旗舰。
因为家中事先交代过,手续办理的非常顺利,希德一边介绍着行程,一边领着自己的妹妹踏上即将陪伴自己渡过实习期的舰艇。
由于作战舰艇上并没有额外的空间,希德只能在自己的舱室里腾出一个地铺来。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在卡尔斯兰,军校毕业生大多有军衔——也就是不同于普通士兵,他们的待遇要稍稍好一点——不过这依旧改变不了舰艇上有限空间的事实,好在希德的舱室先前只有他一个人,不必担心自己的妹妹被迫和其他官兵挤在一起。
把行李安顿好后,希德稍微整理了一下地面,腾出了一人长的空间用于打地铺,而艾芙琳则是睡在一旁的床上。在了解到舰上空间有多么紧张后,艾芙琳也不再多问,只是默默地和哥哥一起整理着这个可能还没有老家浴室大的房间,毕竟在这呆的时间还要长着呢。
整顿完毕后,长途跋涉的疲惫席卷而来,艾芙琳想躺在船上休息一会,希德则是嘱咐了几句诸如不要随便开门,小心不要掉到地上去之类的话后,在艾芙琳一阵阵“知道啦”的背景音中,关上了舱门,独自前往轮机室去会见他的好兄弟、巴伐利亚号实习轮机长盖乌斯·恩德中尉。
由于希德的舱室在中部偏前,与舰桥的距离较近,而各种意义上都很糟糕的的轮机室则是在舰艉,从甲板上绕过去还得有一段时间。
顺着栏杆往下看,有许多陆陆续续从舷梯登上来的水兵——这些人大多数在第一次大战中对抗过联合王国的海军主力,他们可以说是来自于各个舰队的精锐,混在这一群高手当中,作为刚刚毕业的希德还略显拘谨,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走上甲板,人群中感觉不到任何紧张的气氛——仿佛这次远洋航行就跟度假一样……
“也许这就是人生经验的差距吧,”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寻找着前往轮机室的舱门——在错综复杂的舱室间迷路可是新兵的必修课。
在询问了几位过往的水兵后,希德终于找到了位于舰艉深处的轮机室,现在巴伐利亚号的十四台锅炉还没有启动,整个轮机区都十分的安静。
正当希德四处张望想着从哪个轮机区开始找时,听见门口传来不少脚步声,还隐隐约约听得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回头看看,一群看上去与自己穿着同样制服的实习生朝这边走来,在他们身旁还有几位饱经沧桑的大叔——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以前在战争时期干过这活的老师傅,而最显眼的便是一头亮灿灿金发的恩德,他正在和一旁的大叔边谈边笑。
“哟……希德姥爷,”恩德的余光一下子便认出了站在门口的希德,“怎么没有去舰桥逛一逛啊?”
“啊,那些地方跟学校里的模拟差不多嘛,”希德摇了摇头,“倒是你,怎么现在才来你温馨的家啊?”
“嗨,还不是那该死的早高峰,原本还想来了去火控指挥所等你的,没想到你居然先到了,这不像我们睡神的风格呀。”
“去去去,我现在可是带着一个大人物来的,还敢赖床吗?”
恩德笑着摆了摆手,顺便侧身让出空间介绍他刚刚结识的轮机兵和实习生:“这些大哥们可厉害了!都是摸过真家伙的。”
与轮机班的水兵和实习生一一打过招呼后,由资历较老的轮机长带着大家在这里转了几圈,顺带介绍了一下巴伐利亚号的锅炉,这些庞然大物可以保证排水量高达32,000吨的巴伐利亚号拥有可以媲美巡洋舰的航速。
十几分钟后,大家差不多把这里熟悉了一遍,在与可以称得上是恩德师傅的轮机长道别后,两人顺着楼梯来到了后甲板上,就像往常一样地侃大山。
交谈之余,当希德说出自己的妹妹就在舰上并且还住一个房间时,恩德发出了鄙夷的嘘声:“噫,你还不承认,你不是挺喜欢你妹妹么,实习都还要带上她,啧啧啧。”
“什么啊!?什么叫我带的……我……我可不想带着……”希德习惯性的反驳道,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继续滔滔不绝,“……好吧,这次是她要去中部群岛有任务,所以就顺便跟我一块过来了。”
“这个顺便用的妙哇!”
“……想尝尝独门绝技饱和攻击吗!?”
“就凭你还想跟得上我的speed?”
“切,我都懒得动手。”希德摆摆手,一脸嫌弃。
“哎呀哎呀,你别说,马上就要真正的出海了,”恩德拍了拍背,仰起头忽然正经起来,“不激动么。”
“这个问题你一个星期前也问过我,答案依旧是一样的。”
“诶,你们这些一切都已经安排好的舰桥姥爷还真的是轻松耶,”恩德反过来靠在栏杆上,“我可是要在不见天日的船屁股里呆一个多月啊。”
就这样,来自安萨列海军工程大学的两位见习生一边日常互损,一边聊着马上要开始的远航,不知不觉,舷梯上的人渐渐少了,希德抬手看了看表,此时距离巴伐利亚号启航还剩不到一个小时。
“得了,我们那边得点到了,”恩德从靠着的栏杆上起来,“那我就先撤了,希德姥爷,好好和令妹相处喔,船上可是很乱的。”
“什么跟什么啊,哪里乱了。”
“走廊啦,楼梯啦,不熟悉的人很容易迷路的耶。”
“啧,”希德也准备返回自己的房间,“正好,艾芙琳差不多要睡醒了,那我也回去了。”
“噢~原来是这么可爱的名字啊,”恩德略带戏谑的口气说道,“哎呀,这么一想我们希德姥爷在校期间一直都没有提过妹妹大人的芳名呢。”
“什么……什么可爱……芳名……你想干什么?”面对这种情况希德有点不知所措,不过他不用自主的警惕了起来。
“哎呀,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啦,”恩德又试图拍一拍希德的肩膀,不过被灵巧的避开了,“噢?反应速度不错嘛。”
“干嘛,你们不是要点到嘛?”
“啊,那个啊,其实……其实我们刚才已经算,点完名了?”恩德抬头想了想,“唉,还是给希德姥爷一个面子走走形式吧,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恩德转身跑开,顺便躲开了希德想要抓住他衣领的手。
“抓不到我的噢,”恩德的声音渐行渐远,“要好好和妹妹相处啊!”
“可恶……”希德捏了捏拳头,又略显无奈的笑了笑,“还是老样子啊。”
希德一边开始自己的房间走,一边想着即将见面的战友们。
“希望就像学校里的大家一样好相处。”自言自语的希德又看了看表,“差不多要到时间了,还是赶紧回去吧。”
说着他就在甲板上小跑向前,身后只留下一串吭吭的脚步声。

巴伐利亚级.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841 天

[LV.10]达人III

莱卡M3
幸福:20114℃
 楼主| 发表于 昨天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5-【驶离海岸】
当日下午两点,停泊于威廉港内的巴伐利亚号完成了试航前的准备,正在收起舷梯,鸣笛准备出港。
“唔……这声音还真刺耳呀。”艾芙琳已经睡了一个美美的午觉,正坐在床头看书,被长长的汽笛声稍稍搅乱了兴趣。
“这是出港前的重要程序,得告诉大家我们要出发了,之后便会由拖船将我们牵引到港外空阔海域,之后才会启动主锅炉,开始正常航行。”希德坐在桌子上,一边解释着,一边翻看着他带来的书——大多是有关于舰载火控和炮兵的理论与教科书,当然其中也不乏有个人兴趣,比如那一本《大国的海洋之路》。
躺在床上的艾芙琳一边翻书一边听着哥哥的解读,不过冗长的汽笛声着实打乱了她的心绪。
“啊~虽然这么一说是一个必备流程,不过我也没有兴趣继续看书了。”艾芙琳一手合上书,准备下床穿鞋,想去看一看希德在舰上的工作岗位,兴许能够理解哥哥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海洋与风暴。
希德听见声响,回头望了望:“你打算去哪呢,要去舰上转转么?”
“哎呀~一群大老爷们干活的地方有啥好逛的,”艾芙琳不懈的说着,顺带把躺在床上时弄得乱糟糟的头发梳理一番。
“是这样吗,离开饭时间还有点早,”希德把注意力放回到书上。
很显然这不是艾芙琳想要得到的答案,当然某种意义上她也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毕竟是她的笨蛋哥哥。她把头发扎回了高马尾,轻轻摇了摇头。
“那老哥要什么时候去你的岗位呢?”她特意将最后三个字语调放慢。
“那个啊,一会出了港差不多我就得去火控指挥所报到了吧,在晚饭之的时候我会回来,艾芙琳你就……”希德也不回头,自顾自得说着。
“也就?”艾芙琳穿好了鞋,慢慢走到希德背后,凑到耳边轻轻的说,“老哥不会觉得我会一直呆在这里发·呆·吧。”
“唔……”浑身打了一个颤,自然也没有什么心思继续看书了,“知道啦,大小姐,一会带你去,不过要记得不要添麻烦,舰桥里可都是大人物。”
“当然不会啦,我们可是大家族出身,基本的礼节当然不在话下。”艾芙琳轻轻的敲了一下希德的脑袋,随后又回到床边坐下,拿起了她的书,“老哥要出门的时候不要忘了带上我噢。”
“知道……”没有办法,毕竟自己很不擅长应对妹妹,希德这么想到,与其花功夫说服艾芙琳留在舱内,不如把她带在身边比较轻松。
下午三时,威廉港内清理出了一条航道,在拖船的牵引下,巴伐利亚号正慢慢移动,前来送别的人们拿着旗子的手挥舞着,船上的水兵们也在甲板上站成一排,朝岸边的人群挥手回应。不一会,巴伐利亚号被拖曳出港口,负责牵引的拖船一边鸣笛示意,一边转向离开。
此时,舰桥上的舰长保罗·冯·布劳恩海军少将与参谋长商量了一下航程与实习生的训练事项。
“嗯,嗯……这些事情都好说,关键的是火控室的实习生项目准备的如何了。”布劳恩少将虽然在出发前已经得知了具体的日程,不过关于进行射击训练的地点还是有所顾虑。
“目前的方案基本上是由马上要汇合的科隆号上的水上飞机进行靶标投放,毕竟之前在安瓦尔自治州航道附近的岸边设置靶标的做法由于离居住区太近已经被大家否决了。”
“当然了,我想以这些孩子们的水平,我们不能保证炮弹不会飞到普通民众的地里,这么一点缓冲距离恐怕是不够的,”布劳恩扶了扶帽子,“相比之下,如果能在海上进行训练,就基本上没有风险可言了,而且……”
“……得要预防最近中部海域猖獗的海盗,”参谋长看了看大海当中宛如弹丸的里格兰尼斯群岛,“这个地方可不简单,我们得让一艘轻型巡洋舰帮我们来对付那些开着快艇的苍蝇,而且保不齐大洋联邦资助的那群亡命之徒会有什么小动作。”
“你是说……那个叫本图拉的佣兵团体吗。”布劳恩思索了一番,参谋提到的这个被称为【本图拉】的佣兵团体实为大洋联邦组织下的私掠舰队,用于袭扰来往于中部的各类民用船只,不仅能够打击他们的潜在对手,还能够破坏航线的安全与稳定,有时候还可以从中捞一笔,虽然各国海军对此深恶痛绝,却没有办法直接对幕后黑手进行制裁——这是一个复杂的灰色地带,能做的只有抓住一个消灭一个。
“是的,少将阁下。”
“你觉得……根据以往的报告来看,”布劳恩把椅子转了过来,身子凑近了桌面,用一只手臂撑着,“这个【本图拉】会不会有海上的据点?”
“嗯……不排除这个可能性,因为目前报告中发动袭击的大多是伪装成商船的辅助巡洋舰和一些小型舰艇,如果没有提供充足补给的据点,他们很难保证袭扰航线的效率,不然我们也不会从各地收到这么多报告了。”
“是啊……”布劳恩长叹一口气,“如果能把他们的窝给找到,不说端了,至少能够震慑他们,让他们知道各国海军有的是实力,有的是功夫来铲除他们。”
“没错,毕竟港口 不会跑,如果知道了坐标,不需要多少大型舰艇就能把他们全部清除——不过前提是我们得找得到那个地方。”
“真是头疼呢,如果没有这群该死的害虫,我们就可以独自前往中部海域了,”布劳恩对于将刚刚服役的新型巡洋舰抽调来协助巴伐利亚号的远洋测试还是有些担心,“这可是我们的最新技术,比起巴伐利亚号这种老伙计,他们对于我们国家的海防有更重要的意义。”
“哈哈……如果这一次我们乘坐的是马肯森号,您还会这么说嘛。”参谋长在一旁打趣到,马肯森级作为即将服役的合众国新锐大型战舰,在军官中有很高的人气。
“唉,你要说那个连海试都没做过的家伙能够经得起无尽之海的风浪……那……那我也认了啊。”布劳恩笑了笑,如果新的马肯森级真的能够服役的话,他也不必这么担心了。
“少将可真会说笑……”参谋长一边笑着一边看了看表,“差不多得要动身了,预计今天晚上就要和从基尔港出发的编队汇合了。”
“也是,”布劳恩转身向通讯官,“让小伙子们把锅炉烧热了,我们准备出发。”
很快,位于主轮机舱的实习轮机长恩德通过传话筒收到了命令,在老轮机长的帮助下,二人有序的指挥着各个锅炉的运作,很快,14台克罗夫特式锅炉开始轰鸣作响,轮机舱内的温度骤然升高,滚烫的蒸汽带动3台帕森斯冲动式蒸汽轮机高速旋转起来,随后动力沿着并排的三轴传输到螺旋桨上,水下飞舞的气泡和水面上不间断的水花彰显着56,000轴马力的强劲动力。
“引风机运转正常!”“排烟系统OK!”“海水制淡设备没有问题!”
“看上去它们还不错……除了这里有点热。”在没有风的舰体深处,如何耐受锅炉房的温度成了每个轮机兵的头号难题。
“哈,小伙子多忍忍吧,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呢。”老轮机长看着开始冒汗的恩德,有一些回忆起了当年刚刚服役的自己。
“唉,不得不说您还是老手、大师、是真正的动力之王……”恩德擦了擦汗,不忘和“师傅”搭腔。
“说话还是你们年轻人会说啊,我们都没这么溜索的嘴皮子,哈哈。”一边笑道,老轮机长依次派人检查了引风机的工作状态,只有确保足够多的空气,锅炉才能持续燃烧。
锅炉完全启动后,巴伐利亚号逐渐加速至12节巡航速度,离开了威廉港。
“航向030,准备进入安瓦尔自治州航道。”
“海水淡化装置运转正常。”“电力系统正常。”
“嗯,”布劳恩看了看海图,“我们大概会在傍晚6时左右时间与科隆编队汇合,大家可以在出发前吃顿好的了。”
“请不要说的好像马上就要上战场了,少将。”一旁的航海长吐槽道。
“哈,说不定就有一些不知好歹的苍蝇主动撞上来呢,”布劳恩笑着,回头对副舰长说,“伙计帮我‘站会岗’,我去射击观测所吹吹风。”
“是,少将。”
不一会,巴伐利亚号驶入了较深的水域,风浪渐渐的大了起来,虽然并不会对这艘180m长的战列舰造成多大的摇晃,不过对于不习惯航海的艾芙琳来说,可就有点糟糕了……
“唔……老哥,”舰体些许的摇晃已经让艾芙琳没法继续看书了,“平时海上都是这样的么。”
“是啊……这还只是在近海,如果到了大洋中央,再加上一点风暴,可能甲板上就不允许站人了。”希德整理了一下桌面,准备起身,“你……看上去还好吧,有晕船的感觉吗?”
“晕船倒没有……只是晃来晃去的很不方便读书,”艾芙琳转身穿好了鞋子,带上了外套,“没事,这点程度的风浪我还是没问题的啦。”
“那一会上了甲板可不要乱跑噢,不然我可没法在这么多舱室里找到你。”希德收拾好后编出了门,艾芙琳紧跟上去,转身关上了门。
二人走在甲板上,为了防止走丢,希德牵着艾芙琳的手,途中他还顺便介绍了一下他所知道的每一样设备。
“这个150mm的副炮虽然没有足够远的射程,但是可以用来对付逼近的小型目标。”
“这个88mm防空炮的最大射高可以涵盖到水平轰炸机,所以完全不用担心空中威胁。”
“巴伐利亚号还有几具水下鱼雷发射管,可以对毫无防备的目标造成致命打击。”
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不过艾芙琳看上去依旧很开心——毕竟很久没有和哥哥一起牵着手走路了。
到了舰桥里的火控指挥室后,希德向他的将来的同事们介绍了一下艾芙琳,对于这些呆在女孩子稀缺的军舰上的少年们来说,能有妹子出现在视野中便让世界多了几分色彩。很快二人便与大家打成了一片,在这个小小的舱室里充满了欢笑。
“那个……射击长,听说你打炮很准?”一名绘图员问道。
“当然了,”对于自己的专业,希德从来不谦虚,“如果我能加入第一次大战,说不定可以把我们的远程炮击命中率提高一个百分点呢。”
“一个百分点……”艾芙琳疑惑道,“那不是相当于没有吗。”
“不不不,艾酱,对于我们这种距离上的射击来说,能提高一个百分点是很可观的提升。”正在整理文件的绘图员回答道。
“艾……艾酱”这个称呼仿佛让她想起了那位与自己陪伴了四年的“损友”。
“在15000码的距离上,我们的主炮命中率大概在5%左右,如果舰队有水上侦察机的话,可能再提高一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你的哥哥的能力相当于整个舰队的水上侦察机哟——当然如果的确如此的话。”
“哈,如果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在射击演习上来展示一下呢,不过还是要劳烦各位的配合。”
“没事啦,射击长,进了这个门就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那大家以后可以就叫我希德好了,还请多关照。”希德缓缓鞠了一躬。
“我哥哥反应比较慢,大家还要多多帮助他喔。”艾芙琳也跟着一起鞠躬。
“接下来的时间里也有劳二位了。”其他人也一齐回礼。
慢慢的,艾芙琳能够渐渐体会到希德所向往世界。
到了傍晚时分,巴伐利亚号顺利通过了安瓦尔自治州的航道,与基尔港出发的科隆号轻巡洋舰与企鹅号补给舰会合,三艘舰船组成了“O计划”编队,前往中部海域。

柯尼斯堡级.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20-4-5 20:56 , Processed in 0.060223 second(s), 24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