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235|回复: 11

【车万同人】思慕雪的热带鱼

[复制链接]

存在感: 111 天

[LV.6]触手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0-17 17:12:59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观看注意:
这篇是在中暑后浑浑噩噩的微妙状态中完成的。
所以内容非常混乱,基本上想到什么写什么。
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而且伴随着低劣的文笔,幼稚的描写。
或许会给你带来地狱般的阅读体验。
请谨慎选择。

思慕雪的热带鱼
——————————————————————————

每年春天,都会有妖怪在冰雪消融之刻死去。

每年冬天,都会有妖怪在漫天飞雪之时复苏。

对她来说,生命的旅途是一场场轮回。

在冬日创造属于自己的回忆。
又在春光中将其埋葬。

简单的,无趣的轮回。

当她在风雪中苏醒时,她什么都不会记得。
所以那个小笨蛋有些恼火地抓着冰蓝色有些蓬松的头发,抱着她大哭,鼻涕眼泪全抹在她裙子上时。

她不会有任何特别的反应。
理应如此。

身体下意识地抱住那个小笨蛋,左手不停地抚摸那不怎么灵光的小脑袋。
小笨蛋身上带着奇异的香草味,头发软绵绵的,摸起来十分舒服。

她的脑海中突兀地浮现出一片雪花,普普通通的雪花,正如其他雪花一样。

相当怀念的感觉。

蕾蒂·霍瓦特洛克对自己的想法感到诧异。
或者说对那近乎于[记忆]的图像感到诧异。

小笨蛋抬起脑袋,直直地盯着自己。
『又要重新认识了吗……太麻烦了啦!』

那声音中,带着蕾蒂无法理解的感情。
『你叫什么名字?』

『老娘是琪露诺!最强的冰之妖精!』

『我……认识你吗?』

『认识哦。我保证。』
琪露诺的笑脸似乎有着奇妙的魔力,吸引着蕾蒂的目光。
——————————————————————————

每年春天,都会有妖精追打着白莉莉,叫嚣着要把她赶出幻想乡。

每年冬天,都会有妖精像个笨蛋一般,在满天飞雪中四处搜寻着。

妖精的情感丰富而多变。
在春天变得落寞,在夏天变得欢快,在秋末变得焦虑。
在冬日的暖阳中,迎来一年喜悦的最高峰。

『大酱大酱!快一点啦!』
琪露诺催促着在身后跟随的妖精少女。
『我知道啦!雪太大,根本飞不快!』

『怎么会呢?你看咱!』
琪露诺轻松自在地在风雪中穿梭,没有受到半分阻碍。
『因为你是冰之妖精呀……对低温很擅长吧?』
『是……吗?』

琪露诺知道蕾蒂会在冬天第一场雪飘落时出现。
琪露诺知道蕾蒂没有关于上一个冬天的任何记忆。
琪露诺也知道蕾蒂害怕孤独。
琪露诺知道很多很多,根本不像一个笨蛋所能记住的。
但她就是知道。

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快一秒找到她。
她就少承受一秒的孤独。

冬日非常漫长,但对她们来说却似白驹过隙般短暂。
琪露诺一秒也不想浪费。

蕾蒂出现的地点总是不确定的。
所以要寻找,漫无目的寻找。

『琪露诺,那里!』
远远的,风雪中矗立着一个身影。
看见这一幕的琪露诺,忽的顿住了。

大妖精轻轻地抱住琪露诺,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
“去吧。我等着你。”
大妖精把头凑近琪露诺的耳畔,轻声耳语道。

大妖精温热的呼吸打在耳垂上,让琪露诺感到痒乎乎的。
“嗯!”
她转过头,对大妖精展露出足以融化寒冬的笑容。
随即炮弹似的直冲而下。

『真的没问题吗?』
琪露诺并非总是有充足的勇气,去开启下一次轮回。

大妖精的责任,是温柔地推她一把。
给予琪露诺或多或少的勇气。
也给予自己或多或少的救赎。

转过身,大妖精并不想去目睹那令人感动的又一次重逢。
更不想让自己的自私打扰她们。

每一次拥抱,每一次耳语,似乎都在将琪露诺推得更远。
但她必须这样做。
因为只有这样,那个蓝色的小笨蛋才会真心的对自己展露笑颜。

『这样也好。』
大妖精不断地重复道,希望以此催眠自己。
身体却总是诚实的做出回应。

地上的雪,被接二连三落下的滚烫雨水下,一点点融化。
就像大妖精的爱恋一样。
——————————————————————————

『我说,你就不打算做些什么吗?她们那样子,超可怜的——』
神社中,金发的魔法使对着窝在被炉中的懒惰巫女如此说道。

『做什么?或者说你期望我做到什么?』
巫女理了理绑住乌黑鬓发的红色发带,整个人趴到在被炉桌上,像一只慵懒的猫咪。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让蕾蒂能恢复记忆——』
魔法使挥舞着拳头,愤愤地说道。

『做不到哦。』
巫女斩钉截铁的说。
『即使能做到,我也不会动手的。』

『为什么?』
魔法使有些生气。

『那是自然的一环。』
『雪会在冬天落下,在春天融化。身为雪女的她,力量也会随着冬日的结束而消散。』

巫女懒洋洋的,拿起桌上摆放的蜜柑。
轻轻扒开粗糙的表皮,将覆盖在表面的橘络一点点地剔除,尽量不伤害到橘肉。

像是在进行什么神圣的仪式一般,整个过程显得庄严而肃穆。
然而仅仅是在剥皮而已。

将蜜柑处理干净后,巫女将其中一瓣塞进嘴里。

不怎么甜。
90%的酸味夹杂着可怜的甜味在嘴中扩散开来。
她皱了皱眉。

『为了追求瞬间的甜美,而甘愿忍受长久的酸楚。这样的人,也是有的哦。』
似乎是不在意蜜柑的味道,巫女将余下的全部果肉一口吞下。

简直是屯食的仓鼠。
魔法使怪异的想。

『又在说难懂的话了。』
她拿起剩下的蜜柑,在简单的剥皮后迫不及待的将其吃下。

『好酸!』
——————————————————————

『去年!去年就是在这里堆雪人的哦!』

『这里有一种很好闻的花!可是现在没有开……』

『在这里打过雪仗呢!蕾蒂总是笨手笨脚的。』
琪露诺拉着蕾蒂,四处奔走,一刻也不停。
蕾蒂很想知道琪露诺那小小的身体是如何迸发出如此强大的活力。

每当琪露诺找到记忆中的场景时,总是笑的很开心。
虽然那里完全无法找到上个冬天的丝毫痕迹。
像自己的记忆一样,没有留下丝毫。

但琪露诺毫不在意,兴高采烈的讲述着[她们]之间的回忆。

『蕾蒂!你看你看!那里是……』
蕾蒂不忍打断琪露诺。
但她完全无法理解琪露诺的快乐。
蕾蒂就像一个旁观者,看着曾经的[自己]留下的回忆。

稍微有些嫉妒。
嫉妒曾经占有这个小笨蛋的自己。

但片刻后这份嫉妒便转为愧疚。
蕾蒂突兀地意识到,这个兴高采烈的小家伙独自承受着什么。

无论喜悦,无论悲伤。
她们之间的一切回忆,全部都由这具娇小的躯体来承当。

而本应与琪露诺分担的她,记忆却永远地留在了上个冬天。

每一个冬天,与自己的每一次再会。
就是在琪露诺那不像是冰之妖精所能拥有的不知疲倦的火热心脏上。
刻下伤痕。

『对不起……』
蕾蒂用只能让自己听清的音量说道。
那颗心,或许早已遍体鳞伤。

『没关系。』
笨蛋用只能让自己听清的音量回应。
——————————————————————

『琪露诺,其实超强的。』
『哈?!』

巫女瞥见了被炉对面宛如看见宇宙爆炸的表情,悄悄的把目光转向窗外。

『如果说你指的是毅力与笨蛋程度,我完全同意。』

『你真的是魔法使吗?你完全没有注意到琪露诺是冰之妖精的事实?』

『冰之妖精怎么了。』
魔法使不以为意地撇撇嘴。

『妖精是自然的具现,比起妖怪,她们更容易受到自然的影响。』

『你是说……冰?』

『冰只会在严寒的地方出现。但她却非常活跃,不受时间地点限制,一年四季都能看到那个笨蛋的身影,不是吗?』
『她很强,强到足以无视作为妖精必须遵守的法则,足以逆反自然规律的强。』
巫女深吸一口气,得意地揭晓谜底。

『那……』
『我想她或许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那样执着地,想把另一条即将渴死的鱼儿拉上岸边。』
巫女轻叹一声。
屋檐下,条条冰棱折射出微弱的亮光。

『笨蛋,也是一种强悍呢。』
黑色的双眸中,有点点波光闪动。
——————————————————————

蕾蒂很喜欢听琪露诺讲其他季节的事。

复苏的春,炎热的夏,丰收的秋。
新绿,深碧,金黄。

琪露诺尽力地用自己可怜的词汇量,描绘着冬日以外的颜色。
她的声音似乎能带领被束缚在冬日的妖怪跨越季节,去看看那五颜六色的四季。

但进入蕾蒂眼中的终究只有白色。

意识到这点的琪露诺渐渐的有些泄气,讲述的声音越来越小。

蕾蒂轻轻地摸了摸琪露诺的头。
『琪露诺,已经讲得很好了。』
只有这时候,琪露诺才会后悔没有一副好口才。

『真想看看呢……春天。』
妖怪如此呢喃着。

琪露诺看着出神的蕾蒂,悄悄地握紧了拳头。
总有一天,自己也能牵着她的手,一起迈向春天。
笨蛋这样坚信着。
——————————————————————

『其实在以前,蕾蒂不会失去记忆。』
没有任何铺垫,趴在被炉上的巫女丢下了重磅炸弹。
『哈?!』
她津津有味地欣赏着被炉对面那仿佛看见了宇宙大爆炸的表情。

『只是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稍微等一下……』
巫女慢吞吞拉开障子,起身离开客室。

片刻后巫女带着满头灰尘重新钻进被炉,手里捏着一个破旧的卷轴。
『给你。』

卷轴精确无比地击中魔法使的脸,带起一阵烟尘。
『咳咳咳!你在干什么啊!』

『啊,对不起。』
嘴上道着歉,巫女的脸上却没有半分可以被称为“歉意”的东西。
『我以为你早已习惯烟尘了,爆炸狂小姐?』
死鱼眼里带着说不尽的嘲讽。
——————————————————————————

琪露诺总是元气满满,似乎永远也不会感到疲倦。
不过,即使是笨蛋也需要充足的睡眠。

她总是倒头就睡,不需要任何被褥或是枕头。
呼噜呼噜——
看着呼呼大睡的小笨蛋,蕾蒂不自觉地被睡意感染,靠在她身边睡着了。

她们完全不在意自己睡眠的地点。
即使在冬天,太阳花也骄傲地挺起胸膛面对太阳,贪婪地吸取着阳光。

太阳花田实际上并不危险,这一点从经常出没于其间的妖精们就可以得知。

花之主从不介意花田里有外人出没,毕竟太阳花是自己最完美的作品,有人懂得欣赏总是好事。
只要你小心谨慎,不去伤害那些可爱的花儿。

尽管如此,在花田中睡觉实在是太……
『没有防备』
花之主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风见幽香实在无法将这两张异常香甜的睡脸和[曾经]的她们联系起来。

『稍微有些可惜呢。』
在冬天,风见幽香仍旧撑着自己那[永不凋零的花],轻手轻脚地靠近了熟睡中的二人。

『嘛,还算是不错的对手呢~至少曾经是。』
风见幽香得到了新的消遣,那便是观赏两个笨蛋可爱的睡颜。

可想而知,当她们醒来时会有多么惊慌。
——————————————————————

这是一段相当久远的故事。

关于[冰之主]与[冬之王]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妖精们服从于强大的冰之主。
她是一个异常强悍的妖精,拥有不属于妖精的力量,以及不像是妖精的性格。
骄傲,自大,狂妄,残忍。
是一个打心眼里认为自己是最强的无可救药的家伙。

很久很久以前,冬天受冬之王掌控,她自由的操纵风雪,玩弄冬日。
她本人也比冬天更加冷酷。

不知怎的,她们两个发生了争执。
原因谁也不清楚。

争执随后上升为战争。
说是战争,实际上也仅仅是两人的决斗罢了。
只是那场决斗,令人永生难忘。

『决斗的结果呢!结果呢!』
魔法使大声叫嚷着,显然卷轴中如同报告一样的苍白文字令她很不开心。

巫女用一种“你是笨蛋吗?这样还不明白”的眼神看着她。
『结果,就在你眼前哦。』

『眼前?』
『…… …… ……』
她仔细思考了几秒。

『啊,你是说她们吗?』
魔法使作恍然大悟状。

『我是该佩服你那迟钝的理解力,还是赞叹你可怜的联想力?』
『琪露诺变成了笨蛋,蕾蒂得了失忆症,这就是结局。』

『她们自己知道吗?』
『不知道哦,我想她们都忘的一干二净,而知道这件事的存在,除了几只老妖怪之外,也就只有这个了。』
巫女指了指魔法使手中的卷轴。
『当然,现在多了我们两个。』

『但是……』
魔法使似乎还有疑惑。

『但是什么呢?难道两个人继续成为不死不休的死敌才是好事吗?』
『不是挺好的吗?化敌为友什么的。』

虽然这份友谊比起敌对关系残忍无数倍。
——————————————————————

琪露诺的腰上总是挂着一大串用草绳编起来的雪花腰带,走起来叮叮当当的,十分聒噪。

『那真的是雪花吗?』
毕竟,能在夏天出现的雪花并不寻常。

的确是雪花,薄薄的,冰凉的,无时不在散发着寒气。
那是来自冬之妖怪的珍贵礼物。
是在旧地狱也不会融化的雪花。

『珍贵的东西就得好好装起来才是,小笨蛋!』
奔跑中的琪露诺被不明飞行物砸中了脑袋,摔倒在地上两眼直冒星星。

『咱不是笨蛋!你才是笨蛋!BAKABAKA!』
琪露诺对着来人愤怒的叫喊。
她捡起砸中自己的物体,那是一个精巧的檀木匣子,侧面是可以滑开的活板。

她撅着嘴巴,努力思考着盒子的用途。
片刻后她将一片片雪花解下,小心翼翼地放进匣子。
『谢谢……』
琪露诺对着魔法使离开的方向,嘟着嘴说道。
——————————————————————

『喂……我说……琪露诺是怎么想的呢?』

『怎么想?』

『琪露诺是我的朋友对吧?但……我什么都不记得。』
妖怪知道的,自己有着怎样的毛病。
『琪露诺很了解我,但我好像,完全不了解琪露诺,这样,稍微有点不安呢。』

『你会相信我的哦。』
『因为上次也是这样的!』
『完全不需要不安啦!』

笨蛋灿烂的笑着,仿佛这是不值一提的小事。
只是她也在害怕,害怕着蕾蒂的不信任。

她什么也不会说。
是的,什么也不说。
静静的把自己的不安埋葬。
就像以前一样。
——————————————————————

这一天,琪露诺依旧在树下呼呼大睡。

蕾蒂却双手撑着脸,呆呆地盯着湖面。
雾之湖在最寒冷的日子里也不会结冰,或许是因为它和某个蓝色的小笨蛋一样,拥有一颗炙热的心。

『啊,是蕾蒂吗?』

『很抱歉,我不记得你……请问你是谁呢?』

那人摇了摇头,红色的蝴蝶结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摆动。
『不知道也没关系,反正总会忘记呢,我只是一个路过的无聊家伙而已。』

『收下这个吧。』
来人扔过来一个圆溜溜的东西。

蕾蒂用双手稳稳地接住。
那是一个圆润丰满的蜜柑,在触及到蕾蒂的手掌上表面浮现出一层细小的霜。

蕾蒂小心地剥开皮,将冰凉的果肉送入嘴巴。
『好甜……』

蕾蒂抬起头,路人就像没有来过一样,消失无踪。
——————————————————————————

琪露诺的很多爱好是蕾蒂无法理解的。
比如说冻青蛙。

将青蛙冻起来,然后再丢回湖里。
大多数的青蛙都死在她的笨手笨脚之下。
湖面飘着大大小小冰冻青蛙尸块。

琪露诺机械地重复整个过程,蕾蒂无法从中感到任何乐趣。

但兴致勃勃的小笨蛋甚至怂恿着自己一起对可怜的青蛙们实施暴行。

『这样子很有趣吗?』
『有趣哦。』

又一只青蛙四分五裂。

蕾蒂一直认为琪露诺是个单纯的孩子。
现在看来,或许那只是另一种残忍的具现化。

但蕾蒂清楚的知道,自己比她更为残忍。
——————————————————————————

琪露诺很了解蕾蒂。
非常了解。

只是很多时候,她的举动远远超出了解的范畴。
偶尔的,琪露诺似乎会无意识地预知到自己的下一个举动。
当蕾蒂想摸摸琪露诺那软绵绵的头发时,琪露诺便会自觉的靠近。

蕾蒂感觉很奇怪。
这种感觉就像是——
像是琪露诺知道将要发生的一切。

那个小笨蛋当然不可能拥有预知未来的神奇能力。
那么结果也就显而易见。

对自己来说无比新奇的冬日,在琪露诺眼中早已经历了无数次。
无趣,甚至可能是厌烦。

自己一定是个卑劣的家伙吧?
害怕的孤独的妖怪,将温柔酿成毒药,吸引愚蠢的妖精,陪着自己度过一次又一次的轮回。
但她没有勇气,甚至没有权利阻止这一切。

造成这一切的,并非【自己】。
她这样安慰着自己。
随即亲手将毒药喂给妖精。
——————————————————————

琪露诺最讨厌这种暖暖的雪了。
因为蕾蒂要走的时候,身边总会环绕着这种温暖的雪。
就像她的体温一样,暖暖地抱住自己。

『春天来了呢。』
她微笑着说。
可琪露诺看起来完全是一副要哭的模样。

不对,她已经哭了。
眼泪从眼眶里争先恐后的逃离,但小笨蛋的嘴巴仍不服输。
『明年!明年绝对不管你了啦!』

蕾蒂只是笑着,没有回答。
随即化作一阵暖风消失。

那是琪露诺最讨厌的温度。

『春天来啦!春天来啦!』
报春的妖精总是来得比春天还快,她欢快的叫着跳着,向一切生灵宣布这个喜悦的消息。

『春——』
很显然,名为琪露诺的妖精在范围之外。
她用小冰块把白莉莉砸的满头包。
『哇——哇!!!』
白莉莉抱着头,四处奔逃。

可怜的春之妖精,她只是报告春天的来临而已。

『老娘最讨厌春天了!!!!!』
琪露诺朝着白莉莉逃走的方向,也是蕾蒂消失的地方,大声地吼着。
——————————————————————————

在没有雪的的日子里。
琪露诺偶尔会在雾之湖边一个人发呆。

『喂!你在做什么呢?笨蛋妖精!』
回过神来,湖面已经被一层薄薄的冰覆盖,鱼形的妖怪正不满地对自己吐着水。

自己在干什么呢?
她自言自语道。
明明有更多有趣的事情才对。

但……
『不想动呢。』

或许是因为妖精在冬天提前透支了一年份的干劲。
——————————————————————————

又是一年冬天,当蕾蒂遇见那个小笨蛋时,她哭得稀里哗啦,鼻涕眼泪全都抹在自己的裙子上。

『又要重新认识了吗?太麻烦了啦!』
那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喜悦。

一次次的轮回并不会使笨蛋有丝毫气馁,或许,这一次的轮回……

【会有所不同?】
琪露诺满怀着期待,牵起蕾蒂的手。
『你叫什么名字?』

『老娘是琪露诺!最强的冰之妖精!』
End。

After——
本来只想写个千字的,谁知道真正动笔却完全停不下来,脑洞疯狂暴走。
这是在压制了一部分脑洞的情况下完成的。

我实在不想在花时间在车万同人上了,太累人。

就这样吧,或许以后会有什么补充,但暂时就让这个雪一样(一语双关)的短篇在这里结束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0-17 18: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南璃。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11 天

[LV.6]触手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7 19:07:20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针目缝 发表于 2018-10-17 18:22
小南璃。

谁来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0-17 21: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是谁呢?
[发帖际遇]:

针目缝你是一个好人,奖励1 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11 天

[LV.6]触手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01:27:47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针目缝 发表于 2018-10-17 21:32
是谁呢?

脆脆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319 天

[LV.10]达人I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0-18 01: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小丧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0-18 02:02:07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丧尸小姐 发表于 2018-10-18 01:27
脆脆球?

是啦是啦。你这么晚了还不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11 天

[LV.6]触手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11:46:12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针目缝 发表于 2018-10-18 02:02
是啦是啦。你这么晚了还不睡!

因为是亡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11 天

[LV.6]触手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11:46:29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上杉绘梨衣 发表于 2018-10-18 01:29
是小丧尸

是我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0-18 12:49:06 | 显示全部楼层

亡灵也要早睡的
[发帖际遇]:

针目缝成功欺负M子,奖励6 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319 天

[LV.10]达人I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0-19 00: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我dayo~【要这么回哦

点评

nonnondayo  发表于 2018-10-19 14:03
[发帖际遇]:

上杉绘梨衣被大小姐鄙视,丢失3 点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19-11-12 19:36 , Processed in 0.075724 second(s), 4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