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121|回复: 1

「短篇」東方幻靈域(其壹)

[复制链接]

存在感: 17 天

[LV.4]毛玉I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0-13 21:49:05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一篇是我最近写(mo)的一篇最长的文了吧,毕竟之前也没怎么像这样写过。。。233(可能是我目前来讲写过的最长的一篇)

不管怎么说,希望读者能喜欢。

至少会比曾经我的那稚嫩而又中二的文章稍微那么成熟一点吧。

在这篇里面一共将会有三部分,总共可能会有⑨部分吧。

(故事可能会有点迷,hhh)

那么,请欣赏咯






“欢迎你使用‘幻域’游戏启动器”一个女声响起,这个声音很磁性,也很空灵。

他头上的眼镜,额,与其说是眼镜,不如说更像个潜泳镜。那便是“幻域”启动器了。

装置发出幽蓝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房间,略显破旧的天花反射着着刺眼的光辉。这光芒刺到了他的眼睛里,并不舒服。

“正在加载运行配置,期间请不要取下装置”AI空灵的声音仍在他耳边游荡。

他看出变化了,尘世的风景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金属感十足的一大片银白色,一望无际。

眼前出现了淡蓝色的提示框,在这银色的“虚空”中显得格外突出。

突然,耳边响起一阵令人眩晕的声波。眼前蓝色的框体出现了一个精度条。

他知道,这时连接开始了,尽管已是第二次,但他还是有点想吐,好不容易,终于结束了。

“配置加载完成,精神同步成功”一行白色的字在刚刚蓝色的框体里出现

“正在连接同步神经网络”

“成功连接至‘幻域’神经网络”

“欢迎回来,player-‘樋口山诚’”

总算加载好了,视野中的银白色“虚空”渐渐淡化,最终只留下两个银白色的大字。

幻域

不过,进到大厅后,山诚没有欣赏风景,而是立刻进入了游戏。

这才是他的目标。

眼前又出现了几个字。

浓浓的水墨风

“東方幻靈域”




自脑域网路开放以来,人们逐渐进入到这个巨大的虚拟网路体系中,每个人的神经连入互联网,体验无限。现实中的人逐渐消失,各个国家都经历了一个历程,城市的灯火逐渐消失的历程,如同被风吹熄的火苗,被吹熄的希望。

许多游戏厂商嗅到了商机,举家迁往脑域网路,并且建立独立的神经网络服务器。因为这样,个人电脑和手机上的人越来越少,那些狂热的玩家们也只好钻进脑域,继续他们的游戏历程。

街上的行人,现在真的如同鬼魂一般的存在。毕竟,谁会这么容易碰到鬼呢?

人类在脑域里继续他们的“繁荣”。

山诚也喜欢游戏,但他比较清静,不喜欢去那些大型的脑域游戏里面凑热闹。现在大型的游戏也无非就是那几个,靠着所谓的舒爽操作感和庞大的世界地图来博取人们的眼球。他觉得人太多,太嘈杂。他倒也玩过一下,登录排队就要近一个多小时。操作感对于他来说还成,但是人挤人着实没什么玩头,甚至做个新手任务打个怪物都要排队,还动不动就被那些高级玩家杀死抢走东西,游戏体验极差,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于是乎,他的目光移到了“幻域”

“幻域”启动器是一个游戏专门的启动器,需要去额外购买,但是现在商店基本都不开了,而在脑域里面购买的话太耗钱。“幻域”里面也有一些游戏,而且都是些质量很高的大厂家做的游戏,口碑都挺好,但是却因为启动器的原因,日常上线的人寥寥无几,只有少数发烧友在里面享受更佳的游戏体验。

这是个浮躁的时代,人们不会再为自己喜欢的事情去付出那么多。

山诚从以前在脑域里面认识的一个发烧友那里借来了一台“幻域”启动器。他记得他第一次登幻域,与普通的脑域游戏不同,幻域不需要直接连入游戏的独立神经网络,而是先连入一个大厅(总服务器),再进入各个子服务器。总服务器提供了很大的空间给每个游戏,所以可以装载更多高质量的游戏。

“欢迎回来,player-‘樋口山诚’”

第一次登入,他看到了自己完全没有见过的景象。那是一片辉宏的教堂。在脑域时代,山诚没怎么去旅游过,在这没几个人的世界旅游,难以想象的孤寂。这种教堂难以见到,哪怕是在现代的欧洲。随着脑域的发展,信仰,对于人来说不值一提。

每个宗教都经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浩劫,但是仍有人在脑域网路上去纪念这些,继续着他们的信仰。

真是讽刺

真是一座规模特大的教堂,只有当年的梵蒂冈大教堂或许才能有的一拼。而且最难能可贵的是,在这样浮躁的时代,有人愿意将网路建模建造的如此精细,无论是衔接处,内饰品,雕像等,都被刻画上了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应有的形态,纹理和色彩。山诚犹如一个刚进城的农村孩子,充满了惊奇和向往。不过这么说好像也不太对,现在的乡村早已变了样子,变得跟21世纪初期时的大城市差不多了。

从小,山诚便体现出了对建筑和景观的热爱,早在脑域被开发出来之前,他喜欢跟着他的父母去看正在建筑的高楼大厦,去看仅存的山谷风景。啊,多么美妙,虽然他的父母早已不在人世,只留下了少量的抚恤金和两枚冰冷的勋章......

他不愿意回想起那些,站在没几个人的教堂广场旁,继续看着这如同天国一般的建筑群。

真的如天国一般

一阵冷风吹过,山诚下意识的裹了裹自己的大衣。幻域大厅设定为冬天了,神经同步效应让他能真真切切感受到寒风的肆虐。虽说也不至于刺骨,但也足以完全摧毁一个惧怕寒冷的人的精神了。

又一阵冷风

山诚把大衣裹得更紧了,但是他不愿意离开。他走向旁边的建筑,想去进一步观察这雄伟的建筑。

风吹的更凛冽了

山诚几乎要把自己裹成蚕茧了,还是阻挡不了寒风对他精神的摧残。

“真冷啊,不是么?”有人对他打招呼。

不知道是因为太冷,还是因为看的太入迷,连周围有人来了都不知道。他四处看了看,却发现近处没有一个人在。

“在这里”声音从上方传来,山诚看到了一个男子站在他刚刚看的建筑的屋檐上。

“你想上来看看么?上面的景色更美,而且...也没那么冷了”

“额...真的可以么,这里这么高”山诚怀疑的问。“没事的,你只需要用力的跳上来就好了,幻域大厅里的重力模拟等级并没有设置的那么大”

山诚看着,这怎么说都有10几米高,他稍微试着跳了一下,几乎就成功了,在边缘又掉了回来。但是第二次条,他一下子就跳上去了。

这时,山诚才能好好的打量这个男性角色。嗯,白色的短发,白色的大衣,和黑色的内衬。两个极端的色调,却显得极为协调。

“你好,玩家‘晨夕’”他像山诚伸出了手。“晨夕”是山诚的游戏ID,正当晨夕好奇对方是怎么看到他的ID时,他也通过游戏窗口看到了他的ID。非常简单的一个字,简单到让人感到不安......

“葬......”晨夕不自觉的读了出来。那人笑了笑,说:“看来你已经知道在幻域里该怎样看别人的ID了。咳咳,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葬,埋葬的葬...是的,这个名字确实有点怪异,不过却很简单”

葬看到晨夕的表情,又补了句:“当然...也有别的意思。来,看看那边”

葬指向晨夕身后,晨夕转头,看到了更加难以忘记的景象。

即使是在冬天的空中,云层仍然被太阳点燃了。他们看的地方,云上的草原上燃气了熊熊烈火,照耀着下面渺小的蚂蚁们。比大教堂更难看到的东西,说是奇观对于现在来说也不为过。

那是一片火,燃烧着白云的火,火烧云

没人愿意静下来看看这幅风景,除了他们两个。晨夕很高兴能有人喜欢并和他一起看风景。

葬突然调出游戏窗口,看了看游戏内时间。他对晨夕说:“在幻域,现在甚至可以看到日落,你愿意去看吗?”日落!多么奢侈的景物!脑域没有日出日落,而现代的空气中总是弥漫着浓厚的水雾,好在只是水雾,并不是什么致命的什么小颗粒。不过,看到日出和日落现在仍旧相当于是一种奢望。晨夕曾经在小时候看过一两回,那景观,一辈子令他难忘。到现在,也快是要忘记太阳长什么样子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同意了。

“不过,要去一个地方,你跟我来”他转身跳上了旁边更高的地方。晨夕稍微犹豫了一下,跟着一起跳了上去。若有人刚进去游戏,就会发现有两个小黑点在火烧云的照耀下,一跳一跳地朝夕阳的方向跳去。他们最终跳上了最高的教堂的尖顶上。在这里,整个幻域的教堂风光一览无遗,而他们视角的正前方,正是那刚没去了一小部分的一轮红日。

太阳像一个巨大的核聚变灯,实际上就是巨大的核聚变灯。他渐渐从地平线上隐去,向着这片大地上挥洒着他最后的余光,似乎,宣告着这无尽闹剧的结束。

那是一个世界的余晖。



自幻域被开发以来,并没有收到多大效益。现实中难以买到是主要原因之一。而游戏厂商因为感受不到商机而陆续撤出幻域是更为重要的原因。而如今,只剩下少数的必须由幻域启动的大型游戏留在这里。登录的人更多的只是将这里作为通向游戏的中转站。

浮躁充斥

葬说,这里是一个没落的世界

是的

没落的世界



夜晚看不到风景,而且寒风也将更加凛冽。在幻域虽然不会感冒,但对精神的摧残可是更加令人难受的,比感冒要来的痛苦的多。葬准备进入游戏,这时晨夕才想起他来这里的目的。他与葬告别,登入了他之前事先找到的一款游戏。

“正在登入”

晨夕进入了游戏,今天,他第三次被震惊了。他从没有看过如此原始,如此美好的风景。远处铺满绿色地毯的大山,山上还有淡淡的烟,如同山中的人家做饭时烧的柴火。虽说现在做饭完全不需要燃料。可以隐约看到的大型村庄,森林旁广阔的湖泊,远处还有一大片的竹林。现在看不到了,真的看不到了。他们那些人不愿欣赏,于是便抹去了这些景色,真是可悲。晨夕的视角停留在空中,看到悬浮在空中的水墨大字——

東方幻靈域

这是这个世界的名字

真是个完美无瑕的世界





没过多久,晨夕便被传送到了地图上的一处地方。四周观望,貌似是类似于神社一样的地方。规模没有那么大,只能算是一间小神社。晨夕并没有看到类似于巫女一样的人,这里应该会有才对。

他试图用之前在别的游戏服务器里面的方法去拉出一些什么窗口,但是到最后,仅仅弄出了两条数值条。根据上面写的,红色的那条是体力条,应该就是生命了吧。而蓝色的那条是灵力条,估计是法力一类的东西。旁边还有一个淡蓝色的圆球状的框,里面用墨水风的字写上了一个大大的“一”。等级?最合理的解释了吧...但是没有其他的窗口,晨夕很难想象的出这个游戏的战斗该如何进行。他对着一块石头,想着法术一类的效果去破坏它,但他被自己的愚蠢逗笑了。

神社目前看来是没有什么人了,于是晨夕走下了参道,试图去寻找并前往那个之前在登入时看到的村庄。

他不知道的是,他刚刚对那颗石头想的那一小会儿“法术”,从分子级别撼动了那颗石头的结构,由于结构的破坏,那颗石头慢慢变得粉碎。相应的,自己的“灵力值”减少了撼动1个分子所需要的能量单位。这一切他都不会知道,以后也不会,但是这个世界,却牢牢记下了。

参道的末尾处是一片森林,阳光透过森林的缝隙,照射在草地上。晨夕看到一些树上有一些注连绳,突然变得好奇,于是跟着注连绳一路走去。

这里时间流逝的很快,进入时才中午,现在看着,天边有点泛红了。晨夕顺着注连绳,加快了脚步。突然,树林里窜出了几个人影,但是都飞仔空中,晨夕辨认不出样子。只看见他们发出了一些绚丽的,发光的球体,而且数量特别多。他不知道碰到后会发生什么还是小心的躲开那些,继续向着注连绳跑。

但是这些人影太多了,他们发射的东西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快,而且明显是向他飞去的。一边闪避一边快速跑步,他的体力已经被大量消耗了。况且,就算他摆脱了这些看不见的东西,之前的注连绳也早已看不见了。突然,躲闪不及,他被一个飞弹打中了左臂,剧烈的痛感通过左臂传来,同时还有一片强烈的灼烧感。他却听见后面的一群“人”开心的叫起来:“打中了打中了!”,在子弹的光芒照射下,看到窗口中的那个红色的条少了1/8。

看来要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死了呢,还死的不明不白。他笑了笑,想想,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向那些耀眼而又美丽的子弹,跳着死亡的舞蹈,向他飞过来。这么高的频率,即时每次命中只造成1/8的伤害,也足以让他立刻归西。不过他想,他已经看到了这么多美妙的场景了,这样哪怕是回到幻域也没有什么遗憾了。他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

“汀!汀汀!轰!”

一阵爆破声传来,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的体力值还维持在7/8的位置,随后,看到了在他身前展开的一道白色的墙。

“还愣着干嘛?跑啊!”一个声音朝他大吼道。

他一时慌了阵脚,不知道该往哪里跑。

“跑到你正前面那棵树后面!”那个声音继续吼。

爆炸声接二连三的从身后传来,他感觉跑到树后面,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站在那里别动,我送你去到安全的地方。”

突然,自己脚下亮起一阵淡淡的蓝光,然后被许多发出淡蓝色光芒的长方形盖住了,在完全被盖住之前,听到一句像咒语一般的话。

“玄岚纸莲-乾”

他通过传感器感受到手臂上传来特别剧烈的灼热感,随后整个世界都如同被颠覆了,不断上下倒转令他眩晕。不过没到一会儿,这种眩晕感就消失了。他眼前的那些淡蓝色的纸片一样的东西逐渐飘开,然后在他的头顶,聚合成了一朵淡蓝色的小小的纸莲。

他拿起那个纸莲,随后四处看看,周围漆黑一片,但是能隐约辨认出在一个村庄里。他想或许是一开始看到的那个村子。不过没过多久,就看到他脚下发出了淡淡的光,也是跟刚刚一样的淡蓝色光。

一朵漂亮的淡蓝色莲花从地上绽放。这花渐渐的旋转,化作纸片散开到空中。从上面看下来,象征着宁静与圣洁的莲花绽放在他的脚下。最后,这些纸片飘到天空中,拼合成了三个互相平行的粗线,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寓意。在那三条横线发出的淡蓝色光芒的照耀下,隐约辨认出有个人影从里面走出来。

“啊呀,真没想到啊,竟是在这个游戏里再次遇到你啊,晨夕”那个人影渐渐成型。“没事吧?”

空中的那些纸片随后重新回到了葬的手中,但是由原来的淡蓝色光芒渐变成更加耀眼的橙红色光芒。这些纸片再次拼合成了一朵小小的纸莲。令人意外的,这多莲花又燃烧了起来。燃烧的莲花像照明灯一样,照亮了周围的风景。现在,晨夕看的更清楚了,他所在的地方确实是个村庄,而且意外的大。

现在,一朵燃烧着的纸莲花在葬的手中。“跟我来”葬将火莲举高了一点,两个人的脸都能看的更清楚了。晨夕此时有非常多的问题想要问,因为这个地方带给他的震撼和疑惑太多了。葬却用手势制止了他,并转身示意他跟上来。

他们来到一个屋子里。葬转身关上门,他点上灯,来到桌子前,并示意他坐下。对他说:“好了,晚上在这里待着是安全的,这里是我在这的住所。你刚来到这里,一定有许多疑惑吧。”

灯光下,两人的剪影映在地板上。

“这是难免的,由于这款游戏还在公开测试阶段,说是有部分功能性npc会暂时性消失,或许今天就是指引npc不见了,到后面你才会被他们追吧。来,我来教你怎样显示状态......只要这样”葬用手在空气中笔画了一个φ。“对......顺时针转一圈再往下一划......好了,你之前好像也调出来过,玩过其他游戏的话或许这些条条框框你也能猜出一些......对,看来你知道体力和‘法力’条了,虽然我们把它叫做灵力,而这圆框里面的数字自然是等级了,灵力等级,你现在应该能看到我的等级吧。”

晨夕看的很清楚,葬的等级写的是“31”,而自己的等级不知道什么时候由“1”变成了“3”。他隐约记得之前袭击他的那些人的等级是“5”

“只有在打开状态栏的情况下,才能看到其他角色的等级和血量,而灵力剩余是看不到的。”

葬一边自顾自的说着,认真听着的晨夕突然打断了他:“那个,不好意,请问一下,灵力该怎么使用呢?”

“想”

“想?”晨夕显然被葬的回答震惊了

“是的,只需要想就好.......事实上,我吧灵力称为‘精神力’,这样说也许更贴切一点。在这里,你可以用你能想到的任何形式去攻击......额,至少大部分可以。”

“那你之前用的那个什么什么莲,也是你想出来的吗?”

“玄岚纸莲,在这个游戏,也会有一些技能一样的书籍,去叫你如何去想就对了,我可没这么无聊,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玄岚纸莲自然是其中的一个,是以八卦为基础的技能”

“八卦?”

“是一种古老的叫做‘风水’的东西的象征之一,具体的我也不太懂,都是很古老的东西了”葬看了一眼晨夕,又说“别在意,我喜欢这些东西,喜欢这些不现实。因为现实更......不现实”

晨夕沉思着,自己在小时候确实听过这个神奇的名字来着,但他也没有继续想下去。又问:“那么之前袭击我的那些......”

“那些是妖精,用弹幕进行攻击,弹幕则是‘灵力’的一种表现形式,这里,基本把所有远程攻击都归为弹幕,所以我丢纸片也当做弹幕是没问题的,杀伤力多少就不能保证咯。她们是敌对目标,区分的方法很简单,他们的等级是红色字组成的。一般来讲那里的妖精最多1~3级,你遇到的是5级的首领,也算是不走运吧......之后你可能还会遇到一些其他的叫妖兽,妖怪之类的敌对目标,只是叫法了,不过这些叫法我貌似在古书籍上看到过。或许这些名字对我们来说都是充满幻想与不切实际的吧......”葬的眼神似乎黯淡下来,不过一会又恢复了。

“那么,你现在我这里住下吧,游戏早上我带你去熟悉一下。”葬又像想起什么似的“现实时间流逝两小时后到游戏内早上......别这样看着我,这两小时总是难熬的,不妨活动一下,好了,我也先去休息一会......”



登出游戏后,山诚明显思考了更多的东西。他平生第一次打开了全息计算器这种过时而低效的上网工具,不过果然没错,也确实只有在这种搜索引擎上能检索到之前的信息了。

还有两个小时,去一趟时间足够了。山诚总算跑出门,开启了仍旧崭新的地面滑行器,疾驰在空无一人一车的马路上,向着中心图书馆的方向飞驰而去。

一小时十六分后,山诚抱着四本纸质书籍回到住处。这个年代,仅在中心图书馆能见到纸质用品了,借这些书的保证金不是一般的多,不过好在他的信用点还是够借上四本的。

三十分钟后,山诚躺回床上,重新启动了“幻域”

启动器发出的淡淡蓝光,将桌上那本翻开的《周易》上的卦位衬托的异常玄美。



又看到了葬,他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

“稍微迟了那么一点,不过启动也需要一定时间”他转过身,朝他笑了笑:“我们走吧。”

到了白天,才更能看出村庄的规模之大。而且房屋与建筑物都是现在极难见着...不,不如说根本见不着的古老样式。宽阔的街道上走着许多行人,或许是NPC,也都是那种老式的日式服饰,但是一切却又显得如此自然,这些眼前所见的不现实,却更觉像是现实。

现实的不现实,不现实的现实么

呵呵

村庄真的非常之大,他们走了十几分钟,才总算走到目的地。定睛一看,是一家武器店。

“这样,你先在这里选一把武器吧,到时候在实战中教你灵力运用比较好,在这之前总得有点防身的不是么?”

晨夕向店子里走去,里面卖的不仅有现在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的武士刀之类的冷兵器,还有一种奇怪的,完全不能让人认为是武器的一根奇怪的棍子,而且在顶端还有一些纸片粘连在一起。“这......这也是武器?”

“是的,这个是灵力武器,被称作御币,对灵力释放有相应的加成,不过我不建议你用这个,若你之后真的想用,我也可以做给你的”葬走进来,拿着一沓纸片说着。

“哦.......唉,您拿的这些纸是......”

“是我的武器啊,用灵力驱动,丢出去当做弹幕差不多了。”

到最后,晨夕选了把弓,只是因为好奇,于是选了。

之后,他们去了一个更加大型的建筑里。里面的人甚至不亚于街上的行人。他们之中的大部分人都拿着一个瓶子,一边喝着一边与别人聊天。

“这里是酒馆?”葬点了点头,问道“你要来一杯么?” 却没等晨夕回答,他就到吧台一样的地方,与老板说些什么,不一会儿,他拿来了两瓶酒和几串烤肉,还有一个神秘的卷轴。

“来,试试吧,味道很好喝。或许,你还很熟悉呢”葬说着,自己先倒出一小杯来,细细品着。

晨夕看着这瓶酒,从感受器里传来了一阵淡淡的谷物味。稍稍尝一口,谷物的味道立刻在嘴里弥漫开来,醉人心弦。

葬又拿了几串烤肉,将剩下的推到他面前,然后展开了那个神秘的卷轴。

“酒馆除了能进行体力恢复以外,还有一个主要的功能,就是接取各种各样的委托,这是我们获得代币的重要途径,同时也会有一些重要的奖励之类的。我刚刚接了一个10级左右的委托,就当试试水,升升级吧。”



十分钟后,博丽神社前森林

几只箭矢划过空气,从树叶中穿行而过,射中了几只仓皇而逃的妖精,之后,他们等级旁边的那个没剩多少的红色条在迅速变短,随后与妖精本身一起消散在空气中。射手握着弓,跑过来查看狩猎的成果。

“不错,挺准的嘛,现在应该有10级了吧?”葬紧随其后。

“是的,现在正好10级”晨夕回答道,并且一边捡起地上的那些花花绿绿的小方块。“这些蓝色的和红色的立方体是什么?”那些小方块在他手中消失了。葬回答说:“红色的那个叫做P点,可以为你提供升级的经验,而那些蓝色的叫做蓝点,之后可以用来换代币的。”

突然,葬看到了什么东西。

“嗯...这个是...我看看”他从地上捡起了一卷红色的卷轴展开看,晨夕也凑到跟前来。

“这是紧急委托!而且正好10级!运气真好,晨夕,我们去试试吧?”看到晨夕担心的表情,又补了一句“放心,有我在,不会怎么样的”

他们往森林的深处跑去,到了目标地点,却只看见了一个金发少女。晨夕想着上前询问,而葬立刻阻止了他:“你看,红色的等级”

而这时,这个少女也似乎注意到了他们,然后问了一句:“你们是来陪我玩的吗?”

晨夕将弓拉满,瞄准少女,而葬却在旁边不紧不慢的看着他们的对战。毕竟10级的小首领嘛,怎么说都打得过的。

在晨夕松手的那一瞬间,少女似乎还是没明白这两人在干什么,于是歪了一下脑袋。

就歪的这一下,原本瞄着少女头部的箭矢不偏不倚的将少女头发上的红色丝带射下。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少女好像突然显得很痛苦的样子,她突然坐在地上,紧接着,一些黑色的物质覆盖了她,逐渐变成一个漆黑的球。

晨夕都很迷惑“哈?首领这就打败了吗?”

葬也感到不对劲,但当他看到首领的状态时,他石化了。

“不好,快跑”

首领的等级在不断上升,最后停留在了“50”

他们往来到地方快速跑着,试图远离那里。

但,这些都是徒劳

刚刚那个色的球迅速膨胀,不一会就没过了他们。

一片黑暗





不知何处,一个高高的木质桌台

上面坐着一个人,一头白发拖在地上,向远方辐射成一朵漂亮的白花。他盘坐着,腿上的书卷闪闪发亮,照亮了他的单片眼镜。

还有一些书卷与他的头发一起,从高台辐射向四周的地上,地上的书卷还漂浮着一些奇怪的文字。怎么看,都是家里杂乱无章的样子。

“老朽觉得,既然来了,不妨干脆一点吧,不要躲躲藏藏的了。”那个人说话了,似乎对着前方的空气中。

他身后,空中突然裂开了一道裂缝,从外面看,裂缝的紫色色调和许多不明的眼睛让人感到实在不安。就在这个裂缝中,走出了一位身着紫色洋装的金发美人。

“您之前找老朽要的书,第一本在丙亥区第十六架二十四排103位,第二本在辛子区第四架六十八排3位,第三本在甲寅区一百六十八架四十一排285位,应该不需要老朽带路吧,八云小姐?”那个人说出这番话,仿佛自言自语一般,他仍旧专注于眼前的书。

“看来啊,你的‘棋子’遇到麻烦了啊”紫向他身后那庞大的书架群走去。

在圆形大厅地板上的书卷逐渐售楼,最终都聚在高台上。他吧那些书都摆在书案上,下了高台,朝紫的方向走去。

他们走到了书架群中间的一处桌子旁,坐下。他开始沏茶。

“八云小姐,下次过来还是请走正门吧,老是直接进出这出结界,老朽也会很困扰的。言归正传,您这次过来,是想跟老朽讨论什么呢,八云小姐?”

紫坐下,看着他沏茶,一会,便说道:“自然是为了你的那个‘实验’和服务器了。”

“老朽的棋子,出了什么问题么?”他似乎带着笑容。他的动作很具有催眠性。

“是的,他们遇到了‘那个’,且不说这个,就算服务器,你的NPC还没调试好吗?”

“新手引导NPC遇到了一些问题,不过老朽想,很快就能调试好的”

沉默

“你真的认为要这么做么,万藏先生”紫打破了沉默。

他并没有回答她,而是将茶递到她的面前。

“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他终于开口。

茶的热气令他的单片眼镜上蒙了一层薄雾。

“我并不认为,幻想乡会出什么问题,我反而觉得,数据化,应该会抹去我们的存在吧。”紫抿了一口茶,碧绿的茶叶在瓷杯中起舞,舞动着自己短暂的一生。她想起了她所看到的外界的变化。

“我们这个独立的宇宙体系,最终还是要依托于大宇宙的啊,您很清楚,纸,书,还有上世纪的电子产品大量涌入幻想乡意味着什么。老朽所希望的,也只是用这种方法具现化另一个幻想乡,或许,这样我们才有出路。所以,幻灵域是个实验,而我们必须要实验,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他想起了他的预言,没有光明的前路。

因为这样下去,总不是个办法。

“佐藤万藏先生,我不太理解。”

“不,老朽相信您理解,您比谁都清楚,甚至清楚于老朽。只不过,您不愿接受罢了,八云小姐。”

万藏最终站起身来,将3卷书递给紫。

“老朽的预言比您能看到的更加遥远,但是我看到的远方没有未来。这是另外3卷,老朽的预言卷,将会告诉您老朽这么做的原因。贤者大人,老朽只是提供理论罢了,最终决定权,还将予您。”

紫用隙间收起这6卷书,同时自己也通过隙间离开了。

而万藏,带着微笑,对着她离开的方向说道:“对了,请务必帮老朽好好观察那两颗‘棋子’,他们,或许会决定实验的最终成败”。他知道她听的见,便没再理会,收拾茶几,整理他的书卷去了。



现实的远方没有光明,而虚幻的远方飘渺虚无,迷雾重重,却仍有光透过雾照射进来

幻想乡,总要做出抉择

(未完待续)

该用户从未签到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2-10 20: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19-7-21 10:30 , Processed in 0.070409 second(s), 2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