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463|回复: 8

(长篇)「初源的遗物」

[复制链接]

存在感: 78 天

[LV.6]触手II

yourccz95
幸福:378℃
发表于 2018-4-21 20:54:16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序卷完结之际,赶紧把这本书转过来吧……

存在感: 78 天

[LV.6]触手II

yourccz95
幸福:37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20:54:22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冴月之下 于 2018-4-21 21:02 编辑

书客地址:http://www.hbooker.com/book/100062762
待编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78 天

[LV.6]触手II

yourccz95
幸福:37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20:5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冴月之下 于 2018-4-21 20:57 编辑

一、「深夜之访」

凌晨两点,即万物沉浸于梦乡之时。

但是一间房子里,有着数颗燃烧着的石头被放在房间最里头的桌子上。燃烧的石头为桌子周围提供着光明。

名为莱文德尔的少年坐在桌旁,轻轻收了下袖子便握着羽毛笔插入墨壶里蘸取。少年取出羽毛笔后,附着在上面的却并不是墨汁,而是各种颜色混在一起的不明液体。

少年借着昏暗的光线,在微微泛黄的书写了段歪歪扭扭的文字。

"海姆达尔,这段写的没问题吧?"。

一阵年老的声音传来:

"应该没问题,用「般文」再给「卢恩文」补完整个魔法语框架试试?"

声音似乎是凭空响起,然而房间里仅有少年一人……

"明白。"少年显得对声音格外熟悉。少年按照声音的指示,娴熟的握着笔的接着刚才那段文字添上了一段与刚才不同语言的文字。

"话说海姆达尔,为什么要用「般文」?"

"「倒流魔法」终究是基于魔法流动原理上制作的魔法。「卢恩文」只是在贤石魔法里有非常可观的强化作用,但在「倒流魔法」里不尽然,所以才用通用的「般文」写框架。不要搞错了魔法类型对应的语言本体就是了。"声音老迈的人头头是道的解释着。

"但写一个月过来才知道纯「卢恩文」行不通。"少年叹了口气,"载体语都没写好。果然我这种另类真的学不来贤石魔法之外体系的魔法。"

"可是也基本只有贤石魔法使对于魔法流动具有感知体质。既然是接受的委托,那继续写吧。老夫有预感,莱,你今天估计要成功了。"

终于能判断出来了,声音来自于少年所写的魔导书里头……

"既然尊首都这么说了,那接着干活吧。"少年稍微瞑了一下。

"不是说过别称老夫为尊首吗?什么鬼称呼。"老人好像有点不高兴了。

"行了,我不想听。"少年冷淡了吐了句话,便继续握着羽毛笔写书。

近一刻钟过去,少年以龙飞凤舞的字体泼洒了近三页

"连启动语都一并写了。试试吧?"

老人没有回答。

看来是进入沉睡了……少年如是想着。

"反正催使魔导书也不会让你从沉睡中苏醒。"少年合上魔导书起身,"那这样的话,我自己来试一试吧。"

少年离开书桌往门方向小迈了几步后,从手里掏出了个绿色的石头往前方随手一扔。石头落在地上时,便立即散发出了绿光,光芒充满整个直长而狭窄的房间。少年两边的整排书架上的书,也沐浴在柔和的绿光中。

"木光「生息之萤草」。"少年左手摊开魔导书宣言到。

随后,少年以接近默念的声音,咏唱着接下来的启动语。石头随着少年的咏唱,一颗嫩芽破石而出,后快速的生长,至顶端开出了一朵黄色的花。

黄花开时,散发出的光芒如太阳般倾泻四周。只不过与刺眼且火热的太阳光想必,黄花散发的光芒柔和而明目,且与绿光交织相融。

"准备好了,那接下来……"

少年手中的魔导开始自行翻动,翻动至刚才所写魔法语的第一页。同时,少年如同刚才的音调一样咏唱着魔法语。

"贤石!"男生抬起右手,手心向外。随后,手心前方渐渐地化出了一个圆形的蓝色魔法阵。

"「Magic Back(魔法倒流)」!"

啪!玻璃被打碎般的声音。

魔法阵……碎了?

少年宣言的一刹那,魔法阵突然如镜子被打碎一样四分五裂。散发出柔和光芒的花朵绿叶与桌上提供光线的石头,像是听到了魔法阵破碎的信号下,全都瞬间熄灭了,没有一丝余地。

破碎的魔法阵化作蓝色的粉尘,在完全黑暗的房间里,散发出了一丝丝的蓝光,而又涌向房间门口,从门下方的缝隙里逃走。

"咏唱程度太高了啊……这么一来,客厅的魔法时钟可能也会因为干扰而坏掉吧。"

少年转身回到书桌旁,轻轻的触碰了下刚才燃烧的石头,石头燃起了比原来更为旺盛的火焰。

"那么,接下来的话……等等!?"少年皱着眉头,似乎感觉到了异样,"这是……灵力流动?而且很熟悉……"

咚咚咚!

三下敲门声传来,敲门声柔和但不失沉稳。

"刚完成委托就来了啊……"少年联想到了什么,深呼吸了一口气,本是紧绷的脸也一起放松了。借着光芒,还是能看的出少年白嫩的脸盘,像是个经常宅在室内的魔法使。

少年没有关上房门,右手托着燃烧的石头走出了房间。慢步前进,没有一丝因为客人到来而热心迎接的躁动。

"我说紫大人啊。"

少年打开了屋门。俨然伫立在少年面前的是位身着粉色西洋连衣裙的少女,金色的长发更像是来自欧洲的贵人。而让人感到怪异的,是那但少女的裙边绣着道家的半橙紫色阴阳鱼,与手里握着的阳伞。

这是凌晨时间……

"这么晚了,欢迎到访。"少年抬着头看这这位高贵的客人。

"莱君,看来你还是发现我了。"少女一脸失望的表情。

"哪有空间妖怪会随随便便在别人家门口打开隙间的。"

"有啊,你面前的不就是一个吗?"少女侧甩了扇子,将之掩盖下容。"嗯哼?"

"得了,不想听这解释。"少年翻了翻白眼,"这么晚了,别废话了吧。紫大人,快进来吧。"

"好的。"名为紫的少女收起了扇子

少年将门关上,借着火光带着紫往客厅的沙发方向走去。走到沙发旁时,少年掏出了四颗黄色的石头,各放在茶几的四个角落。

少年走到沙发的一旁,侧伸左手以示紫入座。

紫将伞靠放在沙发边上,便按照少年的礼节就座。

"贤石还是挺好用的。"

"我也就会摆弄这点东西了。作为knowledge家族的长子,摆弄这些玩意已经挺丢人了。"

"但学习贤石魔法,起码也是为了你妹妹吧?莱"

"够了!我不想听……"少年左手紧紧抱着自己的魔导书,流露出懊悔的神情低下了头。

"好吧,我不说了。"紫像是知道少年的心事一样,不在追究下去。

"那,紫大人。这么晚了,来到现世造访寒舍,想必是有急事吧。"

"恩。关于「倒流魔法」的研……"

"如你所见,已经完成了。"少年打断了紫的话,伸出刚才那紧握魔导书的左手,抬头指了指角落处敞开门的房间。

"原来是这样。"紫斜着身子转头往后看了看,便继续面对少年,"本来以为你已经睡了还打算闯进来。现在看来,这实验室里头仍旧亮着光,想必是刚忙完吧?"

"是的。"

"那第二件委托……"

"关于「梦音之日」的Key,被称为「血源禁书」的魔导书,Odin?"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78 天

[LV.6]触手II

yourccz95
幸福:37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20:5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二、「追思梦音」

提到了「梦音之日」,紫和少年的面容突然都严肃了起来。

"是的。那这五年的时间过去了,莱,你找到了吗?"

"找是找到了,但是紫大人。"少年瞪着面前的紫,"你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梦音之日」到底是什么。"

"抱歉……五年来我也只有一个回答:这件事发生于千年前的幻想乡本土,与来自格鲁尼亚斯的魔法使的你无关。"紫的声音比刚才低了许多,面容也渐渐松弛了下来。

"「梦音之日」涉及到了我始祖的生死,我也应该有权知道!"

"但现在也不是告诉你的时候!"

两人对吼了起来,巨大的吼声回响着整个客厅。少年借着火光,隐隐约约的看见了紫眼角处悬着的小泪珠。

作为幻想乡的妖怪贤者的紫,伤心了……

少年感觉到,紫对于这件事有着不一般的感情。

"抱歉……你始祖布利的事情……"

"始祖是幻想乡的恩人,就不要再说了吧……委托我会继续接下去的。还有我的学生在隔壁的房间里睡觉,接下来的谈话还是小声点吧。"少年低了低头,表示对紫的歉意

"好的……"紫收了下袖子,用手轻轻挑开眼角的泪珠,"那最后一件事。"

"请讲。"

"莱,回一趟幻想乡吧。"

"好吧。"僵持过后的少年叹了口气,以此舒缓心情,"想想距离上次去幻想乡,也有20年了。"

紫掏出一封带走雪花图案的淡蓝色信封,准备交给少年

"跟以前差不多一样,其他注意事项也在信封里,等你穿过门来到幻想乡后,就按照里头写的内容行动吧。哦对了,住宿信物也在里面。"

"你是说……穿过门?"

"就是现世与幻想乡连通通道的入口,在郊区山上一座破败无名的寺庙。"

"嗯。"

"今晚八点半,我会让门开启。"

"今晚?虽然有点急,不过应该是没问题。"

"那我就先告辞了,就不送了吧。"紫起身后,在前方打开了一道隙间。走进间隙离开了这间屋子。

"真是说不送就不送……"少年冷冷的笑了。

坐在沙发上的少年逐个熄灭了燃烧着的石头,怕磕碰到茶几而小心的抬起双脚,棉靴都没脱,就自己整个人都躺在了床上。

先祖的魔导书,到底跟梦音之日有什么关系?

千年前幻想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妖怪与现世的冲突?

还是妖怪内部的这争斗……

少年如是想着,不经意间睡去……

…………

一座中世纪欧洲风格的古堡坐落在丛林中。一对哥妹奔跑在庭院的小道上,哥哥身着蓝色的睡袍,而妹妹的睡袍是粉色的。栽在道旁的树在白天的光芒下显得生机勃勃,灌木也依偎栖息在树荫下。

没有太阳……

"帕琪!跑快点!"小男孩转头喊着,没有停下自己的步伐。

"莱文哥!慢……慢点……哮喘……要犯了。"小女孩奔跑的速度慢了下来,渐渐离男孩远去。

顷刻间,整个世界化为黑色,四周望去都无法望其尽头。

"等等!帕琪!"男生身子不听自己的使唤,眼睁睁的看着妹妹离自己远去。

"哥……哥哥……救我……"女孩艰难的说出最后一句话后,便掉进了脚下突然出现的黑洞里。

"帕琪!"男孩突破身上无形的束缚,往女孩掉落的方向奔去。

……

"啊呀!疼……"莱文德尔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看来刚才是莱文德尔做的一个噩梦。应该是关于小时候的事情,虽然不太清楚他妹妹到底怎么了。

"莱,你做噩梦了。"又是那年老的声音传来。

"托紫的福,说了能让我做噩梦的话。"莱文德尔一间不屑的表情,表达了对紫一丝的不满。

"哦?老夫沉睡的几个小时里,紫来过了?"

"是的。"莱文德尔双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捡起随自己一同摔下来的魔导书后继续躺在沙发上。

"说了什么?"

"关于「倒流魔法」和「梦音之日」的委托,以及要让我今天回一次幻想乡。"莱文德尔双手把书抱在胸前,闭上眼作休息状。

"老夫倒是想起来了点有关「梦音之日」的事情,但毕竟刚苏醒没多久,老夫也记不起太多东西了。"

"请接着说,尊首。"

"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

"难道要叫你老大?也行。"

"这……罢了罢了,老夫都斗不过现在的孩子了。"

"那请尊首继续说吧。"

"啧……「梦音之日」在千年前的传闻说是幻想乡本土的内部斗争,发生时间是妖怪与现世停战后的第四年。嗯……妖怪与现世停战的时间是……"

"1014年,战后第四年后则是1017年,距离现在正好一千年。"

"没错,整整一千年。老夫也就记得1017年之后基本掌权人是一个叫做龙神的妖怪了。"

"实力怎样?"

"你始祖使用禁术下跟着老夫一起去抗衡才能与之匹敌。"

"原来是这样。"

"莱,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

"你走了,缇娜呢?"

"呃……"莱文德尔似乎想起了什么,"海姆达尔,报一下时间?"

"2017年6月2日6时13分。旁边不是有钟吗?怎么还问老夫。"

"半夜实验成功了后,那台钟就跟着坏了。"

"原来如此,那真是恭喜了,只是心疼这个贤石钟。"

"不过还需要调整一下,以免下次出什么事故。另,关于缇娜的安排,我打算今天早上先给缇娜开一节正式课,讲一些必要的东西。这次出远门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早点开正式课的课程早安心吧。"

"嗯。你上正式课的时候,别在授课仪式上把老夫坦白出去就行。要记住,关于老夫的苏醒的事是你与老夫之间的秘密。毕竟老夫可不想在探索为何苏醒的时候,苏醒的秘密被公之于世。"

"会的会的。"

"不过话说回来,缇娜这个学生不喜逛街,对魔法使的历史有些很大的兴趣。真的有点特别。"

"缇娜她……可能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完美的魔法使了。"

"评价可真高。那老夫要继续沉睡了。"

"嗯,我也休息一会吧"

……

我是格鲁尼亚斯的魔法使……

格鲁尼亚斯?那是魔法使的圣地,是土卫六上的平行世界。

梦音之日?我不知道那事情的经过。

海姆达尔?跟我始祖同一时期的魔法使圣人。

我的妹妹?

抱歉……不想回忆……

莱文德尔又一次沉睡,梦里总回响这这些事情。

但一阵寒暄却将沉睡中的莱文德尔惊醒。

"早安,老师!咿呀……呼……"

离莱文德尔最远的卧室里走出了一名有着雪白色长发的少女,沐浴在阳台照射进来的阳光下,懒洋洋的伸着懒腰。


[发帖际遇]:

冴月之下成功欺负M子,奖励5 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78 天

[LV.6]触手II

yourccz95
幸福:37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20:58: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三、「现世的魔法使」

2017年6月2日。

晨七点半已是早高峰的开始,行道上人来人往,文京区的学子们也根据课程安排开始了自己今天的作息。

某高档小区的3栋502房内。

该高档小区地处文京区的边缘。这里绿化很好,周围的设施比较齐全,游乐场所应有尽有,附近的地铁也可直达大部分学校的校门口。因为这样的地理优势,这附近成为了假期里跨校友人学子相见的选择地,也吸引了很多学子入住这高档小区。但房租价格偏高,经济能力稍差的学子们便选择合居的方式。

而房内,一名雪白色长发,身着浅白色睡衣的少女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

"咿呀~唔……"清晨的阳光从少女身旁的阳台外射了进来。少女便沐浴在阳光里,懒洋洋的伸着腰。

阳光下,少女的面容显得格外纯白。脸庞上一丝的血色使得少女的面容圆润三分,看不出来像是刚睡醒的样子。不显厚重的双眉,与水灵灵般的眼睛,让少女的面容匀称而有自然美。

是个非常可爱的少女,而且饶有精神。

客厅的摆设偏向于文艺复兴的风格。几乎所有的非电器家具都是木质的,连墙壁地板也铺上了一层木砖。

少女往客厅方向望去。一个身着深蓝色睡袍的少年躺在沙发上。沙发上的少年连铁框眼镜也没有摘下,沙发的大小恰好容得下身材矮小的少年。

"老师……还没睡醒呀……实验室的门没关,老师自己的房间也没回,看来是忙了一宿……"少女小声嘀咕着,怕惊扰到少年。

"的确忙了一宿。"少年双手撑着沙发起身说。

"诶!老师你原来醒着呀!"

"其实一会前就醒了。只不过还没睡够,就继续在沙发上小睡着。"少年隐瞒了被懒腰声惊醒的事实。

"这样嘛……要照顾好身子呀老师,不要天天忙得这么晚……"

"还是习惯熬夜了……对了缇娜,"少年缓慢的从沙发上起身,"今天的早餐由你负责吧。老师我还得去整理一下实验室,一会要用来给你上正式课呢。"

"诶?终于要上正式课了嘛!"

"嗯。"

"好的老师。咱现在就去做早餐!"少女哼着小曲,开心的往面前的厨房方向走去。

这曲调,北欧民歌「Nordisk vinternatt」……

名为缇娜的少女走进了厨房,娴熟的做着早餐。少年则是转身回到了实验室里头,开始处理昨晚残余的实验废弃物。

一刻钟后,缇娜将土司煎蛋端上了餐桌,并将牛奶倒进盛有少量冰块的玻璃杯里。

此时少年关上了实验室的门,抱着魔导书来到了餐桌旁。

缇娜和少年面对面的入座。缇娜透过铁框眼镜,看到了少年淡淡的黑眼圈,和涣散的浅蓝色眼瞳。缇娜看得入迷了。

"缇娜?"

"诶?"缇娜缓过神来,发现少年已经坐下。

"我开动咯。"少年把魔导书放在餐桌角,双手握起刀叉。

"好……好的!我开动咯!"

一番礼节后,两人便开始用餐。用餐中途,少年仍旧一边看书,一遍咀嚼着嘴里的土司。

"呐……莱文德尔老师?"缇娜将早餐吃完后,询问眼前的少年。

"嗯?怎么突然带名字了?"

"老师的名字,寓意是薰衣草吧?"

"la vender?英语里的意思的确是薰衣草。"莱文德尔举起玻璃杯将牛奶一饮而尽,"缇娜对什么事物都有点敏感……"

"可能这就是咱的天性吧,hihi~"

莱文德尔起身收了收两人的瓷盘和杯子

"你先进实验室吧,我去把盘杯洗了。"莱文德尔说到。

"好的老师!"

"先拿纸擦一擦嘴角的奶渍吧缇娜。"

"诶?怎么不早说嘛!"

缇娜经过短暂的处理后,打开了实验室的门走了进去。

光……很柔和……

实验室的两边书架上,每隔着一段距离都放置了一个燃烧的石头。火焰虽然不大,但是多个颜色不同的石头的互相映衬,将整个实验室变为了彩虹的世界。

"哇……"缇娜情不自禁的感叹。

缇娜把门关上后,小心翼翼的往深处走去,生怕自己步伐过大,破坏了世界的和谐。

仍旧小声的感叹着。

"贤石,是由贤石魔法使,通过自身对自然与魔法的感知,使用操控未利用元素的魔法进行收集制成。"莱文德尔打开了实验室。

"由此,成为贤石魔法使,前提就是要有对自然与魔法感知的体质。"缇娜对答如流。

"体质的来源有两个,一个是非贤石魔法使家族的遗传突然获得。比如老师我。"说着,莱文德尔把实验室的门关上了。

"还有一种呢,就是贤石魔法使家族的后代遗传。比如咱。"缇娜双手放在身后,继续背对着莱文德尔。

"现在是首堂正式课的授课仪式。"莱文德尔慢步走过缇娜身旁,将房间里头的唯一一把椅子从书桌里头拉出来,将之推到缇娜面前。

"授课老师需与学生相互坦诚家室与职业,并且要相互保密。对嘛老师?"缇娜歪着头笑了。

"看来你了解过。"

"老师的藏书咱也看了一点,碰巧看到的。"

"既然如此,那就按照仪式进行。缇娜,请吧。"

"我是henrietta·agens(海瑞婷娜·艾格尼丝),agens家族第46代长女。现就读于东京大学天文系。agens家族现聚居在挪威的东部,而我即是挪威人。虽然agens是魔法使家族,且家族魔法为贤石魔法,但自前二十几代开始,后代就一直是混血魔法使了。"

" La vender·Knowledge(莱文德尔·诺雷姬),knowledge家族第5代长子。家族魔法是七曜元素魔法。"

"诶!"缇娜打断了莱文德尔的话"老师的家族,就是书上记在的那个七曜家族嘛!"

"嗯,不过说来惭愧,继承家业的不是我,是我妹……妹妹……"莱文德尔的微倾着头,好像在忍受着什么。

"呃……"缇娜感觉到了异样,便不针对这事追问下去,"那老师,你的职业是…"

"时空魔法使协会秘研处副处长。"

"时空魔法使协会!?"缇娜大吃一惊。

时空魔法使协会,是一个将各个世界和空间建立起联系的魔法使组织。

"秘研处是隐秘性高的部门。请保密嗯,缇娜。"

"好……好的。"

"那这节课所讲的历史,将从时空魔法使协会的建立说起,并且基于此而展开。那么缇娜,请入座吧。"

"嗯"

"首先我们要来了解一下,千年前的一些主要的世界。首先是魔法使的故乡,「格鲁尼亚斯」。然后是「魔界」,「月之都」,「现世」,「幻想乡」……"


[发帖际遇]:

冴月之下学会抱头蹲防,获得3 点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78 天

[LV.6]触手II

yourccz95
幸福:37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20:5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四、「秘封少女俱乐部」

"下一站,东京大学第一校区东门。"地铁广播响起。

缇娜准备回学校参加秘封活动俱乐部社团的活动。缇娜在小区门口和莱文德尔告别时,莱文德尔也说自己要出门一趟,但不和缇娜同路。

缇娜坐在靠出入口的椅子上发呆,回忆着今早老师所讲的内容。

“「现世」……「幻想乡」……原来这个世界曾发生过严重的战乱……不可思议呐……”

缇娜叹了口气。

缇娜腿上放着一本崭新的魔导书,棕褐色的封面上,那烫金的卢恩文显得格外的耀眼。

这本书,是早上上课时,莱文德尔交给缇娜的。魔导书名为「fryer」(芙莱尔)。

Freyr在北欧神话中寓意为丰饶之神,掌管收成与生育。缇娜回想起曾经看到过的内容。

"啊…抱歉。"一位黑发小女孩不小心踢到了缇娜的脚,连忙道歉。发呆着的缇娜也因此缓过神来,看着眼前这位身着朴素和服的女孩。

"没关系的。地铁人太多了,小妹妹快点跟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吧。姐姐咱还有事情要想,不能让座呢……"缇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嗯。"女孩散漫的回答。

"世梦?世梦桑?咳咳……找到世梦了。"

从人群中挤出一位看起来年过花甲的白发老爷爷。老爷爷跟小女孩一样穿着和服,不过颜色是绿色,裙边缝有类似蝌蚪状的图案。

魔……魔力?缇娜感受到了老爷爷身上魔力,内心一惊,但在地铁上只能故作镇定。

不对……不是魔力……

缇娜想起了早上莱文德尔所讲的内容。其中有"贤石魔法使除了能感知魔力以外,还可以感知其他世界的取自于自然的能量流动。"这一点。当时莱文德尔还列举了「幻想乡」的灵力,「魔界」的魔能力等……

"毕竟这是多个空间交织的世界呀"这便是缇娜课后的一大感想。

"可能是灵力吧……"缇娜心想。

"爷爷?"小女孩抬头看着挤过来的老爷爷。

"世梦酱不要乱跑呀……地铁人太多了,一不小心就会人间蒸发的。"老爷爷单手把小女孩抱起,另一只手有力的握着铁杆。

"看来是小妹妹照顾了世梦,老朽在此谢过了。"老爷爷点了点头,笑容下皱纹清晰可见。

"不啦……咱没干什么。"缇娜连忙挥了挥手。"不过世梦小妹妹长的挺可爱的。"

世梦有着标致的刘海,富有血色的面容,水灵灵的眼瞳。唯一和可爱一词不搭边的也就世梦那双鹰一般的眼眶。

"姐姐也很漂亮。"世梦不动声色的回答,小小年纪却如此沉稳,有点特别啊……

"老朽先带孙女往里头走了。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

缇娜望着那慢慢挪动的背影,背影艰难的向人群里挤去。

缇娜反而不太希望有缘相见吧。老爷爷离开的那一刻,那特殊的感觉便随之消散。

"嗯?怎么还有流动的感觉。"然而即便是老爷爷离去,仍然有别的魔法回路在流动

"这个温和的魔法流动……好像是老师的……"

缇娜左右巡视。然而地铁太过于拥挤,缇娜根本看不到里头的人。

地铁行驶的速度慢下来了。

…………

2017年6月2日,中午12点45分。

身着夏式蓝色连衣裙,头戴太阳帽的缇娜急忙的跑在楼道上,赶往她所属社团的活动室。

“已经迟到十五分钟了啦!快点快点!”缇娜心里默念着。

缇娜跑到了活动室的门前,稍作喘息。

门开着,里头很安静。

"诶……有人已经到了吗?"缇娜小声嘀咕着,伸手便静悄悄的推着门。

一位身着粉色连衣裙,头顶粉色棉帽的少女坐在沙发上抿着茶水。呆滞的面容注视着前方,像是在熟思着什么。

这件活动室像是一间学院风格的小书房:一张办公桌,桌上一台电脑和一堆杂乱的资料;背门左边是书架,书架里还放个了台小的地球仪;右边则是一个蓝色的“丨”型沙发,少女便坐在这里。沙发前方还有个茶几。茶几上摆放着一套带有樱花纹案的茶具。

"梅丽桑……在想什么呢?"

缇娜压着步子走过去,生怕声音太大吵到眼前的少女。

缇娜走到了少女的身边,深深地注视着眼前的少女。少女脸色纯白,毫无血色,宛如一个华丽外貌下能让人毛骨悚然的西洋人偶。

缇娜伸出手,在少女的面前晃了晃。

"嗯?"

少女下意识的往后倾了一下。

“缇娜……你来多久了……”少女刚神游回来,声音些许轻小三分。

“其实我刚刚才来……啊哈哈……”缇娜因为迟到而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眼前这位名为梅丽是秘封活动俱乐部的副社长,全名梅丽丝特·赫恩,法裔英国人。梅丽因为小时就迁来日本,自幼开始就处在日语的语言环境中,所以现在能操着一口流利的日语。

“缇娜先坐着吧,我去找点关于今天准备前往的神社的资料给你。”梅丽起身,走向一旁的电脑桌。

“话说梅丽桑,堇子桑怎么就突然决定提前去旧神社的日程了?”

“其实昨天晚上,堇子在活动室浏览社交网站时,看到了一条'旧神社经常会出现身着汉服的少女'的言论。堇子当时就点进发表该言论的用户空间看了看,发现发表的用户不存在。堇子当时就起疑了,网站客服也不去询问,直接发消息告诉我说去旧神社的日程提前了。”

“原来是这样哇……的确令人起疑呢。”

“早晨我醒来的时候看了下手机,有一条她发来的信息,说让我提早去活动室的时候整理一下文件。结果我两个小时前来的时候,到处都是A4纸和书本,可想而知昨晚堇子桑到底忙的有多疯狂了。”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今天咱看活动室比以往干净了一些。”

“一个人清理的很累呢……嘛,最基本的是这些,先看看吧。”梅丽将一扎印刷纸印刷纸递给了缇娜。

缇娜接过后,看着上面的内容小声读了出来:

“1012年,幻想乡势力和欧洲异族势力向人类发起进攻……1015年,幻想乡大结界建起………然后是……梦音之日?”

缇娜愣住了。

这……全都是早上老师讲过的内容啊!缇娜内心一阵惊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78 天

[LV.6]触手II

yourccz95
幸福:37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1 21:00:25 | 显示全部楼层

五、「沉重的千年历史」

一间充满火光的小屋内,一名讲师蹲着步子,滔滔不绝地讲着课。时不时从一旁的书架上取下一本有着破旧封面的书,迅速翻到所讲史实的那一页……

“我们所处的地月系,是以现世为主题,幻想乡,魔界,月面等平行空间构成的……”

……

“1012年,西欧的异族和日本的妖怪攻击人类所处的主世界,即现世。为了防止其干扰到人类主世界的正常历史进程,生活在人类暗处的能力者组成了圣十骑士团进行反抗”

……

“圣十骑士团在十位指挥官全部阵亡后,接受了时空魔法使协会的收编。更有记载,妖怪和异族里,以八云紫和冴月麟为首的主和方,协助圣十骑士团,将主战场翻转为现世的另一面,大大降低了对现实的影响。”

……

“千年血战以停战和解而告终。西欧的异族入住了受圣十骑士团维护的巴黎「黑市」。日本东京也有同一时间建立起的「黑市」,只不过有些妖怪们是住进了一个叫「幻想乡」的世界。”

…………

“缇娜?缇娜?”梅丽小声的叫唤。

“诶?啊……抱歉……看的入神了……”缇娜尴尬的笑了笑。

缇娜刚才沉浸在早晨课堂的回忆之中,对老师说讲的内容仍旧影响深刻。

“呐,缇娜。你看的这些资料,其实是堇子根据获得的一本文献上的内容,用键盘敲出来的”

“文献!?”

缇娜心头一紧。早晨她的老师在讲课时,就是一边托着旧书,一边叙述千年前发生的事。

作为时空魔法使协会的高层的莱文德尔老师,才有的相关旧书,堇子到底是怎么拿到相关书籍……

“那,梅丽……堇子桑搞到的文献,叫什么名字?”缇娜装作无事怀疑的询问。

“听。”

梅丽将手放在耳朵旁,两眼闭上,倾听走廊外深处的声音。

哒哒……哒哒……一双小皮靴奔走的声音越来越响亮,离门口越来越近。

脚步声一瞬间停住,门随之被推开。推开门的少女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

这位身披黑大衣,里头穿着红紫色格子衫的少女便是秘封活动俱乐部的社长宇佐见堇子。

“我……我回来了……”喘着粗气的堇子仍不忘寒暄。

“缇娜,你去扶一下堇子桑,我去弄点冰茶。”梅丽转身跑向角落里头的小冰柜。

“好的!”

缇娜将自己的魔导书放在一旁,连忙前去搀扶堇子。堇子一声感谢后,也道出自己昨晚根本没睡几个钟头赶去上课的情况。

堇子连忙喝过梅丽放了白糖的冰茶,继续缓缓地说出了在课上打盹也仍旧是精神透支的状态。

“所以说为什么还要跑着过来……”梅丽再给堇子满上了一杯糖水冰茶。

“不是为了守时嘛?啊哈哈哈……虽然还是迟到了……”堇子像个顽皮的小孩子一样笑了笑。

“还笑。在久保教授课上打盹,又被骂惨了吧?”

“那老头子,一改往常的点名叫我起来罚站,在课上当众恶狠狠的骂了我几句。气的我摆弄着塔罗牌给他算了一番,大凶呢!”

“啊咧……堇子桑……”缇娜沉着脸面对堇子,“其实咱系的主教授是久保教授的友人。据老先生说,久保教授最近精神状态一直不好……”

“诶?有这回事?完全看不出来他那上课发飙的样子有什么不好的。”

“但是……”梅丽喝了口自己的冰茶,阐述所看见的不详预兆:“久保教授身上的死线,被我看到了,而且很粗……”

“算了算了,老爷子他的事就别聊了。”

“那个……”

缇娜起身面向梅丽,鞠了一躬。

“梅丽桑的能力,咱一直没怎么了解过。死线什么的到底代表着什么,咱很想了解一下。”

“其实是我与生俱来的体质吧。能看到作为空间分界线的'面',人的生死白黑的'线',以及更易变动新旧大小的'点'。”

“有点像都市传说中的'间隙女',能力强有交集但差距还是蛮大的。”一旁的堇子补充了一句,看来梅丽的白糖冰茶让堇子的状态回复了许多。

“嗯。就像堇子所说的,名为'间隙女'的妖怪会突然窜出某个身体部位来吓唬别人,甚至还会将受惊之人杀死。而我只是能看到相关现象罢了。说不定我还能利用这个体质去捕捉妖怪呢。”

梅丽打趣的笑了笑,丝毫不因为未知的妖怪而感到恐惧。

"嘛,说到妖怪。"堇子起身走向靠门角落的书柜,从里头小心翼翼的托着个黑色袋子放在了茶几上。袋子有很严重的破损,且好像包裹着块状的物体。

"这本关于那破旧神社的古书,你们看一下吧。"

堇子轻轻的最上头的袋结,缓慢的将袋子摊开。

沙发上的梅丽和缇娜,都伸着头,渴望提早目睹被包裹住的神秘之物。

袋子摊开了。一本深黄色的绳装书展现在众人的面前。书已有很久的年头,而且破损的非常严重,仅剩下包括封面五六来页。不过看起来,这五六页纸,是这本书的最前面几页堇子。堇子将封面掀开,俨然看到了修著这本书的作者名字。

"冴月麟……那这本古书是主和派妖怪的著书咯。这样就说得通了……还好……"

缇娜紧绷的心因为作者的晓明而放松了下来。

堇子接连翻了下去,其中提到的基本都是缇娜早上上课时听到的。只有少部分记录的文段,是当时协会视角无法了解到的:

"因为鬼族的生活空间受到威胁,同时天狗们■■■■■■■■(无法辨析)……"

……

"一开始并没有阻止,一方面是因为■■■■■,另一方面则是当代巫女和八云紫为建立结界而清除人口。毕竟在这场战争前,这几位领导者就已经了解到了时空魔法使■■■■■。所以自打战争开始时,就已经确定我方要面临败局的事实。"

……

堇子翻到了尽头。

"其实我也曾说过,我高中时就在梦里去过好几次幻想乡,虽然不知道原理是什么。不过……"

堇子把古书包裹住,意味深长的说:"在我了解到现在的幻想乡里,著有历史意义的书,「幻想乡缘起」,也只延续了百来年。而名为「幻想乡初源」的这本古书,据记载,成书于千年前……"

"所以……"

"所以我们已经接触到了,破旧神社那一头的世界,名为「幻想乡」的历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234 天

[LV.7]触手I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4-21 21: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大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78 天

[LV.6]触手II

yourccz95
幸福:378℃
 楼主| 发表于 2018-4-25 17:34:19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冴月之下 于 2018-4-25 18:14 编辑

六、「出发。向破败的神社」

沉默,应该是最好的答复……

一本封面著着「幻想乡初源」的残书,经堇子展示之后,也让三人了解到了那微薄的历史。

“堇子桑……既然是异世界的历史,那我们还要前往神社调查嘛?”人偶以严厉的鹰眼直盯着堇子。

“如果可以的话,作为社长的我还是会坚持前去一趟神社。虽然可能会有危险,但我相信我能保护好大家的。”

堇子两眼一闭,希望让做出这危险决定的自己稍微舒缓一下。

“虽然的确是个任性的决定,”那凶恶面容的人偶柔和的笑了起来,“但既然是堇子的心愿,我当然会尽力帮忙的。”

“梅丽……你莫非还记得咱建社时说过的话?”

“‘为了寻找再次去「幻想乡」的方法’。这个目标我可是还记得咧。尽情利用我的能力吧,即使我身体垮了也不足以怜惜。”

“谢谢梅丽桑,但我绝不会让你身体垮掉的……”堇子上前抱住了梅丽,眼角溢出了一丝的眼泪。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两位了……”缇娜一旁尴尬的笑了笑。“这次行程,堇子桑你要怎么安排呢。”

“啊呀……缇娜你也同意了嘛?”

“嗯,入社的时候咱也说过,咱身上流淌着异世界的魔法使血液。由于某种原因,使用的魔法完全没什么威力,但是作为秘封俱乐部的一名社员,不涉险揭秘怎行呢?”

“谢谢……那我们开始安排行动吧……”

堇子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后,便把残书放回书架,并从上面抽出一份折叠的大地图。梅丽和缇娜则在角落的池子洗刷茶具,之后整理茶几,以便堇子放置大地图。稍作整理,一副东京市区的大地图就摊在桌上,堇子稍作比划,简要说明了一下路线:从校门口出发,先乘坐地铁到市中心的商业区,然后转乘另外一号地铁,到达终点站后再乘坐出租车至山脚下。

现在毕竟才一点刚过,人流量不多,快的话一个小时就到山脚了。

当缇娜将上次落在社团的、用来放置魔导书的腰带穿戴好后,三人便出发了。


……


二十分钟后,市中心地铁站。

三人走出地铁后,准备前往不远处的另一个号地铁入口。途经一处小公园时,三人有了口渴感,便准备去附近买饮料。然而梅丽说她自己想在公园休息一会,三人于是在门口短暂地分别。

梅丽慢步走进了小公园。此时正是午睡时间,公园里不见一个人影。风吹的沙沙声与产生交织,演奏着无人欣赏的自然之乐。

梅丽慢步坐在中央小喷池旁的木椅上,闭目聆听着周围的声音。梅丽今天起的比往常要早的多,昨晚也熬夜了少许;再加上在社团活动室的劳动,梅丽感觉到了疲惫。即使是刚才在地铁上小睡一下,缓解程度也比不上大自然的安抚。

“嗯……稍微好多了……”梅丽不由得发出了感慨。

音乐继续演奏着,但梅丽却露出了难受的面容。

“怎么会有不和谐的声音……”

蝉声越来越大,逐渐掩盖过了风声。蝉声变得如雷贯耳,回响在梅丽的耳蜗与脑海里。

“这蝉声……好难受……头好晕啊……”

梅丽痛苦的叫喊着,恨不得想睁开双眼,看看到底是不是蝉虫发出的声音。

一阵乐器声传来,柔缓,悠扬,和谐……

“乐……乐器声……这声音……是有人在演奏二胡嘛?”

蝉声不再轰鸣嘈杂,且那二胡声渐渐掩盖过了蝉声。梅丽像是逃离了满是虫子地狱,像世界树的巅峰飞去……

“到底是谁……”

梅丽睁开了双眼,环视四周,周围没有一个人。但……

梅丽眼中的公园,被数条灰色的细线贯穿着。梅丽一般看到的线,是代表着「生命」与「死亡」的白黑线,然而她却从未见过灰线。眼中的公园,根本不像感受的那样,是个天堂……

“这些灰色的线到底代表着什么……”

梅丽内心开始动摇。打小开始就能看的见黑白线的梅丽,看到灰线的那一刻,顿时踏进了一个未知的认知领域……

二胡声愈发响亮,梅丽总感觉二胡的声源也向她靠近着。

嘶啦!

二胡以裂帛音结尾,周围的树林顿时颤动了起来,树叶的摇摆声回响着整个公园,但那众多贯穿交织的灰线没有一丝消失的痕迹。

“停下了?不过……这二胡声为何如此的熟悉……”梅丽无法回忆出曾于何时何地听过相同的二胡曲。

“巽……巽……”

二胡声再次响起,伴随着的是一声女性的呼唤。

“谁!是谁在说话……”梅丽精神一下子敏感了起来,环顾四周。

“快……快来神社!巽!”

“你到底是谁!和我讲话?我不是巽!巽……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头好痛……”

“梅丽!梅丽你怎么了!”刚回来的堇子看到梅丽那抱着头忍受痛苦的样子,连忙将买好的咖啡丢给缇娜,跑向梅丽。

“啊!堇子……”像是被什么束缚着的梅丽得到了解放,那双鹰眼也失去了往常的凶性。梅丽握着堇子的双手,问道:“堇子……你刚刚有听到什么声音嘛?”

“这……完全没有。进来时只看见你捂着头,公园里倒是没有一点声音……怎么了梅丽?”

“没……没事。只是突然头痛,有点幻听了……”梅丽勉强的装作身体没有什么大碍。

“好吧,有什么身体不舒服的尽早说啊……”

“嗯。那我们快走吧。别让缇娜拿着饮料等太久了。”

两人与公园门口的缇娜汇合后,准备向地铁入口走去。汇合时,三人分得了刚才买到的冰镇咖啡,边喝着咖啡边等待前方的红绿灯变绿。

绿灯亮了……但天空深处传来一阵轰鸣声……

“嗯?”梅丽抬头看着天空,“空间面在扭曲……”

“怎么了梅丽?又感觉到什么不舒服吗?”堇子没走几步,看到了梅丽一动不动的站着。

“轰鸣声,你听到了吗?”

“这倒没有,缇娜,你听到了吗?”堇子询问身旁的缇娜。

“没有的说。”

“好吧……那可能是空间面变动的声音,与我们无关,继续前进吧。”梅丽怂了怂肩,快步跟上了堇子的步伐。

总觉得……身后的人群中,有一双眼在一瞬间盯着我。梅丽内心浮起一阵不安。


……


半个多小时后。

如堇子计划的那样,花了一个小时之后,三人已经走在前往破败神社的山道上。

路上缇娜向堇子询问有关幻想乡的讯息,堇子也只是泛泛回答了缇娜,总结下来也就五点:


幻想乡是妖怪生活的世界。

幻想乡里头住着些强大的妖怪。

曾经有个贤者妖怪按着堇子的头,警告她不准外泄幻想乡的信息。

高中毕业后,堇子就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回不去了。

只知道幻想乡中,有一本记载近现代的史书,名为「幻想乡缘起」。


聊完之后,摆在三人面前的困难,是一个颇长的缓坡。然而三人踏上沙坡的那一刹那,沙坡尽头出现了两个人……

一名红发红袍的少女,和一名白色水手服的黄发少女。

“什么!”堇子大吃一惊。

“那不是……梦美教授吗!”

(序卷完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19-11-12 20:05 , Processed in 0.076599 second(s), 24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