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607|回复: 9

《幻想物语集》(近期不想更了耶~)

[复制链接]

存在感: 199 天

[LV.7]触手III

卖萌の大酱
幸福:20011℃
发表于 2017-12-28 13:47: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西行寺贝尔 于 2018-2-4 17:57 编辑

我决定痛改前非不再厚颜无耻地刷帖子了,在此疯狂道一波歉。以后就在这个帖子上更了。
关于月读命
    “三贵子中的月见夜吗?你算是问对人了,毕竟我可是看着那孩子从小不点长大成今天的月都之主啊。和脾气暴躁大大咧咧的须佐之男不同,那孩子从小就胆小得很,还特别黏姐姐,总是跟屁虫似的跟着姐姐到处跑,天照命和弟弟吵起来的时候就躲在姐姐身后帮腔。真是可爱的不行。到后来大一点,性格就别扭起来了,又任性又要强,骨子里却还是那个小孩子。当时须佐之男去了出云--三贵子中属他最直率,也还是那么倔--天照为了巩固自己对高天原的统治,找了个理由将月见夜赶去了月球,我当时并没有跟去,听说那孩子当时伤心的哇哇大哭呢。不过,虽然表面上对姐姐恨之入骨,心里却始终放不下她,在月都时还按照姐姐的样子造了个人类,结果却被她偷走了御神体,现在想想都要笑出声来,到底是要多可爱啊这孩子~嗯,后来须佐之男回到高天原,也有为月读命说情的打算,却被不明不白的当成篡位者,便在高天原大闹了一番,居然把姐姐吓得躲进了小黑屋。哼,说是三贵子,其实还是三个长不大的傻小子啊。身在月都的月见夜倒是急的不行,不停派人找我父亲想办法。我和其他神明商议举办的宴会,说是为了引天照命出来,不如说是在告诉她须佐之男命已经走了。嘛,总之主神的面子问题很麻烦就是了。”
    “后来我父亲失手杀死了天照命的儿子,虽然不敢拿我父亲开刀,但还是耍了点手段把我放逐至了月球。虽说是月见夜一时兴起修建的,当时的月都已经初具雏形了。我向那些被月见夜拉来的、居住在月球上的人类传授了在月球上耕种的技术并协助完成了对月都的修整,便作为月见夜的副手和讲师在月都定居。本来我在月都的研究也仅仅是为了解决月面的大气构成问题,可月见夜看到那些科学仪器好像觉得很厉害,整天吵着要我讲那个造这个,把我当成万能机来用,还兴致勃勃地说要组建什么高科技军队。总之我被吵得没办法,就由着她的性子来了。于是月都便成了今天这幅模样。之后,蓬莱之药的始末你大概也从辉夜那里听说了。对于被放逐这件事,我并未心存怨恨,就算再幼稚可亲,月见夜终究是月都的最高统治者,三贵子之次女,若是连此等反叛都放过,那我倒是要责骂她的不成器。不如说我等离开月都时未遭到追杀恐怕已经是月夜见感情用事的缘故了。对于我的反叛,我并不愿作何辩解,毕竟这是我自己的选择,当木花咲耶姬向我提出此事时,我便意识到这是唯一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对于智慧之神来说,探究神明本源的诱惑是根本不可能抵抗的,哪怕叫我再背叛一次,再向无辜者出手也罢。月都的说法似乎是蓬莱之药会产生污秽,自然,因可怕的嫉妒与狂热的好奇而弑杀神明的行为不用想也会产生大量的污秽吧。不过,比起污秽,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剥离神格、篡夺神权的行为,这无异于公然向神界举起反旗,若不是月夜见不想张扬此事,高天原的诸神大概不会坐视不管吧。也正因如此,我被迫与当时正在鼓动革命,意欲推翻月夜见统治的辉夜站在了同一阵线上。原本创造辉夜时,我与月夜见一样只是把她当成实验材料来看待,但这个脱胎于月夜见自身的存在向我展示了生命的高贵,也令我意识到了过去轻视生命的错误。然而月人近乎不老的寿命已经让他们忘却了生之可贵与死之可怖,这样的民族恐怕是没办法轻易接受这种改变的吧。总之,我们的革命终究失败了,我与辉夜遭到放逐来到了地上,又在机缘巧合之下流落至幻想乡中。说实话,我觉得现在作为一名医生的生活也蛮不错的,毕竟,挽救一个生命可比创造一个生命要有成就感的多呀。”
    “月夜见那孩子想必很痛苦吧。被最亲近的人背叛,又被最信任的人背叛,精心筹划了近百年的军队却被一个无名的别神明凭一己之力摧毁。相比起神明的力量,月都的军队不过是精巧的玩具罢了,而月夜见明知如此,却仍没有放弃入侵高天原的打算——不瞒你说,绵月姐妹‘连结山与海的能力’,其研发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与地面沟通,而是为了将月都的军队输送至高天原——这和得到了新玩具便迫不及待一心想要向姐姐炫耀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嘛。不过,纯狐的入侵也算是好事,既未惊动嫦娥,又点醒了月夜见,不然月都的军队一旦被送至高天原,瞬间被剿灭不说,恐怕月都还会受到高天原的反击,倘若至此,我便再无能为力了。虽然离开高天原很久了,不过看来天照命已经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统治者,对妹妹也不会手下留情吧。而居住在地面的须佐之男听说二姐被讨伐,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说不定会像之前那样再次闹到高天原去,想必会引起神界的大动乱。现在想来可真是庆幸啊。”
    “虽说还是放心不下月夜见,不过我并不打算回月都去,更何况辉夜也需要人照顾啊。至于月夜见那孩子,能教给她的我都已倾囊相授,就算回去也没什么能做的。之后的路,该由她一个人走下去了。还有,希望她能和姐姐和好吧。不过说实话希望渺茫啊......”



关于十六夜咲夜
    “十六夜咲夜啊,我想她大概是佐久夜的后代吧。第一次见到她时着实吃了一惊,因为她的长相简直与年轻时的天照命一模一样,头发却是月岩般的刚灰色。起初我以为她就是佐久夜本人,但她既没有相应的记忆,控制‘须臾’的能力也劣化的厉害,应该是佐久夜与地上人的后代没错。想不到现在居然在幻想乡给吸血鬼当女仆,该说是机缘巧合呢...”
    “你问佐久夜是谁?抱歉,忘了告诉你了,佐久夜就是我之前提到过的、月夜见命因思念姐姐而拜托我按天照命的长相创造的人类。一开始确实是很受月夜见喜欢,整天和她黏在一起,但佐久夜那孩子好奇心强,听多了我讲的地上的见闻与知识,便对地上产生了浓烈的兴趣,也有几次吵着闹着要离开月都,当然都被拒绝了。说来是我疏忽,因为是月夜见的玩伴,月夜见的寝宫她是可以随意进出的,谁知那孩子居然溜进祭殿偷走了御神体。虽然月夜间作为别神明的后裔,不会因信仰暂时断绝而怎么样,但在御神体重铸之前也着实衰弱了好一段时间;而获得御神体依凭的佐久夜利用月夜见命控制‘须臾’的能力躲开了月都的追缉,利用羽衣逃往了地面。嘛,掌控着‘须臾’这种麻烦的能力,就算是我也没可能抓到她吧。现在看来她当时应该是降落在了欧洲,成功地在这片语言不通的土地上活了下来并有了后代。既然沾染了污秽,作为人类的她应当已经寿终了。月人来到地面后因为污秽浓度低,寿命较之地上人会稍微长一些,却无法阻止自身的衰老。亲眼看着自己所爱之人一个个老去,想必吃了很多苦吧,也算是实现她前往地面的夙愿了。真是个傻孩子啊...不过,她的孩子看起来十分幸福呢,现在...”


存在感: 199 天

[LV.7]触手III

卖萌の大酱
幸福:20011℃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13: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中大部分情节都能在《古事记》中找到相关描述,再次便不赘述了。八意在神界时被称为八意思兼命,在幻想乡中却被称为八意永琳;辉夜在提到过去的八意与现在的八意是特地采用了不同的称呼,或许是在强调两者的区别吧。蓬莱之药的故事是我自己推测和构想的,并不是在黑八意,现在的描述也不是在给她洗白。覆水难收,无论是过去的八意思兼命还是现在的八意永琳,都是八意的一部分,好比前因难离后果。不止是八意,幻想乡的过去是残酷的、冰冷的。可正因如此,今天的温柔乡才显得弥足珍贵。这也是幻想乡的魅力所在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79 天

[LV.7]触手I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7-12-28 16:50:18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蓬莱之药……我记得一设官方好像有过描写来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99 天

[LV.7]触手III

卖萌の大酱
幸福:20011℃
 楼主| 发表于 2017-12-28 21:41:00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LOKI隆 发表于 2017-12-28 16:50
蓬莱之药……我记得一设官方好像有过描写来着……

官方说是“不死之药”,因为会产生污秽而禁止研究。并没有说成分是什么,而且八意可是月都的二把手啊,总不会因为研究产生了污秽而立刻遭到放逐吧。更何况八意被放逐后却没有选择回到高天原,总是有什么原因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79 天

[LV.7]触手I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7-12-28 22:17:34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西行寺贝尔 发表于 2017-12-28 21:41
官方说是“不死之药”,因为会产生污秽而禁止研究。并没有说成分是什么,而且八意可是月都的二把手啊,总 ...


鲁迅:我家后院有两颗树,一颗是枣树,另一颗也是枣树
两次蓬莱药的成分不同,第二次掺杂了辉夜的能力
其次明确的说了八意自愿和辉夜走的,不是被驱逐的
至于高天原……千年来八意和辉夜一直在躲追杀的月之使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99 天

[LV.7]触手III

卖萌の大酱
幸福:20011℃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1 18: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LOKI隆 发表于 2017-12-28 22:17
鲁迅:我家后院有两颗树,一颗是枣树,另一颗也是枣树
两次蓬莱药的成分不同,第二次掺杂了辉夜的能力
其 ...

emmmmmmmm来大论吧~
       其实一设并没有什么问题——如果没有藤原妹红的话。如果妹红喝的药与neet是同一种的话,妹红与辉夜达成不老不死的方式也应当相同。然而neet是通过将自己从历史中剥离、也就以是成为永恒的方式实现不老不死,妹红则是通过“每次死亡后都会复生”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实现的。蓬莱之药是依靠neet的能力制成的不死之药,而neet的能力更偏向于改变因果体系的,要实现这种物理上的不老不死似乎有些困难。也不是不可以在“活着”这一状态上施加能力,但这样的结果应当是无法死亡而非死后复生。更何况,如果妹红的不老不死是由neet维持的,那么每次妹红死去neet都应当有能力发动的感觉,不可能直到现在才偶然听说妹红的存在。因此妹红的能力与其说是由neet维持,与木花咲耶姬的管辖范围倒是更加切合。富士山的山神木花咲耶姬是掌管轮回与变化的神明,嫁给天孙后由于被怀疑与人私通,被迫在着火的房屋中产下三子,故而又被尊为火神。藤原妹红所饮下的恰恰是木花咲耶姬经手过的,除了不老不死之外什么原始特性都没有保留的蓬莱之药,这之中的联系不得不注意。然而一设中八意永琳又亲口承认了藤原妹红是一名“蓬莱人”,如果妹红喝下的也是、至少宽泛意义上是蓬莱之药,那么蓬莱之药便不是必须经由neet之手才能做出的产品。同样,八意永琳本人也饮下了蓬莱之药,在得知了妹红的存在后却说“幻想乡中只有两个蓬莱人”,而把自己排除在外,说明要么没有neet加工的蓬莱之药不是蓬莱之药,要么就是蓬莱之药对神明没有效果,这是为何一设中并没有说明,因此才加以猜测。毕竟绀珠之药可以令自机接近妖的领域,为什么蓬莱之药不可以让人类掌握神权呢?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石长姬的去向。石长姬是八之岳山的山神,是不能擅自离开领地的,但现在的八岳已经沦落到妖怪横行、被守矢鸠占鹊巢的地步了,说明至少从幻想乡建立起石长姬就已经离开八岳,不知去向了。通过《东方铃奈阉》中卑田阿求祭祀石长姬的片段可知,掌管寿命与永恒的石长姬并不是因为被人们遗忘而消失的,那么她去了哪里?最大的可能就是被一直讨厌她的妹妹木花咲耶姬杀害。而掌控永恒的权力很容易让人想到neet的能力,或许妹红与neet的恩怨就是Zun在影射木花咲耶姬与石长姬这对姐妹吧。
       月都的反应与八意永琳与辉夜的行为也很奇怪。neet来到地上后本应是在逃离月都的追杀,却搞出了求婚啊难题啊等等幺蛾子,哪有这种藏法啊,搞这一套至少也要一年吧,赶过来的月都使者都被她们手撕吃兔锅啦?而且主动离开,来到地上后也不继续研究蓬莱之药,跑到幻想乡养老去了,图啥?再说按照一设neet可是月夜见的女儿,八意永琳是神明,本来就不老,也没人想杀她俩,吃饱了闲的研究蓬莱之药?被判刑了还不知悔改?没有动机啊。总之我感觉一设很有矛盾,要么是Zun喝多了,要么就是没说实话吧,应该。

评分

参与人数 1节操 +1000 收起 理由
冴月之下 + 1000 特殊文本。。。累计。。忘了。。。.

查看全部评分

[发帖际遇]:

西行寺贝尔学习了妖梦的颜艺教学,获得6 点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26 天

[LV.7]触手I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1-2 22:35:15 | 显示全部楼层
zun的故事和古事记不同吧。
就像我们经常给古代神话刷墙一样。
我记得故事是辉夜因罪流放,而八意因为月夜见的信任无罪(毕竟八意又不会产生污秽),之后就是竹取物语,而八意和辉夜杀掉所有月之使者来到幻想乡。
而根据铃仙的来历来看,她们走后,第一次月面战争(也有可能是纯狐又来闹事了)就开始了,按道理讲,月之民是害怕污秽的,那他们就不应该会费那么大风险(胜者来败者的地盘很像耀武扬威吧,而且来执行的也只可能是月兔)来幻想乡找辉夜和八意的事(更何况还要应付纯狐)。

点评

既然符卡包含了神话的内容,神话应该算数吧。古事记是八意的背景,是月都前传的前传。至于纯狐和月战后面还要讲,就先不说了。  发表于 2018-1-4 23:0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99 天

[LV.7]触手III

卖萌の大酱
幸福:20011℃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2:06:2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天狗的村落
    原本打算在徒步攀登妖怪山时顺道拜访天狗的村落,可惜被拒绝入内了。无奈只好下山坐索道前往守矢神社。后来从神奈子处得知妖怪山上居住着大量山姥,现在想想还真是捡回了一条命呢~之所以能写出这篇风物志,全赖神奈子听说我被拒绝后专程下山为我做了引荐,我才得以进入村落。喂,神奈子,你在看吧?多谢啦~
    天狗的村落坐落于妖怪之山的山腰上,距守矢神社的参路不过两公里。讲道理我觉得神奈子是抽风了才会把参路建在天狗的村落附近,即使白天走在参路上也偶尔能看到天狗从头顶飞过,这不是明摆了要把参拜客吓跑嘛。不过由于处在天狗的势力范围内,妖怪之山中的其他妖怪很少会靠近,如果天狗不来袭击的话还算是安全,或许是出于这样的考量也说不定?
    通往天狗的村落的道路有两条,一条自玄武湖的西岸直通村落,另一条则是在守矢神社落成后修建的、连接村落与参道的小径。新路建成后,取道玄武湖的访客渐渐稀少,现在基本上只有河童会走了,天狗的警备力量也大都集中在新路这边。新路上设有两道关卡,分别位于距村子一公里和半公里处,两道关卡均由白狼天狗守卫,不得不说村子对外来者的排查的确严格,我费尽口舌最终也没能说服警卫放我过去。哎呀,这次可打了个败仗啊~村子周围也能见到白狼天狗在巡逻,想要入侵恐怕不容易吧。
    通过第二道关卡后便能看到村子了。村落的居民以鸦天狗为主,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是白狼天狗。村庄无论是房屋还是道路都停留在江户时代的风格,但民居内的设施却要高级得多。在河童的帮助下村里大多数人家已经通了自来水,店铺也大都采用了玻璃柜台以招揽顾客,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乍一看多半会以为这里是条古风商业街吧。村子四周长满了妖怪山特有的矮枫,因此并没有特意在绿化上下什么功夫。虽然已是深秋,枫叶仍繁盛如炬,热烈如火,可谓“霜叶红于二月花”之胜景。不过满地的落叶清扫起来应该很麻烦吧?不,毕竟是天狗,说不定团扇一挥就搞定了。
    由于正值秋季,村子里的商品大多与红叶挂钩,比如街边随处可见的枫糖团子,商铺里悬挂的红叶挂饰,还有稻御丸家秋季特供的红叶麻薯——其实就是把枫糖麻薯用红叶包起来,不过在两侧捏出了三角耳的形状,颇受白狼天狗的欢迎,名副其实的“磨米机”麻薯呢。神奈子似乎很喜欢这家店的豆沙大福,排了长队在买,我则趁此期间去杂货铺逛了一逛。里面大多是些日常用品,红漆的碟子倒是很漂亮,可惜用不上就是了。商店的角落里摆放着几部长的与手机一模一样的、被称为“念写机”的东西,不过似乎只能用来照相。哼,不懂互联网的精髓呢。路上见到一家烤番薯的摊子,吆喝说什么自家的番薯是丰收神直销的,不知是真是假。嘛,反正买一个尝尝也没什么损失,何况味道确实不错呐。
    村落里有时能见到河童,大部分是从河童栖息地赶来采买或交付货物的。听神奈子说,妖怪山上含有丰富的矿藏,天狗们负责原材料的供应,而山下的河童们则负责原料的加工和产品输出。天狗的村落作为文化中心,河童栖息地作为工商业中心,形成工业生产与文化宣传并行的复合型妖怪社会,天狗与河童便是以这种方式实现共同发展,依靠卓越的生产力成为幻想乡新兴势力之一的吧。据说妖怪山中已经探测出了绯金矿藏,只是眼下还没有能力开采,如果将来能加以利用想必又会引发新的技术革命。不过太过放任妖怪们的科技发展,恐怕会对幻想乡的稳定造成冲击,真的没问题吗?算了,紫他们大概有自己的考量,我就不妄加揣测了。好象也有一些河童选择在村落中定居,时常能看到他们身着天狗风格的服饰在街上行走的身影。既然居住在山中,总觉得比起“河童”来,叫“山童”或许会更合适一些呢。
    村落的最北端便是大天狗们的住宅,这里是村落中地势最高的地方,从阁楼上可以俯瞰村落的全景。若无特殊情况,普通村民是不能进入大天狗们的住宅的,因此原本到这里我便要打道回府了,神奈子却不由分说把我拉了进去,就算是神明,好歹也讲点礼貌吧。虽然看上去很不情愿,大天狗们还是满脸堆笑地赶来迎接,有权有势可真好啊~
    大天狗总共有四位,是村落的实际领导人,有关村子的发展事宜均是由这四人讨论决定的。四人都是鸦天狗,因此为了公平起见,在涉及村落的分配及相关政策时,还会选出一名白狼天狗代表共同商讨。现在,幻想乡中的天狗大都以人类面目示人,也渐渐淘汰了过去繁琐的传统服饰,不过除了尾崎家的大天狗,其他三人仍保留着红脸长鼻的天狗面孔,一脸严肃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滑稽,大概是所谓的保守党吧。寒暄过后,神奈子和他们讨论起了神社与村子的合作问题,我则在一旁偷听他们的谈话。具体内容在这里不便提及,反正我猜诸位对此也没什么兴趣。谈话结束时已近黄昏,我本希望多体验下村落的料理,奈何盛邀难却,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晚宴在一楼的会客厅举行,二楼则是大天狗们的起居室与议会厅。菜品以自玄武湖运上来的鲜鱼为主,佐以妖怪山中采来的山菜。虽说鱼是由河童养殖的,但肉质颇为紧致,比起野生鱼来丝毫不逊色。天狗酿的酒也别有风味,酒味偏酸,隐隐有一股药香。说实话比起刺身,人间之里售卖的蒲烧说不定更适合作为这种酒的下酒菜。神奈子似乎不太喜欢,毕竟和守矢的烈酒完全不是一个风格嘛,那些老顽固喝起酒来倒是挺痛快,至于我,我可是圣贤不避哟。
    离开村落后我也曾去拜访河童们位于玄武湖的栖息地,受到了热烈的欢迎。河童们邀请我到他们的水下工坊参观,结果差点淹死。虽然遗憾,但也无可奈何,只好作罢了。话说河童们的知识产权意识还真是淡薄啊,不论是仓库还是生产车间外人都可以随意进出,剽窃可以说是易如反掌。不过河童们的生产模式根本不可能复制吧,一大群河童聚集在一起产生的创造力简直可怕,你们是妖精*吗喂!
*参考田中罗密欧的《人类衰退之后》,里面的妖精聚在一起后会产生极高的科技水平(近乎魔法了),不过热情很快就会消退,与河童的行为方式很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199 天

[LV.7]触手III

卖萌の大酱
幸福:20011℃
 楼主| 发表于 2018-1-9 22: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行寺贝尔 于 2018-1-9 22:08 编辑

      本人很喜欢枫叶,安排作者在秋季来到幻想乡,有很大程度上就是为了有机会描写妖怪山的红叶。天狗的村落便是一个有着橘红色氛围的、终年由红叶点染的村庄,不知以吾之拙笔是否能将如此景象呈现给各位。原本想多描写一些村民的生活细节,不过受作者一日游的限制,描写太过详细未免有些失真,况诸位或许并不如咱这般对民俗大有兴趣。至少写的还算痛快,咱也就心满意足了。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幻想乡的枫树上,栖息着的却是天狗呢。
话说想把以前发的转到这个帖子上,不过好像编辑不下呐...没办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19-11-21 01:45 , Processed in 0.057086 second(s), 3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