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747|回复: 3

【短篇小说】在水族馆【觉恋】

[复制链接]

存在感: 2 天

[LV.1]呆毛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7-7-9 22:2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们都以为地灵殿的二小姐是个夜不归宿的二流子,不过她的姐姐古明地觉很清楚事实并非如此:她嘱咐过她的宠物——等同于是仆人——每次开饭都要在她桌对面添一人份的饭菜,而等到撤宴时,多添的那份食物已被一扫而空;她浴室中的洗浴用品也是,沐浴露、香皂、香水等都消耗得很快,有时还会发现浴缸中残留有没冲干净的泡沫。所以古明地觉很清楚,她的妹妹总是会回家的;可即便如此,她的妹妹却几乎不在家人面前露面。
        觉试过上到地面去找她,想要像普通姐妹那样手牵着手在夕阳中回家,可广阔的幻想乡又让她不知从何处下手。所以她不时在进餐时猛地抬头,不时突然冲进房间闯入浴室,但留给她的却只有一桌剩饭、满浴缸热水,以及洒落一地的穿脏了的衣裙。她猜不透妹妹的心思。她想,这也许是因为她读不了妹妹的心。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妹妹会闭上眼睛。
        所以可以想象得到,当古明地觉推开卧室门,发现自己的妹妹竟坐在自己床上时,她是有多么惊讶。
        地灵殿建在深深的地下,日光的温度永远无法渗入其中;所幸旧地狱的炽热岩浆就在地灵殿的周边与底部流动,再加上地灵殿独特的建筑材料和结构,使室内得以永保温暖。室外耀眼的岩浆、幽幽的磷火,还有室内壁炉中的炉火,它们散发的红色光芒都给地灵殿带来一抹暖色。
        古明地恋蓬松的淡绿色长发披上淡淡一层橘色光幕。恍惚间,觉以为恋就是室内的光源。细小的微尘在恋身边、在火光中上下舞蹈。
        “姐姐,和我去水族馆吗?”恋恋问道。
        发梢稍稍摇动。古明地觉的心跳有了些变化。


        由于地下妖怪与地上妖怪之间的约定,地上的妖怪不可进入地下,因此深建在地底的地灵殿对于地面上的消息并不灵通,只有宠物们偶尔外出采购后才会带来些地面上的新闻。
        一个月前,那时刚刚入夏,妖怪贤者八云紫突然心血来潮,从外界送来不少形态各异的观赏鱼,其中甚至包括幻想乡居民原本永远不可能亲眼目睹的生活在海水中的鱼类。这自然轰动了整个乡里。按照紫的说法,她希望所有幻想乡的居民们,不论是人类还是妖怪,都能在即将建成的水族馆中和平共处,坦诚相待,一同欣赏原本在幻想乡见不到的美景。土蜘蛛被邀请来打造建筑,再由河童装修、架设水箱等等八云紫带来的设施(都已经被河童彻底拆过一遍了),幻想乡第一座水族馆便顺利在太阳升起前竣工,迎接第一批兴奋的游客。水族馆开张后一个月来都是门庭若市,受到来自不同物种的好评。地灵殿的宠物们听说后,自然是成天期盼着下次外出时能听到更多关于水族馆的消息。而地灵殿主人正是从宠物心中了解到了水族馆的存在。
        觉的确有些好奇。她的宠物中有地上跑的也有天上飞的,却没有水里游的。旧地狱附近没有水源,就连妖怪们喝的水都要是从雾之湖引来;即便是肺鱼(何况幻想乡中并没有这种生物)也不会挖到地下近千米的旧地狱。
        想想,水里的鱼儿会想些什么?她们是不是也有和小猫小狗一样的快乐和烦恼?她又稍微想象了一下,鱼儿似乎永远只是悬浮在水中,那样的生活岂不是很乏味?
        觉出神地望着恋俏丽的脸庞,还有垂在她心口的紧闭的第三只眼。她很好奇,真的很好奇。


        “收好你手上的门票,待会儿得刷门票才能入馆。”博丽灵梦递出两张门票,搔了搔脸。她总感觉“入馆”和“入棺”听上去差不多,太不吉利了。这可是灵梦费尽力气才要到的金饭碗,她绝不想要水族馆出什么岔子。
        “谢谢。”古明地觉回复道,牵着妹妹的手走近不远处的水族馆。一股若有若无的刺鼻鱼腥喂令她皱眉。她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好重的味道。”
        灵梦愣了半晌,支吾道:“嗯呐,是啊……”
        觉这一句话钩出了灵梦的回忆。原来是刚开张时博丽灵梦边卖票边在空地这儿摆了个海鲜摊子(当然是紫提供的货物),几日里就被兴头上的观众抢手一空,巫女也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觉微微打了个寒颤。不知道水族馆里的鱼听说后会怎么想。
        觉把这莫名其妙的事抛诸脑后,抬头端详水族馆的构造。不知是土蜘蛛向来的建筑风格还是水族馆的特殊要求,水族馆看上去与幻想乡内其他建筑不同,整体上是一座矮矮的圆柱体,外侧被涂成银色,正面开了一道大门,而且没有窗户。
        “啊,对了,”两人背后的灵梦喊道。她手上拿着两本不薄的小册子说:“这是水族馆展览生物介绍,你们要么?一本一千円。还可以请导游解说,三万円。”她边说着,边指了指自己。
        觉还未应声,恋就贴到姐姐面前轻声说道:“不用啦,我都来过好几次了。”
        古明地觉便向灵梦拜了拜手,又道声谢谢,将门票插入读票机,接着便和妹妹步入馆内。觉不想与灵梦相处太久:她的心很干净,却不安静。
        她想起自己的妹妹身无分文。不过眼下她并不想深究恋恋是怎么混进去的。
        她现在只想听一听,水里的鱼儿会有怎样的声音。


        对开玻璃门后面是一间圆形大厅,地上铺满洁白的瓷砖,墙面直到屋顶都贴着洁白的墙纸,光溜溜没有半点装饰。阳光射入,显得屋里明晃晃的。只有右手边开了一道门,一条走廊,走廊直直向左拐去。
        “河童的审美真是很独特呢。”觉笑了笑,牵着妹妹向右边的门走去。
        一道门将光与影分割开。过门后进入的走道立即拐向左边。狭窄的走道只容得下一人通行,昏暗的灯光照不亮二人的脚下。
        这像是蛇的通道,不过恐怕没有哪条蛇会喜欢带有两个直角的洞穴。觉现在只想快点到外来鱼跟前,好好听听它们的心语。她有些焦躁,皮肤上冒出微汗。觉的脚步渐渐加快,二人一前一后,小跑十多步后,经过指向右方的拐角。
        暗淡的黄色灯光中,一道红色幕布铺展在古明地觉面前。
        ……不,那当然不是什么幕布。那是悬浮在两米多高玻璃水缸里的一群火红色的鱼。
        火鹤鱼。恋轻声吐出这几个字。
        “……不过河童倒真是会给人惊喜。”觉也轻声回复道。
        火鹤鱼全身为火红的鳞片包裹,不断吞下水、鼓着鳃静静漂在水中,毫不在意地将自己几近圆形的侧面身形展示给游客。最引人注目的是火鹤鱼头部高高凸起的古怪的肉瘤,如又短又钝的肉角。缸底铺满厚厚一层细石,栽种着几束长长的嫩绿水草,将鱼儿们映衬的愈发火红。无疑,绿丛上成群的火红鱼给初入水族馆的游客们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觉也是这类观众中的一个。
        惊讶数秒后,觉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太安静了。
        觉不敢相信似的摸了摸自己的心眼。预想中这些新来的鱼类的谈天、吹牛、扯皮、抱怨等等吵闹声并未传入觉的脑海。蝉鸣声被完全隔绝在外,馆内显得格外宁静,恰如千米深的海底一般。
        恋看出姐姐的困惑。她带着一脸坏笑,晃到觉面前,伸长手大力拍拍水箱,说道:
        “这可不是一般的玻璃噢!河童总在抱怨他们比外界的同行累得多,还说他们要提防的可不只是弱小又贪婪的人类,还有那些强大的妖怪,所以老妖怪们还特地来加持了水族馆的所有设备,听说花销不小呢。”
        “……这样啊……”觉默默凝视着沉默的鱼。突如其来的拍打并未让它们慌乱,火鹤鱼仍旧瞪着眼睛,偶尔扑腾下鱼鳍,像在发愣一般,直教人猜不透。
        这沉默古明地觉感到若有所失。她感觉心里空落落的。
        “来嘛姐姐!”恋拉起觉的手,“不要再待在这儿了,里面才更有意思呢!”
        古明地恋笑得很开心。古明地觉被她牵扯着,有些不知所措。


        从火鹤鱼组成的幕布前离开,觉才发觉此处已比入口通道亮堂了不少。她跟着妹妹走着,环顾四周。
        水族馆的一楼被装饰成热带雨林的样式,地板被湿润的黑土覆盖,其中嵌着一块块大理石板充当踏板;巨大的树根从墙壁伸出插入泥土,又不断在土壤里穿插,地面也因此高一截矮一截;暗褐色的粗糙枝干在天花板上交叉,下垂的树藤在枝间龙蟠虬结。大大小小的水箱像是与树木融为一体,恰到好处地镶嵌在树干内层;小巧的灯被小心地隐藏在泥地与树根角落里,发射出的光芒中似乎也充满着活力,点亮枝叶,并刚好照亮天花板。
        古明地姐妹在枝蔓间疾走、跳跃,在淡黄色的柔光间穿梭,在一扇扇玻璃停留,又离去。
        鲟身鲶生有横刃戟形状的修长尾鳍;一道蓝线画过细小的霓虹脂鲤的脊椎,由臀至尾则涂满暗红;身材庞大的双须骨舌鱼像是壮了整整几圈的带鱼,还总撇着嘴;珍珠魟全身呈黑褐色,像是块圆饼,上面还布满白色的斑点,还伸出一条长长的尾巴……每个水缸里都安置着巨大的岩石,茂盛的水草,还有用来清洁浴缸的青苔鼠或黑壳虾。
        确是难得一见的绝景,尤其是对幻想乡的居民而言。但觉却心不在焉。水族馆里回荡着恋恋开朗的解说声,觉却只是呆呆地看着水中千奇百怪的鱼类,看它们的双唇一闭一合,却不发声。
        明明能看见,为什么却听不见呢。


        二层的装潢与一楼完全不同,倒是与入口大厅相似,设计极其简约。除了屋中矗立的十余座柱状玻璃缸,就只剩一片白的地板和墙壁。连光线也发生了改变,不像一楼那样仿佛有生命力的光,而是与周边共同营造了着一种冷漠的氛围。略显奇怪的是,二楼展厅明显呈环状,不知中央存放着什么设备?
        从这儿开始,就是海水鱼的领地。
        棕黄色的长吻丝鲹像极了展开的折扇,细而窄的尾鳍与身形显得极不协调,而背鳍与腹鳍则像长长的丝带一样荡在水中;成群毫无特点的银白色虱目鱼挤成一团悠悠漂流,像在做洄游的演示;蜗牛状的箱河鲀与方块状的木瓜鱼这对一同被归类为箱鲀的近亲,隔着两层玻璃和七米长的空地遥遥相望;胆小的章鱼缩在一截管道里;刀片鱼和花园鳗都直直地插在细沙上,一眼看上去都不觉得它们是鱼。
        直到此时,觉才像是清醒过来似的,慢慢恢复了对这个展馆的兴致。空气清新,无半点异味。觉本以为馆外空地上那股鱼腥味和海盐味才是水族馆的主基调。冷气开得很强,她察觉到自己的双腿双臂都泛起寒意。恋恋会冷吗?觉这样想着,转头看向她的妹妹。而恋恋早已松开牵着姐姐的手,专心伏在玻璃上,瞪大眼睛观察其中的奇妙生物。
        古明地恋似乎毫不在意低温,仍兴致盎然地注视着玻璃缸中的水母。九只约摸一掌长的海月水母漂浮在水中,不断鼓动着伞一般的皮层,像是在水下呼吸。缸壁上还附着着小小的水螅体,像一朵朵含苞待放的花儿。
        觉上下看着着自己的妹妹,欣慰又带点心酸。恋恋还是穿着那老一套——觉为她定制的小裙子都被妹妹深藏衣柜深处——宽边帽、鹅黄色上衣和浅绿色短裙。裸露在外的肌肤呈现出健康的乳白色,脖颈如白瓷般精致光滑,灰绿色的长发披在肩后,绿色的双眼透出好奇与愉快的光芒。这就是她的妹妹啊,觉想到,是她古明地觉唯一的妹妹,是唯一闭上心眼的妖怪觉。觉靠近恋,一手握住妹妹的腰,紧紧抱住,把头埋入妹妹的肩窝。她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是沐浴露混合着香波的气息,是她们俩共有的气息。
        在那一瞬间,古明地觉忽然觉得,这样就好——她忽然不再奢求妹妹重新睁开心眼眼,不再强求妹妹每天回家,只要像这样依偎在一起就好。
        虽然很安静,但很美,不是吗?
        “唔?姐姐?”恋恋感受到姐姐的拥抱,侧过头带着疑惑的声音疑惑问道。
        “……没什么。”觉的嗓音稍有些沙哑。她清了清喉咙,伸出另一只手揉了揉妹妹的脑袋瓜,说:“没什么。我们接着逛吧。”
        古明地觉松开了手。


        在通向三楼的最后一级台阶上,恋突然停下,笑着回头说道:“姐姐睁大眼睛噢!三楼可是水族馆的压轴呢!”
        觉将信将疑地伸出脑袋查看,只见在半柱体的管道中,一派明晃晃的蓝光在摇曳。
        好像是通往另一侧通道。
        觉正伸脚探一探管道牢不牢固,恋恋竟然蹦蹦跳跳跑了进去。
        “恋恋!快回来!”
        “不用这么担心啦姐姐,都被人踩了一个多月了,很安全的。再说就算真的掉进水里我们也不会被淹死啦。”
        虽然恋恋说的很有道理,但觉还是把不情不愿的妹妹唤回身后,接着谨慎地踏上管道内的空间。踩在软绵绵的地毯上,没有一丝声响。
        觉又跺了跺脚,没有感觉到摇晃,这才领着恋走进管道。


        这条环状通道沿着这一巨大水池的内壁修成,下面一半是坚硬的走道,上面盖着厚厚的玻璃墙。头顶大概三米处是水面,脚下三米处则是人工海底。大功率灯泡在水面附近射出耀眼的白光,水下虽不如岸上那么光亮,但也看得清水中每一个角落,每一条鱼——而且还不止鱼这一种海洋生物呢。
        古明地姐妹贴近厚厚的玻璃,向这仿造的海洋望去:
        水底的岩石上软珊瑚与海葵混杂在一块儿,将海底妆点得五彩斑斓,海葵鱼在其中徘徊;硬珊瑚则高高挺立,给其他小鱼一片栖身之所;裸露的空地上还能见到几只各色的海星;海龟挥舞着角状的四肢,爬行似的划水;铰口鲨和尚且年幼的柠檬鲨时走时停,像是在搜寻猎物;上下四方都有叫不出名字的鱼在游动。随着波浪翻腾起伏,水面波光摇曳,大大小小的光斑在玻璃通道上忽隐忽现,时而被鱼儿拦出一块阴影。仿佛周边的一切都在流动。但“海洋”里又十分宁静,没有半点水声,让人以为五感中唯有视觉尚未失效。
        就像是在第二片星海中漫步。
        不知不觉中,觉已经走到出口。喜悦之情满得从脸庞溢出。她转过身子想去拉妹妹的手。
        但恋恋已经不见踪影。
        但水光仍在悠悠摇晃。
        楼下开始传来喧闹声。人群已经涌入水族馆。


        大约一个月后,河童无法团结工作的陋习导致的一系列矛盾接连爆发,由于工作无法协调,再加上三分钟的热度慢慢消退,供水、调温、供氧等等诸多硬件设施发生故障,同时对水质、酸碱度监控不到位,甚至连投饵都是有一次没一次。终于,水族馆内所有展出生物在一夜间暴毙。为追念这些曾给幻想乡带来快乐的生灵,也为祈愿幻想乡的和平,外来鱼的葬礼在水族馆举行。而水族馆本身则转变为一座巨大的墓碑。不过,虽说是葬礼,实际上只是一群观众站在空地上等河童们把鱼类尸骨搬进大坑而已。
        唯一的地下来客古明地觉也在人群中,她与周围的众人众妖同样穿着一袭黑衣以示哀悼。觉身边的人类和妖怪都刻意远离她几米,由此看来妖怪觉依旧是名声在外。
        觉小心地将心眼收在衣兜里,藤蔓则隐藏在丝巾下。但身边生命的脑海仍一览无余地展现在觉心里。
        魔理沙想着等葬礼结束就去红魔馆摸几本书;充当监工的灵梦一面冲河童泄愤一面为失去挣钱路子悲痛不已;爱丽丝在思考应该给新人偶打件什么样式毛衣该用什么毛线;萃香还在惦记着神社的两瓶酒;人里的水果贩子想着货物已经不新鲜,要找果农新进点儿货……他们似乎对观赏鱼的死亡毫不在意,虽然做出埋头沉思一副悲戚的模样,其实都在想着自己的私事。
        无所谓啦,觉心想,她好歹也是近千岁的妖怪,也有八百多年的读心经验,这些噪音只当是风呼声虫鸣声,不多加理会。
        可是 ,既然他们毫无哀悼的意识,又为什么会群聚在此?是为了面子?但不来围观埋鱼似乎也并不丢人啊。还是他们无意识中……
        觉又想起那次和妹妹参观水族馆。她后来从灵梦那儿听说,那天她们姐妹进去后,竟然一直没游客来参观,巫女的直觉让她认定是古明地恋在捣鬼。正当灵梦要闯进水族馆时,游客突然蜂拥而至。过一会儿,觉便从水族馆里出来。
        忽然间,觉察觉到与其他人不大相同的心声:
        几个身着黑衣的孩子站在坟墓最前边,手持白花,低头默哀,偶尔抹抹眼睛。他们正满心悲伤地怀念着这些已逝生命曾给他们带来的惊奇。
        觉内心一动。
        恋会来吗?她会记得她们在一起时的景象吗?她会为这些鱼儿们的丧生感到悲伤吗?
        觉踮起脚扫视人群。
        她想她也许没来,却又以为她就在这里。
        如果在这里,为什么却看不见呢。

评分

参与人数 1节操 +13 收起 理由
久远寺养老院 + 13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发帖际遇]:

左道艾被一击必杀,损失5 点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存在感: 136 天

[LV.7]触手I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7-7-17 09:0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触,场景描述比我好一万倍

点评

不不……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发表于 2017-7-19 08:1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9 天

[LV.3]毛玉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7-12-15 10:14:08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超棒啊老哥
戛然而止的结尾虽然很不错啦,然而我好想看下文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19-3-19 11:47 , Processed in 0.082211 second(s), 37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