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找回密码
加入幻想乡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收起/展开

当前在线玩家

游戏大厅      在房间中       准备状态       游戏中       观战中      
收起/展开

『文々。新闻』

查看: 192|回复: 3

东方同人作品《月见快乐》

[复制链接]

存在感: 201 天

[LV.7]触手III

冰凌色の翼
幸福:43℃
发表于 2018-8-2 23: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一次,你又输了呢。”
   这一场仗,战火席卷了整个幻想乡,从幻想乡一直打到了月面。由于这场战争的规模太大,所有幻想乡以及人间之里的居民们,都不希望自己被牵扯到这场残酷的战火中。敢在这个事件出来的也就我,和眼前的这个姿态高贵的少女了吧。不过,貌似过了今天这个夜晚,就是月见节了。
   说起月见节,算是我们日本比较传统的节日了。据说是为了纪念五百年前的公主辉夜姬的美丽神话。在月见节这一天,所有人都要进行赏月活动。尤其是像我父亲那样的贵族公卿,一过就要过上一周,期间每天夜里都要赏月,还要举行歌舞宴会。不过由于我父亲背叛了家庭,所以我小时候,每年都是跟着母亲一起过月见节。我们平民百姓过月见节就比较简单,就在月见节当天与前一天晚上的时候,与兄弟姐妹们几个一起,坐在宅内的后院里,在享受着初夏之夜的爽爽凉风之下,欣赏着高高在上的那一轮明月,吃着糯米团子等一些节日食品。有时候,如果天上的月亮被乌云遮住了,我们就认为是传说中的天狗吃掉了月亮,就会敲锣去驱赶天狗。同时,我们还会在家里的那颗桂花树的树枝上挂一些装饰品,以及一些我们的祝福语,如果有一些有才华的人还会在皓月下吟诗一首,那种气氛也不比贵族子弟差呢。
今夜的月亮,如同往常一样,还是这么圆呢。
  “你们月都的实力还真是不赖嘛,一万胜一万负,再一次打平了呢,辉夜公主殿下。”我看着眼前的这位黑发少女说道。
  眼前的这位黑发的少女,叫蓬莱山辉夜,原先是月都的公主。在五百年前来到了人间,因为我的父亲生下我之后,打算向她求婚,不成后反被其侮辱,这是我们藤原氏的世仇,我永远也不会放过她,因此,我发誓,一定要一雪前耻。为此,母亲去世之后,我从家乡日本,一直追到这个幻想乡,就是为了找她复仇。这一次,机会终于来了。因为她在月都私自制造蓬莱禁药,加上这次战争的缘故,现在沦落为了幻想乡与月都都想通缉的对象。但是呢,现在这位月都的公主,或者说是囚犯,落到了我的手上,算是成为了我的俘虏。要问我打算拿她怎么办,我嘛,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打算将她送到幻想乡的贤者那边,领取一些封赏,安安心心过好在竹林的日子。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哼,不过一个小人物。”那位黑发少女虽然被我俘虏,但是依然倒驴不倒架。
  “好啦,反正现在你已经落到了我手上了,”说着,我坐起身,“等过完明天月见节,我就把你带回人间之里去领赏。”虽然她还是我的俘虏,但是我还是不舍得把她捆得死死的。就把她带在自己身边,然后往竹林深处走去,反正我也不怕她趁机逃走。
  “藤原妹红。”那个少女喊了下我的名字。
  “嗯?”
  “你觉得你们幻想乡有希望赢月都吗?”
  “哼,能不能赢,我们模拟一下不就好了吗?”听到要打,我的身体再一次涌上干劲。
  “我们?月都的公主,对一名不良少女?”
  “是幻想乡对月都。”我马上纠正了辉夜。
  “哼,随你的便。”
  “等一下,辉夜。”就在我准备和旁边的这位黑发少女开干的时候,似乎在远处某处,看到了一些东西。正好肚子也饿了,里面可能会有一些吃的,本来不想和她说的,但是想想还是算了,“你看,那边好像有个大木箱。”
  “妹红,你难道想当小偷吗?”
  “你难道不饿吗?都打了一天了,说不定里面有吃的呢。”
  “饿。。。我们月球人才不会感到饿呢。”说完耍傲娇的话后,辉夜的肚子还是诚实地发出了咕咕叫的声音。
  “好啦,我娘常说啊,人饿了,就多吃点吧。走,过去看看吧。”说罢了,我就迫不及待地牵着她的手一起过去看看。毕竟,我娘告诉过我,有好吃的东西,就应该和姐妹们一起吃。
我们往箱子那走了过去,慢慢地就走出了竹林,而走出竹林一看,那边正是月都驻扎在那边的阵地,驻扎着一个一个的战壕与帐篷,那一片阵地周围似乎是上午刚打完仗的样子,隔着我住的那片竹林,也可以闻到一股硝烟的味道。一个一个的营帐驻扎在空地上,那里是光线最好的地方。尤其在这个月圆之夜,皓月之光照在营帐之上,就如同一层银霜洒在营帐上,驻守在营地里的士兵们晚上都不用火把照明。我想在这样皎洁的月光洗礼之下,营帐里的兔子兵应该可以做一个好梦吧。不过话说回来,我身边的这位蓬莱山辉夜,正是月都她们搜捕的对象,如果被她们给抓去了,我最后的那一点封赏也拿不到。不过,看那边似乎只有几个帐篷里透着光,外面没有一个守卫的样子。
“辉夜,那边似乎没有守卫的样子,我们赶快过去看看吧。”然后我拉着辉夜,蹑手蹑脚地接近她们的营地,走到了箱子那边,生怕吵醒了那些已经熟睡的兔子兵们。
“这个箱子封锁着,你怎么打开啊?”
“开箱子这么简单的差事,一拳上去不就搞定了吗。”说罢,已经对箱子里的事物迫不及待的我,一拳把箱子的一个面给打碎了。虽然很不想吵醒那些兔子兵们,不过这一次,对不起啦。
“哼,真是一个热血的白痴,算了,看看里面有什么吧。”
我们钻到箱子里面观察了一番,刚走进箱子,一股热腾腾的蒸气迎面扑来,就如同是刚出蒸笼一样,不禁感叹月都的食物储藏工作是做得真到位呢。里面看起来都是一些食物,不过看这个送来的地方,应该是从月都总部派送来的军用物资吧,算了算了,反正打仗我也不懂。我只知道把里面能吃的东西统统拿走就是了。话说,里面虽然的确是有不少吃的东西,不过好像还有一封信。
“辉夜,这有一封信,会不会是你家的师匠写的?”
“别动,拿来我看看。”辉夜从我的手上抢过信,拆开信封,然后读里面的内容。
打开了里面的那封信,信上写道:
优昙华中尉:
您要的月见节物资月都已经如数送到了,祝您月见节快乐,也希望您早日回到月都。但是请您注意,以后这种事别麻烦你师父了。否则下一次试药,你懂的。
“果然是师匠写的。不过看样子,应该是送月见节礼物的。啊,对了,再过一个时辰就是月见节了呢。”
“怎么了?辉夜,想家了吗?”
“逃到地球这么久,好想回到月都啊。”
“先别管月都了,把肚子填饱才是真的。趁她们没来之前,我们拿一点是一点吧。”
打了一天架,肚子也已经饿坏了的我,像一只饿狼一样搜刮着里面的货物,里面装着刚烤红薯,糯米团,月饼之类的食物,这些东西平时就在月见节附近可以吃到。总之把这些东西都藏起来,衣服里,袖子里,裤子里能藏多少就藏多少吧。
“那个,这东西,本来就是给咱们的,你也少拿点吧。”辉夜带着自私的口气这么说道。
“你都已经被你家师匠当做敌人了,别用‘咱们’。”
“不许动!!”
正在搜刮敌方物资上劲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喝,随后是一声枪上膛的声音。我们举起双手,慢慢地回过头一看,一个月都的兔子兵在箱子外面,身上穿着比较单薄的军装,似乎是平时在月球住惯了,已经习惯了月都夜晚的这种寒冷。这个月都士兵站在箱子外面拿着枪指着我们,背对着月光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明显感受到眼神的凶意。
“你们,出来!”外面的兔子兵用严厉的口气命令着我们远离这些物质。我们没办法,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只好乖乖听话地出来。刚刚走出热腾腾的箱子,外面刮来一阵凉风。因为当时是在夏天,夏天的夜晚,竹林附近显得十分凉爽,时不时会吹来一阵凉爽的风,显得十分舒适,但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时候刮来一阵凉风,不禁会令人打起寒战。
“公主殿下,你在这里做什么?!”虽然这个兔子兵面对的是月都的公主,论大小算是她的顶头上司,但是这个兔子兵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似乎在那个师匠的命令下已经是六亲不认。
“铃仙,我们。”辉夜辩解道。
“旁边那个,是不是你带着公主殿下来这里偷东西的!”
“我。。。我。。。”
“妹红,这里没你事”
“公主殿下,你和那个女孩子来这里到底想要干什么?再不说我可真要开枪了!”
说实话,第一次被这么个铁棍子指着,虽然说我们身为蓬莱人死不了,但是还是很清楚吃了这玩意一下,最起码还是很痛的。想了想,还是从实招来吧。
“我们是来找优昙华中尉的!”在武器的威逼下,我还是坦白了。
说到了优昙华中尉,那个月兔兵的态度突然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诶?是找优昙华中尉?我就是啊,你和公主到底是?”
“那个。。。铃仙,我们”
“对!我们还要说你呢!以后这件事老麻烦你师父!”我灵机一动,想到了信上的内容,便这么说道。
“对!要不然下一次试药,你懂的!”这一次,辉夜接话接得挺配合。
“这么说,公主殿下,难道师父大人派你来运送月见节的礼物来了?”
“哼。”辉夜再一次耍起了傲娇。“明知故问。”
面对耍傲娇的公主殿下,优昙华中尉也消除了一开始的敌意,“公主大人息怒,息怒。我们这次与幻想乡打仗,前线情况也确实非常吃紧,我们这边的几个士兵都不想打了,所以我才破例地向在月都的师父大人提前把月见节的礼物送给大家。公主殿下,真的对不起!刚才是在下失态了!”
“算了算了,看在刚刚赢了旁边那个热血白痴的份上,这次就放过你了。那么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辉夜牵着我的手,对我悄咪咪地说一声,“笨蛋,快溜啦!”
正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优昙华中尉再一次把我们叫住了。
“等一下,公主殿下,还有旁边那个笨蛋。”
都说了不是笨蛋了啊!喂!
“我们东西呢?”
“什。。。什么东西啊?优昙华中尉”
“就是你,公主殿下旁边的那个笨蛋,跑路的时候衣服两边一抖一抖的!”说吧,眼前的这位优昙华中尉再一次举起枪指向我们,口气再一次变得凶了起来,“好啊,公主殿下,来地球后胆子变大了啊,和这个小混混一起来偷我们的物资啊!”
谁是小混混啊!
正当我们快要露馅的时候,周围的一些小兔子兵被我们刚才的一番争吵闹醒了。一出营帐,就看见了辉夜。几个兔子兵们开心地朝辉夜那边涌来,都恭恭敬敬地称呼辉夜为“辉夜姬”。对了!月见节,不正是供奉辉夜姬的节日吗?再说辉夜她本来就是辉夜姬的后代,或许被那些小兔子误认也很正常吧。看着自己的部下兴奋的样子,优昙华中尉似乎也不打算杀我们,确切来说本来也杀不了吧。
“对。。。没错,传说中的辉夜姬殿下来为你们送月见节礼物了。”我看着几个兔子兵这么有精神,为了不破坏这个气氛,也就将错就错吧!
于是,我从那个大木箱子里,拿出了一箱子的胡萝卜,送给兔子兵们,兔子兵们看见胡萝卜后,可开心了,看样子应该是因为战事的缘故,有一阵子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反正我是没机会吃上这种月都种植的植物了。
“那个。。优昙华中尉,这次月见节,月都就送来了这些胡萝卜,别的真的没有什么东西了,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和辉夜公主先走了。。。”说完,我就打算溜走。
“等下!”优昙华中尉再一次吼住了我们,“我们要的烤麻薯呢?”
糟了,被发现了,不过事已至此,就试试看能不能搪塞过去吧。“我。。。。箱子里就这些胡萝卜,怎么会有烤麻薯呢。。。辉夜姬大人,你说是吧。”
“妹红,好啦,还是老实点招了吧,让她全部搜出来就不好啦。”辉夜在一旁悄悄地这样提醒我,虽然我也知道这么偷人家东西是不对的,但是实在是太饿了啊。
我们刚要溜走,这个优昙华中尉就拦住了我们,然后从我的衣服袖子里翻出了刚刚藏起来的烤麻薯,随后,剩下的那些藏在衣服里的烤麻薯,糯米团子,月饼之类的食物全都被搜刮出来了,甚至就连藏在裤子里的米酒都被拿出来了。看来今年的月见节,我和辉夜要空着肚子过咯。这时候,从竹林处又刮来一阵凉风,似乎也是在讽刺我小偷小摸的行为呢。
回想起来,几百年前,那时候我娘还在,记得那时候我们姐妹几个在一起,每年到了月见节的时候,都会在我家的后院那里摆上几个躺椅排成一排,姐妹几个坐在躺椅上,吃着糯米团子,享受着经历了一天辛苦之后的那几阵凉爽的风带来的舒适与放松,再抬头看着天上的那一轮高高在上,无需点点繁星就能突显的美丽皓月,当年我还发过誓,我们每年月见节都要过得这么开心。想想那种生活,挺好的。
“我们还要的月见团子呢?”
“什。。。什么月见团子?”
说起这个月见团子,它和普通的糯米团子不一样,他们为了纪念中国嫦娥奔月的美丽佳话,会特地将团子包成兔子的外形,做完了之后放进蒸笼里,蒸完了之后拿出来,整个碟子都是香喷喷的,尤其是想到了当年,我娘亲手为我们姐妹们包的月见团子,包出来的团子可谓是色香味俱全,我还记得我小时候,我娘做完了一碟子的糯米丸子,看着那几个糯米做的小白兔可爱的样子,我都不舍得吃呢。过着这样的日子,挺好的。
于是,优昙华中尉又开始来搜身了,虽然说这次把月见团子藏得比较隐蔽,一时半会没有搜到,不过早知道当初我们就不拿那么多的东西了。
“好了,士兵们。可能月都那边也比较吃紧,这回月见团子,是真的没送来。”优昙华中尉尽量安慰着这些兔子兵们。“这些东西,今晚将就着吃点吧,明天还要打仗呢。”
“想起来,我们在月球的时候,每天都有月见丸子吃。”一个小兔子兵看着高高在上的月亮,这样说道。
“是啊,说起来,师匠大人亲手做的月见丸子,色香味俱全的,香喷喷的,可好吃了。”
“对啊。如果这一场仗能够早点打完的话,我们可以早点回到月都了。我的兄弟姐妹们还都在家里等着我们呢。”
是啊,如果没有战争的话,这些兔子兵们就不用冒着生命危险离开月都了。我娘常说,怕死不丢人,冤死才丢人呢。谁不想活着回去啊,就怕死得不明不白。
“妹红,我们不要再装了吧。这种情况下,我想我们还是拿出来吧。”
“辉夜。。。。”想不到辉夜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挺体恤这些兔子兵的,估计是看在她们曾经是自己的子民的份上吧。
我和辉夜从衣服里,拿出了用月都那边的特殊餐盒密封地严严实实的月见团子,打开盒子,里面还冒着热气呢。热腾腾地,还有一股浓郁的糯米香。果然月都的师匠做料理的手艺也不差呢。
我们就这样,与兔子兵们一起享用着从月都带来的这些月见节的食物。在那一刻,我们都抛下了政治的面具,就如同天上这轮明月周围的几颗繁星一样,我们的每一个人都仅仅是作为庆祝月见节的一份子而一起享用着这些美食,这些从月球送来的美食。
“我记得我娘说啊,吃糯米团子,要配上美酒才有兴致呢。”我吃着糯米团子这么说道。
“来,公主殿下与公主旁边的这位朋友,刚才是在下失礼了,望公主殿下宽恕。”说完优昙华中尉把米酒拿到了我和辉夜身边。“来,让我们谢谢辉夜姬可以屈尊来到我们身边,亲自陪我们过月见节。我,优昙华中尉祝各位月见节快乐!”
“月见节快乐!”大家一起干杯,这么欢呼道。
我们吃着糯米团子、烤麻薯,还喝着米酒,乘着凉欣赏着又圆又亮的月亮,开始畅聊了起来。
“对了,公主殿下旁边的这位,你是地球人吗?”优昙华中尉吃着烤红薯问道。
“优昙华中尉第一次来我们地球,感觉怎么样?”我喝下了这么一口米酒说道。
“说实话,和月都相比,地面的日子实在是太难受了。这一次的月面战争,如果我们打赢了,统治了整个幻想乡。我发誓,到那个时候,要将整个幻想乡交由我们月都来管理,享受着月都的先进科技,让所有幻想乡的子民都过上月都的好日子,这样整个幻想乡就和平了,就太平了!”辉夜她也喝了一口酒,趁着酒劲说出了这么一段豪言壮语,周围的兔子兵们也鼓掌叫好。
“但是如果你们月都不来打我们幻想乡,我们现在就可以过上那种和平与太平的日子!”
我也趁着酒劲,以幻想乡的一份子的身份,说了这么一番捍卫幻想乡尊严的话。不过说完了这一番话之后,现场的气氛再一次陷入了尴尬。
“抱歉。。。刚才酒喝多了。。。失言,失言。那个,我们继续聊聊我们的家吧。”
“对对,我们继续谈谈家乡的那些事吧。话说你们幻想乡有什么特产吗?”
“你们看,”我用手指着那边的竹林让那些兔子兵看,“那片竹林,就是我们现在住的地方。这里的竹子呀,长得飞快。每年春天的时候,都会长出一大堆的竹笋,可美味了。”
“嗯嗯,一般我住里面,她住外面。我们经常在一起切磋琢磨,有时候累了,她还会请我一起吃烤竹笋呢。这个笨蛋呀,经常会烤焦。”辉夜这么调侃道,不过算了,也习惯了,辉夜她可以这么开心,也挺好的。
“不过有时候,竹林里会冒出一些凶猛的野兽,如果我一个人治退不了,就会找她来帮忙咯,”说着我拍了拍辉夜的肩。“毕竟,我娘说过,凤凰小鸡,掉到锅里都是肉。我们可不想沦落为野兽的食物。”说着吃了一大口月见团子。
“话说,你们地面人吃东西都这么狼吞虎咽的吗?”一个兔子兵这么问了之后,其他的几个兔子都笑了起来。
“我小时候就是在乡村长大的,我的父亲原先是贵族,但是由于背叛了情感,加上常年打仗的关系,我和我的姐妹们就跟着我的母亲,搬到了一个山村里过日子。”我一边吃着月见团子一边回想着当年与母亲和姐妹们的日子。“我母亲就是个种田的,我们家就靠那五亩地,几头牛几只鸡。白天种田,晚上乘凉。耕田累了,就躺在麦田上,看着天上的星空和月亮。过着那种普普通通、平平安安日子,想想那时候的日子,虽然苦是苦了点,但是每天都能和母亲还有姐妹们在一起,过得非常自在,挺好的。”
想起来,在以前,我们家晚上,除了看月亮之外,还会看星星。几百年前那时候,我们日本的天,可美了,晚上八点之后,漫天繁星在天上闪烁着,那个星光简直比月光还要耀眼和美丽。最近打仗的几天,天上是看不到星星了,不过倒是每天都能看到那又大又圆的月亮挂在天上,想想能够享受这样的美,挺好的。
“对了,我也有两个姐妹。”一个月都的兔子兵说。“我记得这一次打仗前,我的父亲让我们姐妹几个都去参加这次月面战争,说我们是师匠大人培养的最好的士兵,于是就来了地面。可是。。。”说着说着,这个士兵开始哽咽起来,“我的几个。。。姐妹,她们。。。都牺牲了。。就剩下我一个了。。。可恶!我明明发过誓,这次战争结束之后,要好好和家人一起团聚的!”
这个士兵说完了之后,就抱头大哭了起来。我看了看旁边一声不响的辉夜,辉夜也看看我,似乎都知道对方想说什么。是啊,我们几个还活着,挺好的。
当我听到那个士兵说她的两个姐妹都被拉去当兵,我也想到我有四个兄长,都在日本被抓去当兵了,第一次打仗就是打七年八年的,等到他们回家的时候,原来住的那个地方都被烧了,房子变成了平地,村子变成了废墟,那些饲养的家畜,也都只留下了一堆尸骨。那些村民们,冻死的冻死,饿死的饿死,被杀死的杀死。他们没家了。就连逃难的时候,要一口饭吃都讨不到。其中一个退伍了,在我娘临死的时候,他才赶回来。现在想想也是啊,这样的战争,都是我们日本人自相残杀,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呢?我娘临走的时候把我们姐妹几个叫来说,孩子们,听着,你们几个孩子,一定要活下来一个,为我们藤原家传宗接代。想到了这,向来坚强的我,自认为吃了全天下的苦,已经是铁骨铮铮的我,也不禁留下了眼泪。
“对了,这位朋友,”我强忍着眼泪,走到刚才那个想家想到哭的兔子兵旁边,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来一袋竹笋递到她的手上,“拿着这个回去,跟你的父亲说,您的女儿,是一个优秀的士兵,这个,就是回来孝敬您的战利品。”
“不,”这时候,许久不开口的辉夜终于说了一句话,“你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是一个好士兵。你们都是月之军的荣耀。”
“公主殿下,”另一个月之军的士兵站起来走到辉夜的身边,“我发誓,您一定能够顺利回到月球,回到月球之后,记得转告我的家人,告诉他们我永远记得他们。”
“还有我!”还有一个兔子兵对辉夜说,“公主殿下,如果我牺牲了,要发誓帮我在月都盖一座坟墓,把我和我牺牲的战友们埋在一起,告诉他们我曾经和她们一起战斗过!”
“不会的,”辉夜双手搭着这个士兵的肩膀,语重心长地对她说,“我发誓,你一定可以活着回到月都的。还有你们,我的子民们,你们都能够平安回到月都,再次和家人见面的!”
说罢,气氛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我们和这些月兔兵们,一个都说不出声,似乎都哑了一样。而这个时候,一个月兔兵打着节奏,唱起了一首歌,似乎是月都的语言唱的一首歌,她们月都人都会唱。于是,在歌声之中,我们再一次变得活跃起来,我们几个还在歌声的陪伴下跳起了舞,所有人都十分开心。现在想想,那一个晚上,又有糯米团子和烤麻薯吃,还有米酒喝,还可以一边唱着歌跳着舞,一边欣赏浩荡夜空上最圆最亮的那个月亮,真的很开心啊。
“来呀!让我们布置桂花树吧!”优昙华中尉开心地命令道,然后兔子兵们在军营里的那一颗种了有一些年数的桂花树上,挂上了各种装饰,还有一些祝福与希望。我这时候,也把我平时在竹林为人们做向导用的那个刻在竹片上的地图挂在了这个桂花树上,希望将来人们看到这个桂花树的时候,可以看到上面我的那张地图。这个竹片的另一面,还刻着两个字,是我的母亲生前刻的,反正我也不识字,也不想知道那个两个字是什么意思。在这个时候,军营再一次刮来了一阵凉风,但是这一阵风,是如此让我们放松,舒适。优昙华中尉看着这喜庆的气氛,十分欣慰的同时也表现出了那十分复杂的表情。
“那个。。优昙华中尉,刚才的那一首歌,真的很好听。”我上前主动与优昙华中尉搭话。
“是啊,那首歌,是在我们月都流传很久了,每当我们这些士兵们想家的时候,我们就会唱起这首歌。”优昙华中尉时不时看一看月亮,满怀思念地这么说道
“中尉,下次有机会的话,可以教我唱吗?”
“嗯,可以。”优昙华中尉想了一想,然后搭着我的肩膀“等这一次战争结束了最后,我带你回月都,也让你们幻想乡的人民来体验一下我们月都的生活。我发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之后,优昙华中尉欣慰地笑了。
是啊,谁都不渴望战争,谁都希望和平。刚才那一袋子竹笋,带到月球之后,说不定还可以培养月球竹笋呢,等将来哪一天,我们人类也能登上月球了,就可以吃月球上种的东西了。对了,我的那片竹林,还有五亩地空着派不上用场,种点什么好呢?诶?对了,桂花树!就种几颗桂花树在我那竹林的深处吧,顺便那个家伙看到了,即使是在地球上也能想到月都呢。
“对了,中尉,每年人间之里到了月见节的时候,都会放烟花,这个烟花“嗖”的一声串到天上去,可美了,我们这边也能看得到烟花吧。我们几个待会我们一起欣赏烟花吧。”
“好!”优昙华中尉很爽快地答应了。
确实,能够在战场上欣赏烟花,或许也是一种美吧。
“那个。。。。优昙华中尉。你说,如果没有战争,我们会不会成为朋友?”
“嗯。。。也许吧,虽然我是月都的士兵,但是我更希望月都能够与地面和平相处。”
“我也希望幻想乡永远也不要存在战争!如果有机会,幻想乡应该可以与月都成为盟友吧。”
“嗯,也许吧。”
“那么,中尉答应我,等回到月都之后,告诉你的师父,一千年内永远不要与幻想乡发动战争!”
“好,一定答应,我发誓!不论怎么说,谢谢你!公主殿下的朋友!”说罢,铃仙回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哥也当过兵,我也像模像样地回了一个军礼。“再见!”优昙华中尉回道。
“不,我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在战场上见面。”
“铃仙,时间也不早了,快到月见节了。我们也不打扰你们了,希望你们能在月光下,做一个好梦吧。”
“嗯,好。”优昙华中尉对布置桂花树的兔子兵们说道,“士兵们,辉夜公主殿下完成了她今年的使命了,她们要回去了!”
“再见!辉夜公主殿下!!明年月见节再来!”士兵们挥着手,送别我和辉夜离开。然后,在优昙华中尉和士兵们的目送下,我和辉夜,慢慢往竹林方向走去。
我以为,我们现在所生活的这个幻想乡就是一个大的天空,我们每一个人都如同这个天空中点点繁星一样,在白天的烈日当空之下默默无闻,一到了晚上,所有的星星都闪烁出光芒,形成众星拱月壮观景象。而我这样默默无闻的小星星虽然终究没有月亮与太阳那样耀眼的光芒,但是依然爱着天空这个一生的归宿,就如同我生活在幻想乡的这片土地之上,热爱幻想乡的这片土地一样。然而我不仅热爱着天空,热爱着幻想乡,更热爱这个创造了我们这个幻想乡和这篇天空的地球!不仅仅是幻想乡能够和平,我更希望这个地球和平!至少,在那一刻,我还是这么希望的。
“辉夜,你觉得你能够劝你的师匠可以一千年不攻打幻想乡吗?”
“嘛,也许吧。”
“公主殿下!!你在这里干什么!”
突然的这一个声音,似乎有着泰山压顶之力,瞬间将我当时还在想的和平梦给打碎了。我们没办法,急急忙忙地回到中尉那里。
“快走。。妹红。。。。”说完,辉夜拉着我的手跑回优昙华中尉的军营里。
“优昙华中尉!快走!”虽然我知道辉夜经常会耍我玩,但是这一次,看在她表情这么严肃,似乎这一次再不走就真的不是闹着玩的了,于是我赶快回到了军营里报告了中尉。
之后,有两个少女带着身边的几个月都侍卫追来了这里。顿时,双方剑拔弩张,都拿起了手中的枪指着对方,局势非常紧张。
“好啊,铃仙,你居然暗中勾结罪犯,果然你们几个是辉夜的后台吧!你们敢这么做,是您的师父在背后操纵吧!”两个少女异口同声地对优昙华中尉说道。
“两位使者大人!”优昙华中尉毫不逊色地拿着枪指着对面那两个少女与侍从。“你们这是违抗师父大人的命令!!不要拿着鸡毛当令箭威胁我们!”
“铃仙。。。。。丰姬。。。依姬。。。。你们不都是一家人吗。。。。为什么要拔枪相向呢。。。。”辉夜身为公主殿下,却在两边都是自己人的情况下失去了方向。
“喂!我说,今天是月见节!我们不开枪!!月见快乐!!”
“对啊。。今天是月见节。。。你们都是月球人。。。为什么开枪呢。”公主殿下一脸茫然,完全不知道应该帮谁好。
然而,就算我们无论如何劝说,两方都依然没有消除敌意。这时候,在人间之里方向,传来了烟花的光。是的,新的一天到来了,月见快乐。就在这时,不知道是谁的枪走了火,优昙华中尉的胸口中了一枪,随后就在血泊中到底。双方因此开始火拼起来。所有人都是六亲不认的状态,你杀我我杀你。双方互相开枪的结果,是双方所有人都阵亡了,只剩下了不老不死的我和辉夜活了下来。之前还在洽谈的月都士兵们,此刻已经永远地看不到天上的那轮明月了。其实反过来现在想想,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从头开始了,挺好的。
最后,我们把阵亡的人员在挂满着装饰与祝福的桂花树下躺成一排,面对着布满着烟花的月空排好,这些烟花陆陆续续地、从下往上绽放。好似美丽的流星雨,正逐渐落到地上,向人们送去月见节的快乐。流星雨慢慢的缩小,最后伴随着人间之里的钟声消失在幻想乡的夜空中,月见节到了。说实话,好久没有看星空了呢,能够月见节欣赏到这样美丽的烟花与星空,也算是了却了我娘的一个愿望吧,我娘常说啊,有时候站累了,就躺下,抬头望一望,星空万丈,挺好的。而我和这位月都的公主殿下,坐在桂花树下,吃着糯米团子,喝着米酒,欣赏着烟花,与满月的月亮。这种日子,也挺好的。
“呐,妹红,我们打了这么久,也难得这样在一起啊。对了,你那个当宝贝一样的地图,上面到底写了什么啊”
“反正我也不识字,我就知道是两个大框框里面不知道包着什么,不过让你看看也无所谓,就挂在这颗桂花树上。”
辉夜抬头看了看树上的那些月都士兵们的祝福语与装饰品,这时候,我的那个地图在凉风之下微微转动,辉夜摘下来看了看,把人间之里附近的地形一面翻了过来,竹片的另一面刻着两个字:团圆。然后辉夜看着这两个我不认识的字,会心地笑了笑。
“妹红,你的母亲,真是一个好母亲呢。呐,月见节快乐哟,妹红。希望以后每年月见节都能够像现在这样呢、”
“你也一样,月见快乐。”

全文完

存在感: 93 天

[LV.6]触手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8-6 12:29:38 | 显示全部楼层
膜拜大佬( ´_ゝ`),什么时候又带我打牌呢
[发帖际遇]:

吃土搬砖小蒙酱玩火烧着了,损失6 点节操.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350 天

[LV.8]达人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8-6 13:39:38 煞笔球保护协会 | 显示全部楼层
妹红的母亲emmm不清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存在感: 72 天

[LV.6]触手II

单身中……
帮我摆脱单身吧
发表于 2018-8-6 14:3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幻想乡真的和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加入幻想乡

本版积分规则

幻想梦斗符

申请友链|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东方符斗祭官方论坛   

GMT+8, 2019-1-22 10:02 , Processed in 0.068992 second(s), 3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